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中國的福爾摩斯:趙蒼璧在延安做保衛工作













十年前,筆者就聽說過——原公安部長趙蒼璧堪稱中國的福爾摩斯,但是,對他那些英勇善戰的傳奇故事卻知之甚少。2004年筆者與趙蒼璧的兒子趙惠民出差到北京,有幸見到了趙蒼璧的妻子惠玉秀,她向筆者講述了趙蒼璧在延安時期的故事。



標語在哪裡



趙蒼璧1916年出生於陝北清澗一個農民家庭。受陝北紅軍的影響,1934年參加革命,1935年入黨。任區蘇維埃主席,西北保衛局巡視員等。1935年趙蒼璧被送到中共中央西北政治保衛局在瓦窯堡舉辦的保安人員培訓班學習,培訓班即將畢業時,中共中央西北保衛局偵察部長兼培訓班主任周興,給全體學員出了一道題:教室裡有條『反動』標語,請大家去找,看誰能夠先找到。周興的話音剛落,大家就一擁而上擠入教室,翻桌倒凳,扣縫挑板地緊張找開了,但都一無所獲。趙蒼璧此時顯得非常冷靜,他先向四周觀察一下,後從一張桌子上拿起一張紙說:『反標在這裡。』在場的同學在那張紙上看來看去看不出什麼明堂,上面只不過寫著四個排列工整的成語:明日黃花,日裡萬機、暴風驟雨,動作敏捷。哪有什麼『反標』?只見趙蒼璧微微一笑,將四句成語的後三字遮去,於是就只剩下了『明日暴動』四個字。啊,大家明白了,這是一個藏頭標語。他敏捷的思維、優異的成績得到了西北政治保衛局領導的欣賞。因此,在培訓班結束時,他被留在西北政治保衛局工作,擔任保衛局巡視員。



一番講話剿除了一股土匪



1937年春,趙蒼璧擔任陝甘寧邊區保安處巡視團副主任、主任、三科科長。這期間,趙蒼璧收到延水縣政府轉來的投訴信件,了解到清江東區沿黃河一帶有一個哥老會組織,反動頭目勾結國民黨武裝勢力,燒殺搶奪,殘害人民,無惡不作。當地老百姓人心惶惶,無心從事生產,於是當地流傳著一句順口溜:『狗一叫,人心跳,人一喊,全村亂。』他看後怒火中燒:『這伙王八蛋,這還了得。』當即帶領巡視團的同志召集這一帶的赤衛隊負責人開會,布置任務,到實地調查了解土匪的活動情況,派人對他們進行嚴密監視。隨後,他迅速派遣縣保安隊一個班,由白加智等人帶路,和赤衛隊配合將寺家山、老莊裡、棗上裡、腰裡、劉家山、宮廷河、馬家山、寨山裡等村的土匪一舉抓獲,並集中到莊河村開會。在會上,趙蒼璧作了《關於鏟除哥老會的動員報告》。他從三次反圍剿的勝利講到邊區革命根據地和武裝力量的壯大,從哥老會頭目被鎮壓講到哥老會成員簽名自首,棄暗投明,戴罪立功,重新做人,一口氣講了四個多小時。大家聽得十分認真,就連准備尋機刺殺趙蒼璧的哥老會骨乾分子葛鳳奇也聽得入迷,受到了教育。他沒有刺殺趙蒼璧,而是攜帶家眷,遠走他鄉,改名換姓,老實務農。這次會議,使受蒙蔽的哥老會成員深受教育,紛紛表示退出這個組織。到會的近千名哥老會成員在《自首書》上簽了名,並按上自己的指印。這次會議摧垮了這個黑社會組織,穩定了當地的社會秩序,使農民過上了安定的日子。



組建延安的第一支便衣隊



1940年,陝甘寧邊區成立了便衣隊,趙蒼璧擔任便衣隊隊長。便衣隊的主要任務是偵破敵特組織。便衣隊人數不多,只有十多人,都是從部隊和地方抽來的,做過保安工作,具有一定偵察經驗的優秀分子。便衣隊首先在延安新市場對面的深溝裡學習。學習開始的第一天,趙蒼璧宣布了嚴格的紀律:學習期間,一律不准對外聯系,本人身份、工作性質一律不准泄露,連妻子兒女都不能說。當時,業務學習中教材十分缺乏,趙蒼璧就自己編寫教材。他參照蘇聯的教材,結合中國的實際情況和自己豐富的偵察工作經驗,編寫了『怎樣收集和傳遞情報』、『偵察與反偵察』等基礎教材,並親自擔任教員。當時主要學習的是如何接近敵戰區搜集軍事情報、了解敵特活動情況和鏟除我黨叛徒等內容。他深入淺出地講解使同志們迅速掌握了偵察工作知識。為了使課堂教學與實際斗爭結合起來,在講到盯梢跟蹤等科目時,他還帶領學員到社會上實習,用親身經歷和體會給學員們示范如何偵察等。在課堂之外,他還手把手地教同志們怎樣巧妙地隱藏情報,如把情報放進麻繩中傳遞的『絕招』就是趙蒼璧同志在訓練時教給學員的。學習結束後,學員都化妝成不同職業、各種身份的人分散到各地搜集情報。這些同志後來大部分都成了公安戰線的領導乾部。



