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實述:我與死神擦身過

             
           
             
更多專欄文章        

           

站在香檳廳夜總會高樓欣賞松山機場起降的飛機,那份悠揚,好美!就這樣我捕捉了夢想,穿上米白色旗袍制服(圖),胸前的金龍閃閃發光,三寸高跟鞋、挺直腰桿,昂首在機場大廳,人人稱羨。
空姐訓練很辛苦,前半年學習飛機性能、機票認證、救生器材操作、禮儀微笑訓練、熟背廣播台詞,還有餐飲酒類點點,都必須通過考試。其中最難克服的暈機,起初沒有不嘔吐的空姐,試飛時候機長突然把機頭拉高,隨即來個大轉彎,又急速下降,把人操翻,訓練習慣高空亂流的顛沛,當這些考驗都過了,已經過了一年。

空姐的職場有危險性,首先我們的座位牢靠度在大衝擊時令人懷疑它的安全性,亂流時客人驚慌嘔吐,我們必須不顧自身安危先安撫處理,更甚者也會有心臟病發作的乘客,必須立即使用氧氣或緊急通知機長,找就近機場降落送醫。螺旋槳飛機左右各有一個引擎,我們要時時注意漏油與火花,本島飛機40分鐘起降一次,起降是飛機最危險的時刻,尤其高雄馬公來回要飛過海洋,萬一像這次復興班機兩個發動機同時失效,別無選擇,只好在海面迫降。海面迫降比撞山或高樓死傷較輕,不會爆炸燃燒,飛機降在海上會有3次衝激,記得用枕頭和雙手保護頭部,繫好安全帶,聽從人員指揮穿上放在你座位底下的救生衣,但在機艙內千萬不可以拉動救生衣的拉扣,這樣會阻礙逃生的出口,所有的空服人員都受過嚴格的海上求生訓練,救生艇拋入海中會自動張開,而求救的訊號也會同時傳遞發生、飛機本身有浮力,有一個小時的時間飛機才會下沉。 
國際線用噴射機,松山機場幾乎四周是山,跑道較短,飛機起飛靠衝力爬升衝向基隆外海,不幸如果衝力不夠、爬升力不足,或稍有閃偏,那座山……不敢去想,還有台北的高樓。 
       

降落失利 林口空難

我是父母親唯一的孩子,只要我出勤,母親日夜難安。飛了4年,我結婚了,但仍繼續工作,有一天公司專車來接我飛泰國、香港,一上車直覺有東西從大腿溜下來,身體出狀況,不能飛,由候補的李倍蒂遞補,晚上班機由香港飛回台北,在林口出事,經濟艙同事因機尾嚴重擦撞全部罹難、包括替我飛的李倍蒂。我驚嚇過度被送進醫院,躺在手術台,放聲大哭,也失去自己的第一個孩子。醫生告訴我,因為艙壓關係,空姐容易流產。頭等艙的同仁也重傷必須住院治療,可愛的小賀精神崩潰後來失智,常在夢中驚叫。這一次的意外很冤枉,原來有一位從越南回台渡假的外國機師想練習降落松山機場,松山機場跑道有一個很大的十字架,從駕駛艙望出去既美麗又明亮,特別是夜晚能見度好的時候,班機緩緩下降,就在十字架的另一端輕輕觸地,你會佩服人類的智慧與機師的技術。而林口當年尚未開發,一片空曠,也燈光明亮,這一位機師錯把林口當松山機場,當他們發現錯誤而急拉機身時,由於高度不夠失去平衡重摔,死傷很多人。媽媽嚇昏了,和公司吵了一架,堅持替我辭職。
這些天我心情沉重,我為復興空難的所有人祈禱,同樣是我飛過的松山機場,同樣的工作,同樣的不幸……至痛無言,我的眼中閃著淚光。 
       

文•圖╱黃柳琴
編按:1968年2月16日,民航公司飛機降落松山機場失利,發生林口空難,釀21死42傷。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supplement/20150215/36389625/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