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揭秘王光美的兄弟姐妹













和四哥王光傑在一起


四哥王光傑是《永不消逝的電波》電影主角原型


王光美的十多個兄弟姐妹中,最早參加革命的是四哥王光傑。後來改名為王士光,是電影《永不消逝的電波》主人公的原型之一。


20世紀30年代,王光傑先在北京大學數學系讀書,後轉到清華大學電機系,學習無線電專業。當時姚依林、鄭天翔等也都是清華大學的學生,和王光傑很熟悉。


1935年12月北京爆發『一二·九運動』,王光傑投身其中,不久加入了黨領導的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後來成為中國共產黨黨員。抗日戰爭爆發後,北平淪陷,清華大學遷往西南內地,王光傑沒有隨校轉移,而是留下參加抗日活動。為了收聽蘇聯伯力一家電臺的抗日廣播,把內容記下來進行抗日宣傳,王光傑在家裡組裝收音機和無線電臺。王光美還幫他收聽收抄過。後來,中共北方局需要在天津建立秘密電臺,化名姚克廣的姚依林找到光傑,讓他想辦法組裝一部無線電收發報機,並籌建秘密電臺。為了掩護工作,地下黨物色了一名叫王蘭芬的女青年,以夫妻名義和光傑在天津英租界租房,作為秘密電臺的地點。王蘭芬又名王新,是東北軍將領、曾任錦州省省長的王端華之女,當時是東北流亡學生,共產黨員。倆人在共同的艱苦斗爭中建立了感情,1938年12月經黨組織批准,正式結婚。


王新成為光美的嫂子後,有段時間住在光美家裡,以少奶奶的身份作掩護,進行黨的地下工作。她介紹王光美認識了北平地下黨組織的崔月犁等同志。而王光傑後來則在革命隊伍中繼續從事軍工和電信事業。1946年9月1日黨在河北邯鄲建立的新華廣播電臺正式播音,向全國傳達黨的聲音。這座電臺的設備,就是王光傑和戰友們在當時艱苦的條件下七拼八湊搞起來的。他因此被授予『特等功臣』稱號。


1948年王光傑從晉冀魯豫根據地來到西柏坡,向中央匯報解放區的廣播電臺工作。王光美見他需要手表,就把自己的表送給了他。由於王光美是學物理的,四哥要王光美和他一起去根據地搞電臺。王光美想了想說現在不行了,我可能要結婚了,並把和劉少奇的來往告訴了他。他聽了表情很嚴肅,說你別胡思亂想,劉少奇是我們黨的領導!


解放後,光傑任電子工業部副部長。他把老革命和大知識分子兩種氣質完美地結合起來,正直隨和,穩重和藹,在電子行業德高望重。『文革』中,他被稱為『走資派』、『反動學術權威』、『臭老九』,加上和王光美的關系,審查、檢討,沒完沒了,最後在秦城監獄關了8年。在獄中他無事可做,就索性寫起書來。在監獄裡的小紙片上,他寫滿了密密麻麻的70萬小字,足足釘了39本。出獄後,他一口氣出版了12本無線電和雷達方面的專業書,再次顯出傳奇色彩。


江澤民任電子工業部部長時,王光傑考慮自己年紀已大,要求退下來,但江澤民考慮他資歷深,業務精,特意挽留他任副部長並兼總工程師。後來中國工程院成立時,電子部推薦他為院士,王光傑堅辭不受,他說年齡大了,當院士沒實際意義,要讓年輕人當。


王光傑作為舅舅對劉源也關愛有加。在公事場合,對劉源官職相稱,尊敬有加,讓劉源如坐針氈,私下裡卻從工作到生活,對劉源鼎力相助。有一次,他對劉源說:『你媽越來越像你外婆了!』說著眼淚奪眶而出。他囑咐劉源:『你要幫我好好照顧她啊!』他病逝時,劉源正在西藏部隊考察,無法回京,使劉源至今抱恨不已。

















和五哥光復、六哥光英在一起


打落八架半敵機的五哥王光復


2005年,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60周年大會上,幾位抗戰老戰士和胡錦濤等黨和國家領導人一起,坐在莊嚴的人民大會堂主席臺上。其中一位面容清臞、精神矍鑠的老人就是抗日戰爭中著名的中國空軍英雄王光復。此次中國政府邀請旅居海外的89歲的王光復和夫人來華參加紀念活動。胡錦濤主席親自給他們頒發了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紀念章。


