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公婆度蜜月 召來噩運

             
           
             
更多專欄文章        

我大學讀的是天主教大學,大三時,在社團認識先生丹尼爾。丹尼爾當時已經服完兵役才來讀大學,所以年長我5歲,大我一屆。後來我畢業一年,因為丹尼爾沒有兵役的問題,就迅速結婚定終身。
我們暑假結的婚,卻打算延遲度蜜月的時間,等到寒假才去澳洲,為了配合澳洲當時是夏季。只是行程才剛公布,我就傻眼!有沒有搞錯?度蜜月耶!公婆竟然要跟!那我們的小小兩人世界,不就消失無蹤影嗎?我請丹尼爾勸公婆,但沒有用,蜜月團變成家族旅行團。

去到澳洲,剛下機,面對新奇嶄新的新世界,大家都很興奮。也因為初乍到,我一路上買了超多的羊絨製品。軟綿綿的羊絨令我愛不釋手,所以腳踏墊、羊絨地毯、綿羊油等等都想要。除了團費以外,特地換了10萬元台幣當零用錢,因為買東西幾乎花光。我眼看公婆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越來越鐵青爆出青筋,心裡猜測,卻不知道如何是好。但是我刻意不想理會這件事,我擺爛。本來就叫公婆別跟,既然要跟,又要鬧情緒低落,我能怎樣? 
到了澳洲,螢火蟲生態之旅是必賞行程。澳洲螢火蟲和亞洲的品種不同,亞洲的螢火蟲是在成蟲階段發綠黃色的光,而澳洲的則是在幼蟲的階段發光,而且不會飛翔,附在泥土或岩壁上,發出的是閃閃幽幽的藍光。而且澳洲螢火蟲的幼蟲其實叫做南光蟲,喜愛濕潤的環境,靠近河流和陰暗的洞穴裡。我們都對這行程很嚮往。 
又有事了,我公婆拒絕前往。導遊本來鼓吹同團每個人都去,但是公婆好像被我大肆揮霍的行為惹惱,一路上冷冰冰不說,對我和丹尼爾說話也不時酸言酸語。螢火蟲生態之旅是導遊在遊覽車上推銷的行程,婆婆此時還拿過麥克風說:「我們是鄉下長大的,我們鄉下晚間多的是滿坑滿谷的螢火蟲。我不用看,我看得很飽。我想回去睡覺。」所以導遊必須另外幫我公婆安排交通回去飯店,因為他們晚飯後就跟我們行程脫鉤。 
回到台灣,想不到婚姻挑戰才開始。本來丹尼爾跟我說,與公婆住一起只是一時,直到我們買得起房子,或是隨時想出去租屋自住都OK。所以我一直有過度客的心態,什麼事情都閉一隻眼瞎一隻眼,因此兩代同住了5個月。 
       

吵架無好話 苦不堪言

但是從澳洲回來,原本和諧的氣氛卻風雲變色,婆婆把我罵得狗血淋頭,說娶到我這敗家女,家裡會倒楣,運勢準悽慘。不會賺錢只會花錢,很快就把家裡敗光了。「吵架無好話」的道理我也了解,但是把我說得一無是處,對公婆有何好處?
我跟丹尼爾堅持要馬上搬家。本來信誓旦旦許諾,隨時想搬出去都可以的丹尼爾,此時卻膽怯猶豫不決。大概想說這風頭上搬出去,以後和婆家都別來往了。我眼見丹尼爾如此,悲從中來。想說我堂堂一個班花下嫁,如今委屈至此,被娶過就不珍惜。
我火速的收拾細軟搬出去,過我的悠閒小日子,再也沒有人敢在我背後說三道四。然而我苦苦等待丹尼爾,過了半個月,丹尼爾才來與我會合,我不滿到極點。人說:「頭過身就過」,那頭沒過呢?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壞的開始是失敗的全部。我和丹尼爾,從此常為婆家的事情爭吵不休,意見相左。這婚姻,一直在風雨飄搖中。唉,我真不了解怎麼會淪落到這部田地。是人家說的「水人無水命」嗎?
霽月╱屏東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supplement/20150409/36482612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