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起來是作弊醜聞讓中國學生現在申請美國大學遇到了很大的困難,但是真實情況要比這複雜得多。時代周刊網站(Times.com)2日刊文對此做出了詳細分析。

  作為一名中國大陸的學生,徐青(Xu Qing,音譯)為了進入美國大學几乎付出了一切可能的努力。除了學業,她還通過美劇《緋聞女孩》鍛煉美語發音,希望能在進入自己的夢想學校時有一個完美的狀態。為了通過SAT考試,她學習得很“瘋狂”。

  但是去年十月,突如其來的作弊醜聞讓像她這樣的中國學生壓力大增,也許壓力都不足以形容他們所面臨的狀況。作弊醜聞引起了對美國大學不斷增長的國際學生,特別是來自中國內地的學生數量的激烈討論。因為中國本土頂尖大學的入學競爭越來越激烈,再加上美國高等教育對全世界學生的開放態度,2013-14學年前往美國留學的中國學生總數超過27萬,比一年前同期相比增長了16.5%。現在全美所有外籍學生中,中國學生占比高達31%,歷年來最高。

  總的來说,美國學校肯定會從這樣的狀況中獲利。申請人數的增多讓招生負責人有更多的選擇,在學校選擇上也更多元化。因為國際學生要付出比美國學生更多的學費,還能給美國學校帶來巨大的經濟利益。根據美國商務部(U.S. Department of Commerce)統計,去年中國學生在美國大學的花費大約在80億美元。

  但是,這種狀況同時也帶來了一系列問題。美國大學現在的入學競爭要比以往激烈得多,哈佛大學2018屆學生的申請通過率就只有5.9%。另外還有一種说法是,富有的中國學生現在已經佔據了一些原本屬於美國學生的位置。

  在中國發生的作弊醜聞也讓這些说法甚囂塵上。美國大學理事會(The College Board)已經確認SAT和托福考試中的弊案,招生負責人也發現了一些有關僞造成績單和代筆推薦信的案例。

  對美國大學招生負責人和教育工作者來说,面臨的真正挑戰是中國申請人每年都在持續飛升中。但是美國招生專家表示,作弊醜聞只是一次例外,不是普遍現象。“大部分中國學生不會作弊。”美國大學招生諮詢協會(U.S.-based 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College Admission Counseling)的國際合作主管埃迪•韋斯特说道。這是一個在全世界擁有14000名成員的産業集群。

  文中提到,雖然中國作弊醜聞頻發,本土媒體也有頗多披露。但是美國父母對子女教育的關心其實也不遑多讓,他們同樣擔心自己孩子的共同核心標準測試(Common Core tests),學生們對AP分數(AP,全稱Advanced Placement,美國大學預修課程,適用於全球計劃前往美國讀本科的高中生)也同樣很焦慮。2012年,70名哈佛大學學生就因為在一次可帶回家的測驗中作弊而被停學一年。4月1日,11名前亞特蘭大公立學校的僱員也在一次舞弊案中被判有罪。有專家就表示,這並不單單是中國的問題,而是體系問題。

  對那些毫無經驗的中國家庭來说,美國大學的入學申請流程確實有些難以理解。因此湧現出了很多考前籌備指導公司,讓他們了解美國大學要求的不僅僅是SAT分數,還包括積極的課外活動,比如體育、愛好和志願工作等等。這一行的競爭現在已經非常激烈,因此出現了一些自稱可以進行考前籌備指導的騙子,他們利用這些家庭急於求成的心理,幫助學生進行作弊和造假。

  舞弊案影響

  雖然來自中國的作弊或者说有作弊嫌疑的事件數量在不斷上升,但是總體來说,比例仍然很低,密执安州立大學國際學生辦公室(Michigan State’s offic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s)的一名退休主任布裏吉斯(Briggs)说道。對於國際學生舞弊醜聞的過度解讀和恐慌可能會帶來更大的問題。學校和管理者不應該僅僅把國際學生當作經濟利益的來源,他還表示:“國際學生數量的增加其實是一個值得褒獎的成就。”

  當去年十月份的SAT舞弊案爆發后,人們都希望案件能夠得到公平的調查。來自全美大學招生諮詢會的韋斯特表示,他給招生負責人傳遞的信息是確保來自中國或者韓國的學生不會處於不利的位置。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Educational Testing Service,簡稱ETS)也表示會盡快發布盡可能多的成績。

  另外,文章中還寫道,美國大學的招生負責人也需要完善自己的工作,更認真的核實來自國外的申請人的信息。現在一些學校正在利用視頻技術進行非正式的面試,而不再僅僅憑藉SAT分數對一個學生進行判斷。這些措施都會打擊舞弊和鼓勵那些真正有能力的學生。

  美國大學能夠幫助中國家庭了解,他們更應該注意的是教育本身,而不是分數。“申請美國大學的中國學生都有一種錯覺,認為成功入學就是他們的終極目標。”來自21世紀教育研究院(21st Century Education Research Center)的副院長熊炳奇说道:“其實这只是個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