1995年為紀念抗日戰爭勝利50周年,我國政府也曾邀請王光復和夫人回國,出席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的紀念大會。王光復作為抗日老戰士代表,也是唯一來自海外的抗戰人士代表,坐在紀念大會主席臺上。


王光復是王光美的五哥。抗日戰爭中,光復在國民黨空軍服役,是一位優秀飛行員。他在對日空戰中,先後駕駛戰機打掉日寇飛機八架半。


抗戰期間,我國飛行員擊落敵機的最高紀錄是九架,王光復以八架半居於第二位,成為當時著名的抗戰空軍英雄,後昇任國民黨空軍總部作戰處長。


抗戰勝利後,王光復曾回家一次。這時國共兩黨已現分裂,王光美和家裡的兄妹們圍住他七嘴八舌:你為什麼站在國民黨一邊?你有沒有向共產黨投炸彈?王光復急忙申辯:『我在國民黨軍隊裡打日本鬼子,我沒有也不會向共產黨投炸彈。』


王光復畢業於當時北平的志成中學。他性格外向,喜歡打球、滑冰等體育活動。那時,日軍幾乎天天派飛機來騷擾轟炸。王光復所在的學校為了躲避日本飛機,常常停課。王光復心中燃起怒火,心想『我總有一天要親自把它們揍下來!』當國民黨政府准備加強中國的空軍力量,到光復所在的志誠中學招收飛行學員時,光復立即報名參軍。當時,王家老大因體弱多病而逝,老二、老三出外求學,老四在清華大學讀書,整天忙於學生運動,很少回家。王治昌夫婦對初長成人的老五戀戀不捨,又不放心。但二老深明大義,理解光復的報國之心,不僅同意了兒子的從軍要求,而且鼓勵他學到真本領,保衛國家。


經過3年緊張而艱苦的飛行訓練,王光復於1939年畢業於空軍特訓班第九期。首次奔赴新疆伊寧空軍基地執行飛行任務。很快他被任命為飛行七分隊分隊長,作為長機帶領僚機外出作戰。一次,他帶領幾架飛機外出巡邏,在返回湖北老河口機場途中,發現日軍的荊門機場有幾架轟炸機正在落地,立即帶領所有飛機飛臨機場上空,給敵人毀滅性打擊。還有一次,為了不讓敵人打通平漢鐵路和粵漢鐵路,他們在進行空中威懾偵察時,發現下方敵人在一個火車站裡設了兩道防火牆,一長串車廂被油布蓋得嚴嚴實實,猜想是敵人的軍火庫,立即組織轟炸,使整個火車站夷為平地。在壯烈的武漢空戰中,光復中彈負傷,堅持把飛機開回機場,戰友們將他從飛機上背下來,送到後方治療數月,身體康復後又重返前線。


王光復在國民黨軍隊裡深受重用,曾任空軍大學教官、飛行監察室主任、空軍總部作戰處長等。但50年代初,國民黨知道了光復和光美的兄妹關系,他因而受到排擠。王光復一氣之下,提前退役,攜妻子和一兒一女離開臺灣赴美國定居。


改革開放以後,王光傑去美國訪問時,這兩個多年站在對立陣營的兄弟倆,在美國相擁而泣。


物換星移,時空變遷,許多記憶和情誼消蝕,許多東西化為過眼煙雲,但一切都隔不斷血脈和手足之情。


王光美和光復的聯系越來越多,她的影集中,珍存著許多光復過去和現在的照片。此時他們都歷經滄桑,擁抱生命的夕陽了。


每次兄妹相逢,王光美和光復都滿是激情地講述離別思念之情,祝願國家繁榮昌盛。王光復說:『雖然我曾流血負傷,但我覺得自己只是盡了一個軍人應盡的責任和義務……』











和六哥王光英


兄妹情深:六哥王光英


王光美排行老七,與她關系最密切、來往最多的是六哥王光英。他出生時,因父親正出訪倫敦,所以給他取名『光英。』王光英多年擔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全國政協副主席。


光美和光英只差兩歲,兩人小時一起上學,一起回家,充滿兒時的歡樂。王光英喜歡彈鋼琴、唱京劇、看球賽,還當過拉拉隊長。他的朋友很多,經常帶著一大堆人到家裡來。舊刑部街28號的房子,就租給了王光英一個同學宗德純。後來王光英和他一起在天津辦起了工廠。


