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前首相马哈迪接连出招,以一马公司与阿旦杜亚命案攻击首相纳吉之后,政治圈子目前正在关注,马哈迪的下一枪会否打向首相夫人罗斯玛。 

政治观察员认为,马哈迪下一个目标将是罗斯玛,进而达到痛击纳吉的目的。 


马哈迪亲信率先出招 目前,马哈迪还未启动新一波攻势,但其亲信卡迪耶欣已借用罗斯玛向纳吉开炮。 卡迪耶欣也是前《新海峡时报》集团总编辑。他今日在部落格指出,比起施压前首相阿都拉下台,要驱逐纳吉并不容易。 


他以不点名的讽刺笔调指出,其中一个原因是,纳吉的妻子野心勃勃,而阿都拉却没有如此的夫人。 “阿都拉没有野心勃勃的妻子。纳吉的妻子却非常有野心,不惜一切代价确保纳吉在位。


另一方面,阿都拉的妻子珍阿都拉(Jeanne Abdullah)不是野心勃勃的女人,据称她还促使他(阿都拉)辞职。” 卡迪耶欣认为,如果纳吉下台,副首相慕尤丁将顺理成章接任首相。

不过,他也不忘借此调侃罗斯玛一番。 “他(慕尤丁)的妻子讨人喜欢,孩子也保持低调。只有一个孩子广为人知,即娜芝娃(Najwa Mahiaddin ),但这只因她是一名创作歌手。” 


采用逼走阿都拉老招 巫统部落格《MyKMU.net》今日也在一篇文章中质疑,马哈迪接下来是否会攻击罗斯玛。 文章指出,马哈迪在308大选后施压阿都拉下台时,也是采取同样的逼宫伎俩,结果阿都拉女婿凯里沦为箭靶。 “这跟有没有证据无关。如果是要谈证据,马哈迪就不会将纳吉与阿旦杜亚命案联系在一起,因为法庭已对此案下判。


纳吉与此案有什么关系?” “反之,这是要利用纳吉的妻子,制造纳吉的负面观感。” 文章甚至质疑,马哈迪很大可能会“骑劫”在野党对罗斯玛的指控。 慕尤丁没公开挺纳吉 上周,马哈迪在部落格首次挑起纳吉前亲信和随扈涉及的阿旦杜亚炸尸案,更声称人民都在问道“到底是谁下令杀死她?” 


他接着在一场公开活动上称,慕尤丁是接替纳吉的最合适人选。惟他不愿给予慕尤丁“祝福”。 在马哈迪叫阵一周后,纳吉仍未回应批评。耐人寻味的是,作为纳吉副手的慕尤丁也异常沉默,并没挺身捍卫纳吉或反击马哈迪。 上个月,慕尤丁就一马公司课题发表声明,跟纳吉不同调。


自此之后,慕尤丁即相当低调,一改往日作风,鲜少在媒体上发言。 政坛揣测,在马哈迪的棋局中,慕尤丁是一颗重要的棋子,以用来“将军”纳吉。 卡迪耶欣写道,他本以为慕尤丁将发动攻势,但却摇摆不定。 “他已发言反对一马公司,但除非他公开表明立场,否则巫统不会支持他赶纳吉出布城。” 凯里促纳吉勿当鸵鸟 相反的,青体部长兼巫青团长凯里(右图)则高调促纳吉,不能好像鸵鸟般逃避回应马哈迪,反而应该亲自解释马哈迪所挑起的议题。


 一向来,凯里被视为跟马哈迪关系不睦。因此,他这番谈话,让人甚感意外。有者揣测,凯里可能见风转舵,讨好马哈迪,避免把所有筹码押在纳吉身上。 今日,国会后座议员理事会主席沙里尔也唿吁纳吉,不能再回避马哈迪的批评。 起诉马哈迪以证清白 另一边厢,在野党也趁势追击纳吉。


公正党总秘书拉菲兹即挑战,纳吉起诉马哈迪诽谤,以证明清白。 他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说,马哈迪的指控非常严重,直击政府的要害,也破坏了纳吉在巫统党员之间的名誉。 “对他而言,最好的方法就是起诉马哈迪诽谤,因为后者的意图是破坏纳吉的公信力。” “在一些比较轻微的事件中,纳吉都已经起诉其他人了……如果他没展开法律行动,那只会加强马哈迪的指控。” 

382225.jpg

images (1).jpg        

images.png          1447641155907166.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