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楊炳蓮:中國最後一位壓寨夫人









































中國最後一位壓寨夫人——楊炳蓮:


如今的老太太對記者說:『當初嫁他,心甘情願』





湘西,在歷史上從來就不是一塊『安分』的土地,民間盛傳:『湘西無處無山,無山無洞,無洞無匪。』直到1949年,在中國人民解放軍和人民群眾的相互配合下,經過兩年剿匪,纔徹底肅清了湘西匪患。


在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古丈縣,有一個風景如畫的村落——高峰鄉李家洞村張家坨,如今這裡還保持著淳朴的民風。每一位來到此地的客人,除了看風景,也會帶著滿心的好奇去看望一位老人,她就是『中國最後一位壓寨夫人』——楊炳蓮。


89歲的楊炳蓮曾經是『湘西魔王』的老婆,也是當年湘西的壓寨夫人中唯一活著的。來訪的客人常看她坐在織布機前紡各色花布,因為她的特殊身份,她織的布格外暢銷;她還經營著一家小麻將館,碰上三缺一,也會玩上一把。


老人如今兒孫滿堂,當地人幾乎忘記了她『壓寨夫人』的身份,只有被外人問起,纔猛地一驚:『哦,對,她就是匪首張平的老婆。』


楊炳蓮的眉宇間還依稀可見當年的美艷:瓜子臉,白皙的皮膚,特別是那雙清澈透亮的眼睛,像是會說話。


嫁過去纔知道是第三個老婆


當地的鄉親們談起張平,都連連搖頭。


張平生於1906年,他的祖父張朝玉是張家坨有名的大財主,家有水田160畝。張平從小就不務正業,尋事挑釁,是當地有名的惡霸。他讀書時,曾用硯臺把老師砸得頭破血流。1921年,15歲的張平成了親。婚後,妻子服侍他稍有不周,張平就拳打腳踢。他的第一任妻子最終選擇了自殺。


1922年,張平花100多塊銀元買了一支漢陽槍,一年後,當上了當地團防局副局長。在他的要挾下,沒多久局長便逃之夭夭,張平自任團防局長。18歲的他吃喝嫖賭,樣樣都沾,並且開始拉隊伍,乾起燒殺擄搶的土匪勾當。1928年,張平經人介紹到一二八師的一個旅長舒安卿手下當副官。1935年,他隨舒安卿部到永、保一帶『剿共』。就在這裡,他看上了楊炳蓮。


和很多壓寨夫人是被土匪強搶上山的經歷不同,楊炳蓮堅持說,她嫁給張平是有媒妁之言的,而且心甘情願。


當時,楊炳蓮家在永綏縣城經營一家雜貨店,賣針、線、甜酒等。楊炳蓮記不起第一次見到張平是什麼時候,『只是覺得這個當兵的很奇怪,隔一兩天就來店裡買一根針或一根線。』


有一天,張平又來買一根線,楊炳蓮把線拿到櫃臺,張平從口袋裡掏出一個銀元。『我說找不開,要他另外拿零錢出來。他說不用找了,拿著線走了。』過了兩三天,張平又來了。這一次,不是一個人,和他一同來的還有駐防永綏的最高司令長官舒安卿。


張平和舒安卿的到來讓楊炳蓮的父親不知所措,還以為他們是來找麻煩的,當聽說張平看上了他的女兒,要明媒正娶,這個老實巴交的小生意人高興了。楊炳蓮也覺得『這個人應該不是個壞人』。張平上門提親後不到一個月,就把楊炳蓮娶進了門。


『嫁過去我纔曉得自己是張平的第三個老婆。第一個因為受不了折磨,生下一女後服毒自盡;另一個跑回了娘家。』楊炳蓮說,她開始也擔心張平會像對前兩個老婆那樣對待她,『可是慢慢地我發現,這種擔心沒了,結婚大半年,他還像結婚兩三天那樣對我』。婚後第二年,張平隨舒安卿開拔寧波抗日。臨行,他把楊炳蓮安置在老家張家坨。


從匪首到國民黨黨員


1938年12月,張平從浙江回來了。他帶去的300多人的隊伍,只剩下他和一個外號叫李疤子的人。回來後,張平在古丈縣警察局當上了中隊長。久別重逢,又是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的,他對楊炳蓮更加疼愛。因為考慮到警察難免會與人結仇,張平沒把楊炳蓮帶在身邊,讓她繼續住在鄉下。


張平隔三差五從縣城回家,『我心疼他跑得太辛苦,讓他少回來幾次。他問:「你就不怕我在外面找別的女人?」還是隔兩天就往回跑。』每次張平都是天黑了纔敲門進屋,即使回來得早,也要到寨子外面溜達到天黑。楊炳蓮說:『他是看我忠不忠心,有沒有找野男人。』


楊炳蓮說,那時她很單純,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在外是一個無惡不作的人。當上中隊長的張平,野心勃勃,為非作歹。他虛報警察人數,冒領薪餉;對城內旅社宿客,每晚征收200文戶口稅;還以抽壯丁、禁煙禁賭為名,攫取民財;張平還挑起地方武裝勢力互相殘殺,從中漁利。


