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的記憶...

那時我家還在鄉下的小鎮上,十字街口有一處糖果店,是趙爺爺開的。記得第一次跑進糖果店,大概是4歲左右,我清楚地記得那間屋子裡擺放了許多1分錢就能買得到的糖果,我甚至能聞到空氣中甜甜的氣味。趙爺爺每聽到前門的小風鈴發出輕微的叮當聲,必定悄悄地出來,走到糖果櫃臺的後面。他那時已經很老了,滿頭銀白細髮。

小時侯家裡窮,我和哥哥很少有零食,於是每次母親去街口買油鹽醬醋時,我們兩個必定在後面跟著,然後央求她帶我們去趙爺爺的糖果店看看。趕上母親高興,她會給我們1毛錢的,我倆便樂滋滋地跑向糖果店,很神氣地把錢給趙爺爺。他樂呵呵地接過錢,任我們挑選。

這時候麻煩就來了,那麼多美味的糖塊擺放在櫃臺上,我們真不知道選哪一種好。常常是我想要這種,而哥哥非要挑另一種。經過一番激烈的爭論後,趙爺爺便拿出一個白色的紙袋子,把我們選出來的糖塊裝進去。一出小店,我們就跑回家裡,躲在無人的地方細細品味起來。

後來上學了,每次去學校,我都會路過趙爺爺的糖果店。我喜歡站在門口停留幾秒鐘,聞一聞從屋子裡飄散出來的糖果味,用鼻子狠狠地吸幾下,心裡說不出的高興。那時想,如果我要有很多很多錢該多好啊,能把每種味道的糖塊都吃一遍,直到吃飽。沒有人能施舍給你一個未來。

我上二年級那年,哥哥患上了黃疸肝炎,他每天都要打針,還喝草藥。那草藥我沒喝過,想必很苦吧,我只用舌頭舔過一下。每次哥哥喝藥,都是母親一再勸說,說喝下去就好了。一碗白糖水一碗草藥,哥哥一對一口喝。喝後,他的嘴咧得大大的,滿臉痛苦。

如果哥哥喝下藥後能吃一塊糖,肯定就不苦了,有一次我想。可是,哪裡有錢去買糖呢?於是每次路過趙爺爺的糖果店,我更加留意了。我發現糖果店的門口掛一串小風鈴,其實就相當於門鈴,一旦有人去買糖果,用手一碰風鈴,就叮當做響,趙爺爺聽見了,便從裡屋走出來。

如果不碰風鈴直接進去呢?那天中午,正是午休的時間,我悄悄地溜進了糖果店。裡面十分安靜,沒有一個人,我只聽見趙爺爺在裡屋偶爾咳嗽一聲。我緊張極了,大氣都不敢出,躡手躡腳,慢慢走向陳列糖果的玻璃櫃,抓了一把新鮮薄荷芬芳的薄荷糖。那是一種軟膠糖,顆大而鬆軟。我把糖塊裝入口袋,轉過身,沒想到趙爺爺已經站在了我的面前。

“口袋裡裝的什麼?”趙爺爺臉繃得很緊。“我……”我說不出話。“這麼小年紀,就偷東西,長大了還不成精?”我低著頭,臉發燙。“把糖拿出來!”他的聲音突然嚴厲起來。我下意識地捂緊了口袋。“哥哥病了,喝草藥,很苦……”我的眼淚流出來了,“我想,他吃了糖,就會好些的。”

趙爺爺的臉色緩和下來,俯過身來說:“可是,你也不能偷呀?”“您能、能把糖送給我嗎?”我仰起頭,說,“就這一次。”“不行。”他的語氣很果斷。過了一會兒,他說:“這樣吧,這些糖先賒給你,限你一周內把錢還來,否則就告訴你媽媽。”就這樣,我流著淚從糖果店跑了出來。

我恨他。我恨透了他,他有那麼多糖,給我這一點,他也不差什麼的。吝嗇鬼!

回到家,一下子看見這麼多他夢想已久的糖塊,哥哥異常興奮。不過我沒告訴哥哥這些糖是怎樣來的,我只對他說反正不是偷的。
哥哥把糖分給我一半,我沒要,我說我已經吃好多好多了。接下來的那一周,我每天回家都很晚,為此母親責怪了我。我沒解釋,因為我是去撿破爛了,我拎一個袋子,把撿來的瓶子賣給了幾里外的一個廢品收購站。還好,僅過去五天,我就湊齊了糖塊錢。

“你是一個有愛心的孩子,這難能可貴。”趙爺爺接過錢,和藹地說,“我原本可以把糖送給你,但是,我必須讓你明白,用自己的勞動換來果實,才會更有意義。”心中的憎恨瞬間消失,我的眼淚又湧了出來。

“ 記住 ! 孩子,要想得到什麼東西,需要你正大光明地去爭取,用你的勞動去獲得。沒有人能施捨給你東西,包括你的未來。”

我記住了這句話,一輩子都記住了。


在那以後的成長道路上,我時時提醒激勵自己,無論是在大學時期,還是參加了工作,我都踏踏實實,用自己的汗水換取每一份果實。 “沒有人能施捨給你一個未來” 任何幸福都需要你自己去爭取,都需要付出,這樣才能有尊嚴地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