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老婆愛的不是我

             
           
             
更多專欄文章        

考聯考的時代,我失常。上大學後,系上的老師時不時提醒,我們讀的航空系,在台灣很冷門。因此我畢業退伍後就出國。
在美國求學平步青雲,我花費7年讀完博士學位,畢業後在德州休士頓的太空地面聯絡中心工作。至此我才覺得,自己沒有對不起自己,總算把最後一個學位的缺憾彌補過來,也在美國落地生根,取得美國籍,娶了妻。

老婆是上海女孩,高輕盈,美麗如影星,令我一見鍾情。好景不常,工作不滿一年,美國和蘇聯停止武器競賽,經費緊縮,瞬間我的研究團隊被拔除。資本主義國家的迅速冷面作風,通知當天即刻失業。 
這時候,我發現我的人生,太滑稽了。怎麼會這樣?大學教授告訴我,我讀這個科系必須出國讀書才有前途。我做了,並且做得不賴。我順利讀完博士,工作才不滿一年,我竟然失業? 
傷春悲秋都是多餘。唯一能做的是趕緊找頭路。在美國這個國家,失去工作,什麼都沒有。我常常看見,昨天猶自西裝筆挺,走在路上散步的紳士,隔日因為失業,就推著一個超級市場的手推車,推車上放置幾個罐頭,和一條毯子禦寒。 
找工作,寄履歷,等待,再等待。一無回音。應該是我讀的科系冷門,現在不再武器競賽,我這個學科就註定到哪裡都失業。我,以一個博士之尊,我開始去Walmart打工。 
在Walmart打工一段時候,我忽然腦海裡出現一盞亮光。我想,或許我對商業有天分。財務報表是每一家公司,無論大型小型都需要的。我去學習這門學科吧?別再等待別人,是否要雇用我作原科系的工作了。 
於是我一邊打工,一邊去學校選修幾堂會計學科,後來順利取得美國會計師執照。 
這時候,我爸爸生病,惡化得很快。我迅速決定,捨棄一切回台灣。美國籍可以保留到永久,工作在台灣也可以再找,只有爸爸是一旦失去,不會再重新擁有的。 


       

我跟妻子說了決定。在失業期間,妻子陪我粗茶淡飯,我很是心疼。但是,她卻不願意跟我回台灣。她是依靠我的身分得到身分,那需要等待,必須花好幾年期間才能擁有美國籍,目前還是拿綠卡。
我很驚訝,我怎麼從來不知道她是因為身分才嫁給我的呢?
妻子堅持的告訴我說,當初是這種條件結的婚,現在就應該仍是如此。她不能忍受太大的變動。並且她們「中國人」認為嫁到美國是榮耀,嫁到台灣去是貶抑。我呆呆的問她,「那妳沒有聽過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嗎?」
這幾年貧賤夫妻百事哀,兩人也常口角,或許如此,她更不願意陪我回台灣。對妻子來說,我被物化為擁有身分的美國人。還好我倆並無生養,不然小孩就更可憐。
我果決的離婚,回台灣去照顧我爸。至今沒有後悔過這個決定。我爸惡化得很快,年初還可以帶他到處玩耍,年底他就不行了,離開人世。
回台後,關於前妻的事,我的心情複雜得好像「所有水彩顏色混雜在一起,髒了。」她是很美,但也無情,「當初是這條件結的婚,現在應該仍然如此。」她愛的不是我,或者不只是我,是我背後的美國公民身分。被當作「商品」的感覺,很差勁。
唉!無緣的就再會吧,失去的,只能慢慢淡忘。 
       

夕沫╱新竹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supplement/20150406/36477024/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