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借女友 換個爽差


             

           

             更多專欄文章        


S是我在新訓中心認識的一個新兵,其貌不揚,精神萎靡不振,每次要出操上課總是藉故要去醫護所或是裝死,身為教育班長且嫉惡如仇的我自然將之視為眼中釘,三不五時就找他麻煩,絕不讓他爽爽過,但這一切情形到了第三周的懇親日當天後完全改觀

懇親日當天賓客登記處為幹部的兵家必爭之地,因為當天所有新兵的姊姊、妹妹、大老婆、小老婆都會一一出現,所謂亂槍打鳥,總是會遇到幾個姿色較為出眾的,運氣好的話,俯身簽名時還能光明正大的看到她的內在美,待退的我自然沒有學弟敢跟我搶這個位置,我好整以暇的和同梯的坐在長板凳上對著滿營區的鶯鶯燕燕品頭論足,好像選美大會的評審。 
不一會兒,一個身著淡紫色寬領口短T緊身牛仔褲的女神現身,雙峰隨著她的步伐上下起伏,我口水都快流下來了,機不可失,簽到的時候女神很大方的讓我們看她的內在美,是豹紋蕾絲邊的,「S,賓客外找。」寢室內響起了一陣歡呼,我癡癡的望著他們的背影消失在人海中,一時無法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會客結束後,我藉故將S叫來,事情並不單純。 
「她是我當馬伕時認識的女友。」S輕描淡寫的說,小君的收費不便宜,半套2500,全套6000,但接客還是接到手軟,「女生出來賺最怕遇到奧客,我除了幫她接送客人外,還會守在門邊負責她的人身安全,久而久之就有了感情,班長我跟你打個商量,我請小君幫你服務一下,結訓前的這段日子,不要再操我了好不好?」「你這個吃軟飯的傢伙!」我心裡這樣咒罵,但嘴巴卻不爭氣的答應了他的請求。 
       



一絲不掛 坦白以對


我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到了指定的房間門口,是小君來應門,房間不大光線昏暗,單人床上面鋪著一張大毯子,小君著輕便素色襯衫,黑色小短裙,客氣的請我先去洗澡,我一絲不掛的趴在床上接受小君的服務,纖纖玉指在我身上游移,翻身後我的手不安份的往小君的胸部探去,「可以脫掉衣服嗎?」小君聽話的輕解羅衫,並在我的身上倒了一些潤滑液開始服務,我的手也沒閒著,對小君上下其手,完事後還貼心的幫我洗澡,順便聊了一下她和S相識的經過及家庭背景,都有著一段不愉快的過去,同是天涯淪落人,才會如此相知相惜,等存夠了錢,就會收手開一間小店做生意。
事後,小君堅持不收我的錢,要我在軍中對S好一點,受人之託忠人之事,S成了我的文書兵,不用出操曬太陽,只是S的文書功力真是令我無法恭維,有一次要他打軍械庫房的槍械資料,竟然把65K2步槍打成「65K兔步槍」,看在小君的面子上,我只能幫S善後,並思忖著這個周休二日要不要去找小君報到討這筆人情債。
教育班長╱台南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supplement/20150213/36385358/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