由於張平殘害百姓,危害地方,百姓紛紛向永順專署和沅陵專署告狀。永順專署貼出布告通緝張平。1940年10月,他甚至被撤去警察中隊長職務,帶著妻兒和幾名心腹回到了李家洞老巢。


張平回到老巢後首先做了三件事:第一,組織武裝,結拜28個『弟兄』,糾集人槍100多,在金華山稱大王。第二,在化江溪邊懸崖絕壁上的岩洞裡築牆建屋,防人暗算。第三,把幾個『弟兄』派出去放『邊棚』,打家劫捨,坐地分贓。張平的野心和打算是:當不上司令當草寇王,佔不了古丈佔李家洞。


為了謀求官職做護身符,張平托人送鴉片給國民黨古丈縣黨部及縣政府大小官員,官大多送,官小少送。1943年2月,張平在古丈加入了國民黨,土匪頭子一下成了國民黨黨員。


5年的『司令太太』生活


1944年,張平當上了古丈自衛團副司令。楊炳蓮說:『他每次進縣城,上乾州,下沅陵,去芷江,都是騎馬,蠻威風的。』楊炳蓮也真正過上了『太太生活』:『以前家裡只有做飯和收租的傭人,1944年開始,家裡傭人多了起來,連養鳥養狗都有專門的傭人。以前別人喊我楊氏,這一年起,別人喊我司令夫人或司令太太。』


張平發現鴉片的『好處』後,開始在古丈縣等地種鴉片,家裡的幾大缸鴉片煙,成了他昇官發財的資本。他用鴉片換槍,又把槍高價賣給百姓,美其名曰買『自衛槍』,規定家家要買,不買不行。他的苛捐雜稅多如牛毛,有土地捐、人頭稅、出谷稅、存谷稅、子彈捐、碉堡捐等。


雖然當年到處傳說:『天見張平,日月不明;地見張平,草木不生;人見張平,九死一生』,但楊炳蓮說她沒親眼見過張平殺人。她的『司令太太』生活就是『白天逗逗鳥、遛遛狗,晚上玩牌,有時也看「坐堂戲」』。


張平讓楊炳蓮『少管男人的事』,但她還是經常勸張平少樹敵,多積德。『我背著他做一些贖罪的事。當時附近的村民都要交鴉片稅,我就悄悄給一些交不足的村民發假憑證,說是交足了。有的人家斷了糧,我就叫人送糧食去。』


1949年,蔣介石妄圖在大陸開闢『反共救國』的『第二戰場』,大肆網羅土匪武裝,為各路匪首封官授銜,『湘西魔王』張平被委任為國民黨暫編第11師少將師長。就在新中國成立那一天,張平還派人襲擊了酉水河上的解放軍運輸船隊。


對丈夫始終愛多過恨


『這裡就是匪首張平設下的第一道防線。』踏著厚厚的青苔,爬上層巒疊嶂的古丈縣高望界林場,記者找到了當年土匪修建的瞭望哨。村民說:『老百姓把來剿匪的解放軍叫做「東北虎」,聽說東北的「座山雕」就是他們抓住的。張平一聽,狗急跳牆,逼迫每家出壯勞力跟他們上山布防,不然就殺死全家。』


1950年3月3日,張平的張家坨老巢被攻破。他帶著楊炳蓮和5男3女,8個孩子到處逃竄。逃跑數月後,張平讓楊炳蓮帶著孩子回娘家或張家坨。楊炳蓮考慮到在張家坨,她的人緣很好,雖然是張平的太太,但她做了不少好事,應該不會有人為難她,便回了張家坨。


半年後,張平被擊斃,當地的軍民將其梟首示眾,這樣的死後『待遇』在湘西剿匪的歷史上並不多見。28歲的楊炳蓮成了寡婦。


這個癡情的女子,對張平始終愛多過恨,她堅信張平只是一個『劫富濟貧』的土匪頭子,並不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她有時也對張平有些怨恨:『他太蠢了,被國民黨騙了,不當那個師長就好了。』


村民說,張平的後人至今都住在李家洞,老宅子雖然年久失修,破敗不堪,但即便在60年後的今天,這樣規模的『豪宅』在湘西山區的鄉村中也是難得一見的。『當時住在這裡的除了張平全家十幾口人,還有眾多的隨從,包括貼身保鏢、手槍隊和馬夫,共幾十間大房。他們的子女都各自有奶媽負責照看,房間全部是玻璃窗。』


楊炳蓮對她後來的生活輕描淡寫:『張平被槍斃後,我以為我也完了。結果還好,我基本上沒受大的批斗。但是因為土匪婆子的身份,經常參與陪斗。有一次,把我嚇壞了。那是岩坳公審土匪向俊家,也把我抓去了。公審完了,要槍斃向俊家,我也被拉往刑場。沒想到,槍斃完向俊家後,我被放了。區政府人員對我講:「據群眾反映,你為人忠厚,從沒拿槍乾過壞事,還幫助過老百姓。政府對你寬大處理,放你回家,做一個自食其力的勞動者。」』


60年過去了,匪患記憶早已在湘西淡去。張家界、鳳凰古城已成為世界聞名的旅游景區。正如鳳凰人沈從文先生在談及湘西時所言:『各位大可放心來湘西,現在是海晏河清,一片太平。』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