在天津,王光英認識了輔仁大學教育系女生應伊利,兩人開始談戀愛,1942年結婚。王光英先後兩次表示要棄商參加革命,都未得其果。


1944年,王光英看到兄妹們追求進步,也尋找機會,想到延安參加抗日斗爭。地下黨的負責人崔月犁在北海公園旁邊的路上,約他談了一次話。王光英開門見山:『我想請你介紹我去延安。』崔月犁笑著說:『你不是在天津辦了工廠嗎?』王光英說:『那是為了謀生找個出路,但我認為真正的出路是在延安。』崔月犁耐心告訴他:革命是多一個人好,但你到了延安,黨恐怕還要你做生意,你不要把做生意同革命截然分開,為共產黨做生意,不也是為革命作貢獻嗎?聽了崔月犁的話,王光英留了下來。


1949年春,王光美陪少奇回到舊刑部街的家中,王光英非常高興,穿上筆挺的西服,專門為劉少奇買了一條圍巾,作為禮物送給了少奇。見面後,他對少奇說,自己剛30歲,不願意當資本家了,要靠近共產黨,或者搞技術。少奇聽了對他說:共產黨員、乾部,我們黨內有許許多多,但是能在工商界起作用的卻不多。你如果穿著工商界的衣服,屁股坐在共產黨、工人階級一邊,那就很好,也可以為黨工作嘛!劉少奇的幾句話,明確了王光英一生的努力方向,成為他一輩子的座右銘。


王光英後來曾被周恩來稱為『紅色資本家』。1983年,他開辦了中國大陸第一家把總公司設在香港的大型國企『光大實業公司』,打開了中國經濟走向世界的一扇大門。他對王光美最為呵護,看到光美因為孩子多,生活並不富裕,他多次給予接濟。一直到晚年,他常來看望王光美,也常常給王光美些『紅包』或小禮品,他覺得這是做哥哥的義務,多少能體現出他對小妹的感情。


晚年的兄妹倆仍一往情深,無以用言語來表達。當王光英說道,王光美嫁給劉少奇,她無怨無悔時,王光美說:老哥,你也無怨無悔啊,你沾我的『光』沾得夠戧!兄妹倆都有些動情。王光美見狀對光英說:我們先別動感情,我先給你拿點鎮靜藥吃……

















兄妹在故宮角樓下合影


曾為李宗仁顧問的二哥王光琦


王光美的二哥王光琦畢業於清華大學,後在美國費城賓夕法尼亞大學攻讀碩士,學成後回國。他高大帥氣,聰穎開朗,有不少女孩子追他。他常帶著王光美去看球賽,請王光美吃刨冰,後來王光美纔知道,是讓她陪著去和他的女朋友胡珉見面。


胡珉畢業於南開大學。胡家是四川當時有名的船王,經營長江航運,在廣東有很大的生意。王光美清楚地記得,二哥和胡珉結婚時,選在位於南池子的歐美同學會院內。婚後,光琦先到青島金城銀行當主任,後來又在北平一家銀行裡當高級職員。還到燕京大學當過一段教授。抗日戰爭爆發後,他們夫婦隨學校遷到了四川。


抗戰勝利後,李宗仁被任命為北平行轅主任。赴任前他對熟識的胡珉父親說,他要去北平了,但在北平一個熟人也沒有。胡珉父親就推薦了自己的女婿王光琦。


國共戰爭時期,王光美的父親非常謹慎。他多次盤問光琦,為什麼和李宗仁搞到一起。王光美和妹妹曾躲在屏風後面,好奇地偷聽王光琦的解釋。


李宗仁當選國民黨副總統後,聘請王光琦為經濟顧問。北平解放前夕,王光琦拒絕離開大陸而留下來。後來,他在對外貿易部從事國際貿易研究。


王光琦、胡珉夫婦有4個孩子。胡珉的父親在解放後旅居海外,把國內的家產交由管家胡子昂管理。1955年公私合營中,胡子昂把全部財產上交國家。後來,胡子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


王光琦滿腹經綸濟蒼生,一生曲折多跌宕。『文革』動亂中,王光琦被關押監獄6年多,出獄後把補發的工資全部買了毛主席語錄。由於精神受到了強烈刺激,1985年因腦血栓去世。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