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朵的美好,不只能美化環境、妝點居家、怡情悅性,還可以入藥入菜,調養身體。近幾年來,越來越多人喜歡喝花草茶,所謂的花草茶,英文是Herb Tea,是用芳香植物的花、果、根、莖、葉等部位乾燥後所沖泡的飲料。這些花草茶少了咖啡因,卻保有單寧酸,額外的收穫則是多了一份浪漫情趣。

常言道,不愛花的女人少之又少,我倒覺得,愛喝花茶的人早已跳脫性別,因為可入茶的芳香植物實在種類繁多,幾乎人人都能找到喜歡的口味。在現存最早的中藥學專書《神農本草經》、集植物學和中藥學大成的《本草綱目》裡,都記載了花草茶的功效。中國人很早就以花入菜,甚至留下不少食譜。至於西方醫藥始祖希波克拉底把花草茶當做藥劑,還鼓勵大家飯後喝杯百里香泡的茶來幫助消化。

                                       

示意圖:資料圖庫                                        

所有的花草茶裡,我最偏愛玫瑰花茶,我先生Alan則喜歡薰衣草茶。我常沖泡產自花蓮玉里的原生小油菊給孩子們喝,加少許冰糖,就能讓他們喝得很高興,小油菊可以清肝明目,等於幫孩子保養眼睛。我們全家出去旅行時,還曾在南部一座寺廟,喝到微甜的桂花茶,喝的時候還能聞到周遭桂花樹的馨香,那種滿足真是難以形容。

我的好姊妹朱朱「移民」到南部後,如願有了夢想中的大庭院。朱朱的老公把前院讓給她「玩」,自己則在後院種植蔬菜和水果,完全不用農藥,每次收成便分享給鄰居,或宅配寄給遠方的親友。當他們夫妻北上訪友,總會以自家收成的蔬果當伴手禮,我很愛她家的地瓜葉、大頭菜和甜菜根,每年暑假還會收到他們寄來的荔枝和芒果,真的超幸福。

在我生日前夕,他們夫婦來台北看剛誕生的姪女,順道捎給我一份驚喜——朱朱把親手種的小朵粉紅玫瑰剪下,經過充分日曬,再裝入玻璃瓶裡,還綁上美美的緞帶,送給我當生日禮物。我拿到時,開心得尖叫出來,Alan笑著說:「女人對玫瑰花真的沒有抵抗力。」我的確喜歡玫瑰花茶,但朱朱的心意才是我最珍惜的。她老公在一旁補充:「朱朱知道妳在意什麼,她種的玫瑰完全沒用藥,不管是毛蟲還是蚜蟲,我們都用抓的喔!」

朱朱的玫瑰花茶芳香淡雅,每回沖泡,香氣和友誼都帶給我好心情,讓我神清氣爽。玫瑰花茶對女性的健康很好,據說功能一籮筐,可活血、調經、美顏、潤膚、瘦身、抗衰老……,反正優點多多,難怪很多女性朋友會買乾燥玫瑰花回家自行沖泡。

市面上販售的乾燥花草茶不少,有些分裝成單包,有些則以密封袋裝成一整袋。品質上,以整朵玫瑰去乾燥的較理想,有些產品只以玫瑰花瓣曬乾,甚至可能有染色問題。

乾燥花草茶最讓我憂心的,是可能有農藥殘留問題。

有鑑於飲食文化越來越多元,以花草做菜、做甜點、泡茶的情形相當普遍,衛生福利部希望加強對食用作物殘留農藥的管理,於是在100年9月修正公布「農藥殘留容許量標準」,並針對「香辛植物及其他草本植物」,增列了玫瑰、菊花、蓮花、洋甘菊、薰衣草、薄荷、檸檬香茅、迷迭香、胡椒等項目。台北市衛生局每年會對茶葉及花草茶殘留農藥進行抽檢,結果從101年到103年,每年都查到農藥殘留超標的產品,絕大多數也含有農藥,只不過殘留值尚在容許範圍內。換言之,真正完全無農藥的花草茶,恐怕數量很少,而有無農藥並不能靠肉眼辨識,這的確是一項隱憂。

目前,絕大多數花卉的種植目的仍是觀賞用,情人節前夕若抽檢觀賞用的玫瑰花,含農藥的比例達半數之多,這些玫瑰只適合做為觀賞用,不適合拿來泡茶、做菜或沐浴,以免毒素經口、經皮進入身體。

如果是要拿來食用的花卉,最好問清楚產地,了解是否為有機種植,如果來路不明,無法確認又不便檢測,建議最好放棄。沖泡時,若無農藥殘留的疑慮,第一泡是精華;若有疑慮又非喝不可,至少請用攝氏80度左右的溫水沖泡,然後將第一泡倒掉吧!


好的文章需要大家的支持和分享,分享正能量,分享双赢,80%的分享收益,欢迎大家积极分享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