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米拿醬

我五專時期唸的學校,在蠻偏遠的地方。
因為也說不上是什麼很好的學校,沒有太多的課業壓力,老師不想教,學生更不想學。
(純屬個人感受。還是有好老師/好學生)
所以去學校就是吃飽睡、嘴炮、打屁、聊天。至於考執照嘛!就是看自己自修的夠不夠,根本沒有人在乎台上老師!
而就這樣,無聊的日子一天天過,每天都沒什麼大不了的新鮮事!不過還好,我中間還去日本唸了一點書,而唸完回來的時候,學校聽說來了個新的系主任,從此改變我無聊的五專生活。

有一個平凡的中午,我和大夥和平常一樣到學校餐廳要用午餐,
這時候我們班導剛好走向我們,旁邊還跟了一個身高約一百八的陌生男子。
『老~師~好~』我們齊聲向班導說。
『同學們好,為你們介紹一下,這是這個學期新來的主任。他叫XXX。』
『喔,喔,….主任…好?』大夥們二二六六的秩序向新主任問好。
『恩。你們好。』新主任看起來有點不太友善,酷酷的。
禮拜二的商業課,新主任第一次來我們的教室上課,他在黑板上寫上他的名字,然後開始用日文授課。
『喔~幫幫忙咧!主任~日文聽唔啦!』班上的老大哥說話。
主任這時候終於不客氣的用中文說『你們唸日文係,聽不懂日文,書是在唸啥小的啦!』
挖賽,就這麼一句話,全部睡覺這都起來了!新來的系主任,好嗆!
我雖然不是什麼前三名學生,但我挺愛上課的,因為我是那種上課會給老師面子的那種假資優生。
所以當系主任當面嗆大家的時候,我心想『還好,我剛很認真在聽。』
『跟你們說啦!你們這個年紀的時後,我早就考過你們現在手上要考的檢定執照啦!』系主任又繼續嗆。
說真的,我有點嚇一跳,因為系主任給我的第一印象,雖然酷酷的,但不自於這麼台,又這麼嗆!
我們這種放牛班,平常的老師都想盡辦法討好我們的,卻突然來了一個這種很有臺灣味的,
上課三不五時都會講一下政治,講一下髒話的老師來說,整個就是震撼了班上。
所有的課,大家一定鐵睡,但只有系主任的課,大家一定都是醒的。
就這樣,系主任帶動了我們班想念書的氣息。

新來的系主任其實不帥,而且有點台,但是他很有自己獨特的想法和個性,
有時候很搞笑,有時候很嚴肅,雖然看起來很極端但的確很為學生想,上課就是老師,下課就是朋友,
他還會跟幾個同學去吸煙區一起抽煙!What the teacher!

因此這樣,才剛來不久的他,突然變成全校最有人氣的系主任。
在我的生命當中,從來沒有遇過這麼“有趣”的老師,所以一個學期後我突然被他那獨特的個性所吸引。
我一開始不覺得自己是喜歡他,只是覺得很崇拜有這樣風格的主任,讓我每天上課唯一期待的就是上他的課。
不過有一天,班上有過跟主任抽過煙的煙友同學無意的說『欸,那個新主任真的很瘋耶,他剛竟然放話說“生活這麼無聊!我看我也來跟女學生交往好了”。』

什麼???跟學生交往???雖然知道那個講話一項很不正經的系主任一定是在開玩笑的,
但我卻心裡卻默默的OS『喔不,如果他是認真的!我很願意當那個女學生!』

聽到那句話之後,我開始跟我身邊的大夥說『我覺得我好像愛上系主任了!』
『Minami,妳發瘋了喔!系主任耶!』朋友1號說。
『對啊,而且如果要選系主任,我還寧可選校長咧!』朋友2號說。
『對啊~那麼台又那麼嗆的系主任到底哪裡吸引你阿?』朋友3號說。
『很性感,他很性感。』我在旁邊癡迷的說。
『喔不~哪裡阿~他全身上下就是個台字,哪裡性感阿,拜託~』朋友4號說。
被朋友損了以後,我還是一樣對系主任深深著迷,大家上課都很害怕的眼神看著系主任上課,而我則是深深的著迷,還有點飛魂。

『大塚愛!』『喂!大塚愛!』系主任突然叫我。
『阿?!阿?我嗎?』我突然魂飛回來。
『對啦!就是在叫妳啦!大塚愛!上來寫1~5題!』主任第一次叫我。
(高中的時後被系主任覺得長得很像大塚愛,所以就擅自被取綽號)

完蛋了,第一題是什麼???我剛剛都在專注他的一舉一動,根本沒有在上課阿。好吧,算了!我鼓起勇氣就上黑板亂寫一通。
『哇,不錯!嘛』係主任贊歎。『真的嗎?』我兩眼睜大彷彿充滿希望。
『通通錯!!!!』主任大赫。阿,完蛋了,主任一定對我印象不好。
『下個來我辦公室!』系主任說。
什麼?這麼好?寫錯可以去阿辦公室?那我以後都故意寫錯答案好了!
下課我約大夥一起去主任的辦公室,主任說「來~我這裡有一堆考試卷,你們既然來了,就幫忙改吧!」我心想『蛤~原來是幫忙改考卷喔!』雖然很不甘心,但既然來了~當然要趁機根系主任多講一下話。

