老師 千萬別勢利

             
           
             
更多專欄文章        

我念國高中時,台灣的教育很流行能力分班。當然,能力分班政策有其優點,資質類似的學生編同一班,教師授課較方便,不用擔心講太深,學習慢的同學聽不懂,也不用擔心教太淺會對不起資優的同學。此外,正因彼此學習能力近似,同學間相處與學習比較不會有壓力。就此面向而言,我是肯定能力分班的。

然而,能力分班立意良善,但人性畢竟有許多弱點,傳道授業解惑的人師亦無法例外。我的國中母校相當重視升學率,學校班級依成績分為資優班及普通班,我和好友小陳當時被排在普通班。對於資優班的學生,學校會安排強棒的老師,至於普通班,就安排資淺的老師授課。 
當年我與小陳對於老師有一種莫名的景仰,立志未來要成為優秀的老師。印象深刻的是,我和小陳常常在走廊遇到某位資優班的導師,而當我們和她大聲打招呼說「老師好」時,她永遠都是頭抬45度,不僅不回覆,更是鮮少正眼看我們這些「非菁英」學生。因為不受尊重,久而久之,我與小陳遇到她,也就不打招呼了。 
後來才了解,在某些學校如果同學考到第一志願,該班導師會有獎金或績效加分,這也是為何不少老師搶當資優班的導師。我和小陳所在的普通班,最厲害的同學也只考到第三或四志願,或許這樣,這位勢利老師覺得普通班學生,不是學校或她個人值得投資的標的,懶得搭理。 
       

風水輪轉 邀請回校

多年後,小陳考到國營事業單位,代表國家派駐海外工作。這位頭抬45度的老師獲知此事,認為小陳的工作滿「高尚」的,幾次託人轉告他抽時間回母校為學弟妹們演講生涯規劃或經驗分享,並打算請學校頒發給小陳「傑出校友獎」。小陳因現居海外無法返校而回絕了。然而小陳告訴我,他實在不願意和這位老師碰面、客套假惺惺。她當年那種西瓜靠大邊的勢利眼作為,讓小陳純潔心靈深受傷害。因為對老師而言,小陳並不被看成一個人,只被視為是否投資的商品。所以小陳深信如果今天不是因為他的工作令她「瞧得上眼」,她應該一直都不會和小陳聯繫,這點我也深感認同。
小陳和我仍保持聯絡,而我們現在仍常聯繫的是當時另一位普通班的導師,多次返校探望。這位老師當年因為身為普通班的導師,且班上有幾個比較叛逆的學生,所以她也被教資優班的老師排擠。然而,她真的把同學當「人」看,而非「分數」。即便班上那些成績差的學生讓她心力交瘁,她依舊很努力,甚至知道學生聽不懂數學老師教的,她就跨行用淺白的方式教同學數學;同學頭髮過長,她就幫同學剪頭髮,讓同學不用被記過。所做所為,令我們沒齒難忘,後來她女兒需要生涯規劃意見時,我和小陳除了提供個人的經驗,還幫忙她找資料。
其實,智育成績不能完全代表學生未來的成就,台灣不少實業家並沒有漂亮的學歷。老師們不要勢利,覺得普通生不值得投資,就冷嘲熱諷或白眼相向,而把所有的關心和熱誠都給資優生。國中學生已經是小大人,老師的所做所言,他們心中都有感受的。畢竟風水會輪流轉,老師們又怎知未來是否會需要那些你們曾經瞧不起的學生拔刀相助呢?(例如學校募款啊。)
蘊空╱美國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supplement/20150205/36369645/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