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猿在海軍中至少有三個基本公認之最:速度最快,長相最猥瑣,正義理念最模糊。

黃猿是閃閃果實的能力者,海軍中最快的光之速度毋庸贅言,整個海賊世界裡恐怕也只有紅發和艾尼路等數得著的幾個人和黃猿有一拼;黃猿的長相之猥瑣也堪稱現象級,廣大海迷心中的猥瑣大叔形像不可動搖;但對於理解黃猿本人來說,正義理念最模糊才是最重要的一點。以至於,除了尾田本人,我們任何人對黃猿的推斷都有著巨大的不確定性。

評語:可能是個滑不溜丟的玻璃球,也可能是戴著猥瑣面具的隱形人黃猿每次說話都給人一種迷迷糊糊、吊兒郎當的感覺,這種感覺有時甚至比青雉更甚。當然,黃猿也有過霸氣外露的時候,但即便是這時,他的口氣還是輕鬆遊戲的成分居多,不是挑逗式的稱呼就是居高臨下的調侃:“都給我當心點,各位雛兒!因為老夫也在場呢!”“速度即是重量!你有被光速踢過嗎?”如果黃猿是個帥哥,這種玩世不恭可能會吸引一大批女粉絲,但悲哀的是他只是個猥瑣大叔。黃猿從沒在言論上表述過自己的正義,這是他和赤犬、青雉的最大不同。

                                       

更明顯的表現是對於敵人的態度。黃猿對於敵人,既不像青稚那樣心慈手軟,也不像赤犬那樣斬盡殺絕,對於黃猿最合適的形容詞應該是“半途而廢”。最明顯的表現是路飛揍飛天龍人後,黃猿帶著“輕鬆愉快”的心情出征肥皂泡群島,對上了四名超新星。雙方實力懸殊,黃猿可以輕鬆幹掉這四個賞金過億的海賊,但他得到路飛的消息之後,卻馬上放過了遭受重創的四人,這是一種主動的半途而廢;而後黃猿差點幹掉索隆時,半路殺出了雷利,大熊趁機把草帽一夥拍飛,這又是一種被動的半途而廢。

黃猿作為海軍大將的能力毋庸置疑。二十年前,他就可以乾脆利落地處理可能釀成大危機的泰格事件。但天龍人事件中,黃猿作為海軍大將出陣,既要平息世界貴族天龍人的憤怒,又必須完成任務維護海軍的榮譽,本該全力以赴才對,結果卻是虎頭蛇尾當時在島上能與黃猿抗衡的頂級強者,只有雷利。即便因為雷利和大熊的阻撓使黃猿無法抓到草帽一夥,他至少可以抓幾個超新星交差,而秒殺四名超新星說明黃猿做到這些綽綽有餘。結果卻是:所有超新星全部逃離肥皂泡,黃猿抓了500個毛賊交差。這就相當於派黃猿去打狼,目標狼沒有抓到,黃猿打傷了其他幾匹狼卻把他們全放跑了,最後抓了500個蒼蠅回來。

黃猿做得還真夠可以。一想到天龍人看到這500個蒼蠅時氣急敗壞的蠢蛋臉,一定讓所有人心下暗爽不已。綜上所述,黃猿對工作的態度就是應付差事,既不像赤犬那樣是偏執的工作狂,也不會像青雉那樣自作主張,並不追求完美,但求不會兩手空空而已,至於半途而廢、虎頭蛇尾,對黃猿來講也無所謂。

這種正義當然非常模糊,不僅難以用語言來形容,甚至能不能被稱為正義都大成問題。黃猿在三大將中幾乎所有特點都介於赤犬和青稚之間,這讓他能夠在三大將中不搶風頭,也不捲入爭鬥——“站在最好的位置,得以從高處俯瞰赤犬和青雉”(尾田語)。

如之前所分析的,在任的赤犬和在野的青雉之間的正義之爭還沒有結束,赤犬可能會失敗,青雉也可能回來。如果黃猿的這種低調是在坐山觀虎鬥,是在等待坐收漁翁之利的話,那他無疑是個危險因素。