建立秘密偵察力量



1936年,為了傳遞情報的安全,趙蒼璧在延安七裡鋪設立了一個叫『義興和』的客棧,作為便衣隊的一個秘密聯絡點。當時,『義興和』的老板是劉裕和。趙蒼璧規定,一般情況到客棧聯系,有緊急情況可化妝秘密到延安保衛處匯報。當時,『義興和』客棧的性質只有延安保安處少數領導知道。便衣隊開展工作不久,趙蒼璧派偵察員王如勃到洛川、合陽、澄縣、韓城一帶搜集情報。洛川是敵佔區,敵軍駐有一個機槍營,對我解放區威脅很大。王如勃臨行前,趙蒼璧交給他一項從內部瓦解敵人的艱巨任務,並向他傳授了瓦解的方法和行動步驟。王如勃到了洛川後,經過工作,結識了在機槍營當兵的一個同鄉,經過廣泛了解,證明他對國民黨的腐敗確實不滿。王如勃將此人的情況向趙蒼璧匯報後,趙蒼璧指示:『繼續做他的工作,打開突破口,擴大策反成果。』在趙蒼璧的指點下,王如勃用多種手段和關系將此人說服,並讓他再去說服其他對國民黨不滿的士兵。後來,此人帶著機槍營的四五個士兵,攜帶一挺機槍和一支手槍投奔了革命。



1937年,趙蒼璧調任定邊區公安處長時,其部下王如勃在鹽池縣任公安局長,王發現一個商鋪很值得注意,經常有些來歷不明的人在那裡進進出出地活動,這些陌生的面孔非常令人生疑。他觀察了一段時間,便將此情況匯報給趙蒼璧,趙蒼璧很重視這一情報,他思考了一下,指示王選派得力的偵察員打入敵人內部,放長線釣大魚。於是幾天後,該商鋪就來了一個老實巴交的新伙計,每天除了乾活,對其他的事情一概不打聽,過了一段時間大家就習慣了這個新伙計的存在。這個新伙計送出來的情報,果然不出趙蒼璧所料,這裡是國民黨特務組織設立在定邊區的一個重要聯絡點,特務們在經商的幌子下,乾著收集我軍情報、策反我黨政乾部的事情。當情況明了以後,趙蒼璧親自來到鹽池,命令收網捉敵。在一個夜晚,王如勃帶領十多名戰士對商鋪進行了搜捕,當場將商鋪老板和敵特一個聯絡員捉獲,並在鋪中搜出了手槍、大煙土和我軍政情報等證據。當天夜裡,趙蒼璧親自審問了案犯,一舉挖出了隱藏在定邊的十多個敵特分子和我黨內幾個蛻化變質分子,從而基本摧毀了定邊地區的特務組織。



1940年夏天,趙蒼璧和布魯向王如勃交代了一項新任務,讓他回老家清澗縣,利用在解家溝當聯保主任的哥哥的關系,在那兒開一個雜貨店鋪,以此做掩護搜集情報,並給了他200元邊幣。王如勃按照計劃在清澗建立了一個雜貨店。數月後,他突然發現店鋪周圍有形跡可疑的人在活動,立刻引起高度警惕。後來通過關系,了解到敵人已經懷疑王如勃和他哥哥是八路軍的『探子』。當時,因情況緊急,來不及向組織匯報,為了不遭逮捕,王如勃和他哥哥就撤離了清澗。王如勃回到延安後,受到了保安處一個科長的嚴厲批評,並且要處分他。趙蒼璧聞訊趕來說:『王如勃工作有成績,在瓦解敵軍中是立了功的,這次撤退也是迫不得已,讓他到保衛營去鍛煉吧!』。過了一段時間後,趙蒼璧又將王如勃調回了便衣隊。王如勃回到便衣隊後,除了冒著生命危險區敵佔區搜集情報,還多次抓獲敵特。尤為突出的是,王如勃還參與搗毀了一個隱藏在我解放區郵局進行罪惡活動的軍統特務機構,為保衛解放區做出了貢獻。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