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兩彈一星』元勛朱光亞













當年,風華正茂的朱光亞與張文裕、楊振寧、李政道合影。

















1950年,朱光亞與夫人許慧君在美國。

















20世紀80年代初,朱光亞在辦公。





朱光亞走了,永不隕落的是他的功勛與精神。這位生前酷愛歐洲古典音樂,尤其喜歡交響樂的科學家,能與原子彈結緣,還有一段不同尋常的經歷。



只有朱光亞



蔣介石派對了



1924年12月25日,朱光亞出生於宜昌,1941年,朱光亞考入重慶中央大學物理系。老師是剛從美國留學歸來的趙廣增教授。趙教授的講課深入淺出,枯燥的物理學被他描繪得五顏六色。朱光亞曾說:『用現在的眼光看,我在高中和大學一年級所受的物理教育更多的是科普教育,它深深打動了我,成為我的志向。』



第二年夏天,昆明西南聯大在重慶招收大二插班生時,朱光亞在幾位南開中學校友的關心和幫助下,順利地轉入西南聯大物理系,使他有緣先後受教於周培源、趙忠堯、王竹溪、葉企孫、吳有訓、吳大猷等著名教授。在眾多名師的栽培下,朱光亞不僅在學業上有了較堅實的基礎,而且導師們的學術思想、人格風范也對他產生了深刻的影響。



1945年,朱光亞從眾多畢業生中脫穎而出,被遴選留校擔任助教。他的優異成績和出色纔能,得到吳大猷教授的賞識。



這年7月15日,原子之火在美國新墨西哥州的荒漠上爆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同年8月,美國在日本廣島和長崎投下原子彈,震驚了全世界。抗戰勝利後,蔣介石為了擴大軍事實力,他提道:中國也要做原子彈。於是,他請兵工署署長俞大維找到西南聯大的物理教授吳大猷、化學教授曾昭掄和數學教授華羅庚商量。並對他們說,做原子彈你們要什麼給什麼,房子、地、錢什麼都給!但三位教授說:現在不缺這個,最缺的是人纔,缺制造原子彈的物理學家、數學家和化學家。



當年,經蔣介石同意後,吳大猷挑選了學物理的朱光亞和李政道,曾昭掄挑選了學化學的唐敖慶、王瑞酰,華羅庚先生挑選了學數學的孫本旺。幾位青年人坐船於1946年夏從上海出發赴美考察。沒想到美國根本就不向任何人開放原子能技術,吃了閉門羹的同時,國內形勢很快發生巨變。這個考察組只好解散,各奔東西,自己找出路。幾十年過去了,李政道先生回憶這段往事時開玩笑說:『當初蔣介石派的5個人,只有派朱光亞是派對了,他回來是做原子彈了,派我是派錯了,我沒有做原子彈,而是迷上了高能物理。』



為了掌握研制原子彈這門新興的科學技術,吳大猷把朱光亞安排在自己的母校美國密執安大學研究生院。從此,朱光亞與核物理結下了不解之緣。在核物理這門迅速發展的尖端學科裡,他刻苦鑽研著,勤奮地學習著,終於通過論文答辯,獲得密執安大學核物理博士學位。



新中國成立不久,1950年4月,朱光亞沖破重重阻撓,毅然踏上歸途,決心將知識和智慧奉獻給祖國。



1952年春,朱光亞被選調到中國人民志願軍朝鮮停戰代表團秘書處任外文秘書,參加了舉世矚目的板門店談判。他目睹了敵人利用手中的高科技和雄厚的軍事實力,肆意屠殺中朝人民的慘劇,看到了科學在正義和邪惡上的殊死較量,從而進一步激發了為中國強大的國防科技獻身的堅定信念。



這一年,中央決定在全國重工業基地東北地區建立一所綜合性大學,從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院校調來一批著名的物理學家,創建東北人民大學物理系。由於美方拖延談判,1952年底朱光亞被調回國內,投入到東北人民大學物理系的創建事業中。



首次見到周總理



就受到贊揚



1962年11月,他和鄧稼先等科學家提出爭取在1964年下半年或1965年上半年爆炸第一顆原子彈的奮斗目標——『兩年規劃』。在1962年12月4日的一次會議上。年輕的朱光亞第一次見到周總理,當朱光亞匯報實現原子彈研制『兩年規劃』的具體情況時,周恩來親切地招呼他:『請坐到前邊來!』在總理對面坐下,朱光亞顯得有些激動。當時他盡管只有38歲,但他高大的身材,思維的敏捷給周恩來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講得很好,很好!』周恩來贊賞地對朱光亞說:『核武器研究所的同志們做了艱苦的努力,黨和人民是清楚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我國爭分奪秒實施第一顆原子彈爆炸試驗前,朱光亞等科技人員還做了一件特殊的工作,為我國研究原子彈掃除了一大障礙。那是1963年7月,美英蘇三國代表在莫斯科准備簽訂《關於禁止在大氣層、外層空間和水下進行核試驗條約》。很顯然,他們想遏制中國的核試驗。在條約即將簽訂前,周恩來總理派人找科技人員討論並征求意見,為我國政府的嚴正聲明提供資料,並且一定要在7月下旬條約簽訂前拿出來。朱光亞具體負責這項工作,組織人員查閱資料、進行討論,自己連夜起草,及時完全了任務。



朱光亞受邀



審查紀錄片



1965年5月,我國成功進行了第三次核試驗。公報發表之後,全國人民受到極大的鼓舞,對國外也產生很大的影響。周恩來決定由八一電影制片廠把3次核試驗實況剪輯成紀錄片。



朱光亞在晚年曾回憶說:『以前,關於第一顆原子彈試驗的紀錄片,1964年12月曾在人民大會堂給人大代表放映過一個小片段。許多代表都說太短了,沒看夠,不過癮。為了滿足各族人民的心願,決定制作一部紀錄片,公開放映。不久,總理叫人通知我們到一個賓館禮堂去參加審片。』



當時,周恩來向朱光亞等征詢意見時問:『紀錄片這樣剪輯行不行?有心人能看出什麼秘密嗎?』朱光亞等人說,第3次試驗的畫面不宜出現太多。周恩來笑道:『內容少了,群眾可不滿意呀。』又問:『能想辦法讓群眾多看一些實況嗎?』『前兩次的爆炸景象畫面可不可以多選一些呢?』對此,大家都贊成總理的意見。朱光亞說,周總理如此為人民大眾著想,使我們深為感動。



1966年10月,我國東風2號甲導彈運載核彈頭的爆炸試驗又獲成功,核武器研制的『三級跳』一步接一步地快速而穩健地實現著。



在朱光亞和彭桓武的主持下,鄧稼先、周光召組織科技人員總結前一段的研究工作,制定了關於突破氫彈原理的工作大綱,繼續進行探索研究,完成質量、威力與核武器使用要求相應的熱核彈頭的理論設計。1967年6月17日,中國第一顆氫彈終於爆炸成功,強烈的沖擊波又一次震撼了世界……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