大事件使很多人的人生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無論是戰國、卡普、赤犬、青雉、煙男、克比,還是白鬍子、艾斯、甚平、人妖王、路飛、羅、巴基大神或者黑鬍子,甚至包括身份大白於天下的龍。但黃猿卻沒有絲毫改變——大將的位置沒有變,海軍的身份沒有變,甚至在慘烈的大事件中幾乎沒有受過任何傷。

                                       

黃猿在大事件中的出手並不算少,與白鬍子、馬爾科、拉克約、路飛都有交手,但基本都是簡單過了幾招,其中最詭異的是他對路飛的態度。在肥皂泡群島上,由於雷利和大熊的阻撓讓黃猿沒有抓住路飛,在馬林福德,黃猿可不只有一次幹掉路飛的機會,但他的言論和實際出手則相當矛盾。

黃猿的攻擊精度非常高,可以老遠打斷路飛手中的鑰匙,但他至少有兩次對路飛的攻擊偏得離譜:第一次是路飛明明已經陷入絕境,黃猿竟然一腳把路飛踢到了白鬍子手中;第二次是巴基大神抱著甚平和路飛時,黃猿大可以利用速度優勢秒殺三人,也可以用他的“洞洞波”補刀,但他卻打穿了巴基的衣服,讓巴基嚇得把路飛扔到了羅的潛艇上。從結果上來看,路飛何止是幸運而已。

黃猿對白鬍子說路飛是廢物,彷彿他是因為對路飛不屑一顧才沒有殺他,這顯然是站不住腳的。赤犬看得出路飛的潛力,執意要殺死他和艾斯,青稚也曾經對路飛出手並傷到了路飛。黃猿參與了對路飛的追擊,喝令巴基放下路飛,這與他說路飛是廢物的言論和不屑一顧的態度顯然自相矛盾。在追擊過程中,黃猿還放了一個八尺瓊勾玉打碎了青稚的冰層,表面上像是攻擊,但更是有幾分像為路飛解圍黃猿這麼做是衝著卡普的面子麼?基本不可能。黃猿不是善男信女,既然卡普的弟子青稚都可以對路飛出手,黃猿當然更不用顧慮。而且從一開始,黃猿就問過戰國:“這些人都是可以判死刑的吧?”並得到了戰國的肯定回答。有戰國的支持,黃猿當然不用擔心卡普。雖然路飛是後來現身的,但赤犬二話不說就殺了艾斯時,戰國果然壓制了憤怒的卡普,假設黃猿幹掉路飛,戰國肯定也會拼命壓制卡普。

黃猿是衝著龍的面子麼?不是不可能。龍是目前海賊中最神秘的人物,他究竟有怎樣的實力和朋友圈還不清楚,黃猿當然有可能與龍有交情。如果黃猿是衝著龍的面子,那麼黃猿是革命軍嗎?可能性很小。目前革命軍的參謀長是薩波,身為大將的黃猿實力應該不會在毛頭小子薩波之下。也就是說,黃猿如果是革命軍,至少會是革命軍的二號人物,讓二號人物來當臥底未免屈才。而讓這一可能成立也有解釋:例如黃猿很早就是無間道了,臥底期間升任了大將。

總的來說,如果黃猿都是故意為之,那麼黃猿無疑是海軍的危險因素。或者,黃猿是革命軍安插的無間道,等待著給政府和海軍關鍵一刀的機會,更大的可能是,黃猿是個戴猥瑣面具的野心家。

黃猿的原型、日本著名演員田中邦衛雖然在中國名氣不大,但他卻演過一個讓很多中國觀眾印象深刻的大名鼎鼎的角色——橫路敬二,曾經的傻帽代名詞。

當然,黃猿的真面目,還要等待尾田本人來揭開


好的文章需要大家的支持和分享,分享正能量,分享双赢,80%的分享收益,欢迎大家积极分享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