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邪與鬼尬「寢技」

             
           
             
更多專欄文章        

生性火爆急躁的父親自幼習武,喜歡結交朋友好打抱不平,往往為此而「公親變事主」,也曾為了朋友的事強出頭而入獄。出獄後,母親最擔心他按捺不住自己的脾氣,又出手傷人。總三不五時的提醒他,某宮廟神明降駕,說他今年犯官符。某神算老師算出他這幾個月會有血光之災,勸他閒事勿管慎防小人……父親心情好時,能體會家人的關心,聽過也就算了,不置可否。被叼念煩極時,則回口問道:「在哪裡?帶我去!」「幹什麼?」「既然靈驗,童乩起乩時,乎恁爸捶一拳看看,不倒,我就信!」

就是如此「不信邪」,所以家人均有共識,這類「怪力亂神」的事點到即可,在他面前就不要過度渲染了。有一回,幾位父執輩的朋友在家裡泡茶磕牙,有人就問他為何這麼「鐵齒銅牙槽」? 
他卻答道:「假借神威騙財騙色的,在『內籬仔』見多了。讓我親自經歷,我就信!」接著他娓娓道出當年的兩段經歷。 
本來監獄就極易「聚陰」,那座日本時代就已興建的八卦型舊監,更是「歹空」,常有受刑人被壓得嘰嘰叫,而被壓得最慘的以犯案入獄的神棍居多。那是一個盛夏七月天,睡到半夜仍渾身是汗……突然間一陣陰涼,讓人不由得顫抖畏寒。父親受日本教育讀小學時,是相撲角力校隊的選手,竟然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壓制住。雖然全身痠軟但心中暗忖,這應該是受刑弟兄們聞之色變的「鬼壓床」,這個「東西」還和自己大尬「寢技」。心知肚明喉頭一旦被鎖住,不能呼吸動彈不得是必然現象。緩慢移動身體,極艱難的抬腿……抬腿……一鼓作氣,死命踢出!剎時,所有的痛苦瞬間消失。從地上彈跳起來的他破口大罵,所有想得到的髒話全部出口…… 
一時間,同房難友人人被驚醒,中央台的主管也因騷動前來關切詢問。見多識廣的主管聞知後,撂下一句:「沒代誌,好睏了!」就回主管檯去了。說也奇怪,自此同房的人再怎麼被壓,總會略過父親這個「鬼見愁」,或許「無形的」也自知惹不起這傢伙吧。 
       

鍾馗降駕 全無好話

而另一件是難解釋的是,父親16歲時,祖母發病已是子宮頸癌末期。傳統的習俗說,治病「阿得人、阿得神」,既然藥石罔效,總得拼拼神佛的力量。只要親友介紹,王爺公、太子爺、媽祖婆……拜請得到的神尊皆有降駕指示,只是說法不一、莫衷一是。唯獨友人家請來的一尊鍾馗,焚香祝禱3、4晝夜,乩身仍然不動如山。大夥心中嘀咕,不明究理之際,原端坐椅子上的乩童,突然縱身一跳,穩穩坐在椅背上單腳翹起二郎腿。事後父親思忖良久,怎麼也想像不來他是如何坐上去的?而且還翹起一隻腳,就跟神壇上的鍾馗塑像一模一樣,更奇怪的是他怎不會摔倒。
鍾馗降駕後,圓睜銅鈴眼,往兩旁一指,那些原已起乩的各路神明,有如被點穴般全被震懾住。鍾馗爺說:「神明也有神明的事要忙,豈有三張鼓仔紙一捐就發的!」(三張金一燒,隨請隨到)接著一手指向昏睡中的祖母說:「信女陽壽已盡,回天乏術,不用再聽信江湖術士胡言亂語,準備辦後事吧!」接著,大喝:「吾神去也!」乩身滑落椅子上,兩旁眾人急忙趨前攙扶。如其所言,不到三日祖母就往生極樂了。
如今父親也已仙逝多年,每回我只要轉述當年他說過的「親身經歷」,總會令首次聽到的朋友們,感到嘖嘖稱奇。 藏拙╱台南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supplement/20150219/36396480/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