『欸,系主任,你有女朋友嗎?』我問。
『有阿~幹麻?』系主任回。
『喔,好吧。』我瞬間不知道要說什麼。
『好吧什麼?改考卷啦!!』主任雖然口氣有點兇,但聽得出來在開玩笑。

不過,系主任有一天還真的帶他的女朋友出現在學校,真的是嚇死各位了,因為那個女朋友,整個就是正到爆,超有氣質的美女阿,站在系主任這種台客旁邊根本就不搭!!!!
我心想『好吧,連女朋友都看到了,跟主任談戀愛這種事,回家默默看日劇妄想去吧!』

我在班上成績算不錯,也算是敢秀敢表演的學生,在係上幾乎每個人都認識我。有一次系主任來到班上對大家說『下下個月有一個全國的演講比賽,誰要參加?』
當然,沒有人舉手。『好吧,反正我們學校一定要派一個人出去,到時後沒有人自願,就來投票。』下課後我走到主任的辦公室,我說『主任,我參加。』主任聽到當然很高興,『太棒了,我也在想說沒有人參加的話就派妳去。』
『派我去?』我心裡竊喜系主任看得起我的程度和表現。

籌劃了幾個月,我去參加了比賽,但是當天是其他老師陪我去的,系主任-沒出現。雖然失望,但是因為眼看要比賽了很緊張,我沒有時間想太多,就去比了。
演講結束,那一次的演講比賽,我在南區拿了優勝,可以前進全國的演講比賽。
我高興之虞馬上打電話給禮拜六沒有上班的系主任。
『喂~妳誰啊!』系主任口氣總是那麼氣派。
『我,大塚愛!我得了優勝!』我好高興的說。
『喔!好棒好棒好棒,恭喜恭喜恭喜。』系主任雖然高興,但聽起來有點敷衍。

因為演講比賽的關係,我突然變成班上裡的驕傲,注目的焦點。而當然,系主任很快的就對我印象深刻。
『不虧是大塚!不錯不錯!那下個月的全國比賽!我當你的指導人!參加吧!』
系主任說。

系主任當我的指導人?那一定要參加的啊!後來因為這樣,我跟系主任私下的連絡就越來越多了,當然!我們只是在講演講比賽的內容,沒有其他。

直到要演講之前的有一次上課的中,系主任要我們拿考卷到台上直接問他,他一個一個改。我那張考卷上畫了很多的愛心,系主任直接在我的愛心上面打X,又寫說『認真念書啦!』我就這樣一點一滴的,慢慢慢慢漫透露我對系主任的“心”意。
過了一個月,刺激的全國演講比賽來了,系主任親自帶我上台北。
上台演講的時後,我看到台下心裡喜歡的系主任,一時太緊張,竟忘詞了。
我一個人站在台上愣了半天,直到裁判鐘響,我被出局了。
當然,那天,我沒有得獎。但是系主任卻是唯一從座位上站起來為我拍手的。

『對不起,讓你失望了。』我很無奈的說。
『不會啊,妳表現的很棒!至少妳勇於上台!我為感到妳驕傲!』系主任拍拍我肩膀。那天晚上,系主任找我出來喝咖啡放輕鬆,那是我第一次跟系主任面對面獨處。我還在處於我的演講很爛而感到羞愧,旦係主任早就把演講的事拋到腦後了。『妳是不是喜歡我阿?大塚!』系主任非常單刀直入的問我。
『唔?阿?….恩…….』我趕緊拿咖啡杯猛喝咖啡。
『恩………….』系主任聽完我回答後也突然沈默不語。
『好,時間很晚了,我要回家了,掰掰』我對系主任說。
『好,我送你回去吧!』系主任也很Nice的在我回台北親戚家。

過幾天回學校後,變得很尷尬。以前上課都可以大膽的對他著迷,這次我卻在上課中裝忙,而很愛點我起來寫黑板的系主任也知道我在尷尬,也就沒有在叫我起來寫過黑板了。


就在那麼有一天,系主任隨便用了個理由把我留下來,開車帶我去學校附近的海邊走走,在車上系主任又問我『你真的喜歡我?』
『……….我說過了阿。』我乾尬的說。
『可是我是學校主任a?』系主任搞笑的說。
『主任又怎樣?不是主任又怎樣?你還不是已經有女朋友了?』我洩氣的說。
『恩,好吧,我送你回家。』系主任說。
車子開到一半,系主任把車停下來,也把車熄了。
『好吧。』系主任說話了。
『恩?』我一臉疑惑?????
『好吧,我也喜歡妳很久了。』系主任終於開口。
什麼?我突然心跳超快……………..
『那就在一起吧!如果你可以保守秘密的話。』系主任又說。

那天以後,我就跟系主任在一起的地下戀情的陪伴了我渡過了五專的生活,
最後直到發現系主任劈腿,我休學,他退職,我們才結束。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