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高振霄-拒絕偽職被毒死的洪幫老大

高振霄,字漢聲,湖北房縣人,同盟會會員,辛亥革命元老。早年辦報宣傳革命思想,啟發民智。武昌首義時入都督府參謀戰事。湖北軍政府成立後與袁國紀等主持籌組民政部。為申明軍紀,以黎元洪名義頒布《刑賞令》及軍令8條,以鐵面無私聞名,被擁立為總稽查。中華民國臨時政府成立後,被孫中山任命為高等顧問,後被選為國會議員。1912年後追隨孫中山,參加歷次討袁、護法等活動。1923年,高振霄受孫中山派遣到上海洪幫,聯絡各界人士,反對北洋軍閥。『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後,高振霄感嘆孫中山『聯俄、聯共、扶助農工』三大政策被破壞殆盡,遂遠離政界,赴漢冶萍公司投身『實業救國』運動,直至抗戰爆發。高振霄雖身為洪幫老大,但頗有名士氣節,思想上傾向進步,上海各界稱他『清高自賞,頗有骨氣的書生本色』。





投身抗日救亡,有言有行





抗戰爆發前,祖父高振霄曾積極響應全國各界救國聯合會提出的『立即停止軍事沖突,釋放政治犯,各黨各派立即派遣正式代表進行談判,制定共同救國綱領,建立一個統一的抗日政權』等主張。抗日戰爭爆發後,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形成,祖父非常感到欣慰,在公開場合多次表示『願意為抗戰貢獻力量』。盧溝橋事變發生後的7月21日,作為洪幫『五聖山副總山主』的祖父馬上和『總山主』向松坡致電聲援北平宋哲元和二十九軍全體將士。電稱『君等抗戰,忠勇激發,無忝於我民族英雄之本色』,同時表示願意『率海內素以保障民族為職志之在鄉健兒,請纓政府,群起與彼周旋,粉身碎骨,亦所弗辭』。次日,兩人又直接致電蔣介石,表示『潛雖不纔,願以在野之身,統率海內健兒,與暴日一決生死』,並稱『有群眾數十萬人,聽候點編指揮』。同時開始著手整頓會眾,准備參加抗戰。





『七君子事件』發生後,祖父與向松波動用社會關系,積極支持配合宋慶齡、何香凝等對『七君子』的營救工作。在『七君子』被釋放後,祖父特意設宴為『七君子』接風洗塵,並公開表示支持『救國會』運動,『願為擴大救亡運動聲勢做出貢獻』。





隨著戰事擴大,向松坡撤去武漢,祖父接任『五聖山總山主』並著手一些難民安置工作。考慮到祖父已經年近六十,又是老同盟會會員、國民黨元老,國民政府曾多次派人到家動員他向大後方撤退,但祖父執意不肯。家人問他為什麼時,他說:到了大後方雖然安全,但是可以用於支援抗戰的關系全沒了,不能只在抗戰中做寓公啊。





祖父的抗日愛國言論和行動為侵略者所忌恨。上海淪陷後,一群全副武裝的日軍官兵公然違背租界保護條例,闖入位於法租界的祖父家裡大肆搜查,並將祖父強行帶走。在日軍兵營,他們嚴刑拷打,威逼祖父供出和他接觸過的進步人士和愛國志士的所在。祖父不懼淫威,和日軍進行了堅決的斗爭。經多方營救,三周後祖父被釋放。





參加策反工作,勇救文強





日軍佔領上海後,國民政府派文強到上海租界,建立『國民黨抗日策反委員會』。祖父欣然接受其邀請,加入抗日策反委員會,出任委員,從事對偽軍的策反工作。一天,文強就被他的策反對象——日偽『和平反共建國軍』第十二路軍司令丁錫山『請』到百樂門飯店。在飯店裡,文強發覺丁錫山反常,乘丁不注意,搶了他的手槍,但被丁的手下團團圍住。正在這時,祖父和另一位洪幫大佬龔春圃突然闖入現場。龔春圃也是『策反委員』。那天,祖父和他聽說丁錫山要來百樂門飯店,也趕來這裡准備對丁策反,誰知竟碰到了這種場面。鑒於祖父和龔春圃的洪幫『輩分』,小嘍囉們四面散開。祖父大步走到丁錫山面前,抓住丁錫山,左右開弓就是幾個耳光。打過後,祖父指著丁錫山的鼻子罵道:『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家伙,那時候讓杜月笙把你保出來,是文先生說的話,如果不是文先生說了話,你早就被槍斃了。你這身漢奸皮呀,只有文先生說一句話纔脫得下來,你這個為日本人賣命的漢奸,早晚會死在日本人的手中。』丁錫山跪在祖父他們面前,痛哭流涕地連連表示悔過,其他嘍囉見狀,也紛紛跪下求兩位老大寬恕。祖父又對丁說:『趕快讓你的部下送文先生上汽車,不然你就活不成了。』說完與龔春圃左右夾起文強,快速離開了百樂門酒店。據說,這件事讓丁錫山確實感到了震撼,並促使他後來率部反正。



響應中共號召,支援抗戰


























『八一三』抗戰爆發後,為准備建立革命隊伍、開展游擊戰爭,中共中央在江蘇省成立了省軍委,從延安調到上海的張愛萍任軍委書記,張執一、陳家康任委員。為鞏固、壯大抗日民族統一陣線,中共江蘇省軍委決定與思想上傾向中共抗日主張的祖父、向松坡等人加強統戰合作,同時利用洪幫為掩護,積極開展抗日活動。經組織上批准後,張執一找到祖父。祖父表示完全同意中共的觀點,把張執一、陳家康介紹給向松坡等洪幫首領,還安排他們在家中多次會晤。





經過祖父的引薦、說服,向松坡表示願意聯共抗日,祖父和向松坡的居所也因此成為中共人士的重要聯絡點。不久,祖父和向松坡幫助陳家康、張執一等取得了洪幫身份,讓他們利用其身份深入群眾進行抗戰宣傳,壯大抗日力量。同時,祖父還同意張執一等人對洪幫高階層進行抗日、愛國教育,並聽從張執一等人的建議,積極配合支援上海各項抗日救亡運動。此舉客觀上擴大了中共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社會影響。祖父與向松坡領導的洪幫抗日組織也成為上海、江蘇地區幫助、配合共產黨抗戰的一支重要力量。張愛萍、張執一、陳家康等人組織推動建立抗戰游擊隊時,也得到了祖父、向松坡等人的支持、資助。1942年後,在極其惡劣的環境下,祖父先後營救了包括黨中央派往延安學習深造的12名共產黨青年等大批中共乾部及抗日志士,並購置了棉衣、藥品兩船,送到蘇北根據地。





拒絕出任偽職,以死抗爭





日偽對祖父恨之入骨,但迫於其在社會上的聲譽和影響,不敢對他貿然下手,企圖以高官厚祿為誘餌,讓祖父加入汪偽政權,甚至不惜開出了『上海市長』的高價,但均遭嚴詞拒絕。1943年中的一天,一名日軍駐上海『頭目』帶領隨從十幾人,抬著一大箱裝有金銀珠寶的重禮前來『拜訪』。說他們代表『皇軍和汪主席請高先生出山,做一些事』。祖父不卑不亢地答道:『非常對不起,我身體不好,不能再出山做事了。錢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東西,我現在年事已高,也用不著了,請把這些全部帶回去吧。』沒等對方反應過來,祖父已經退入後堂,把對方『晾』在那裡。





1945年3月,距抗日戰爭勝利還有不到半年的時間,祖父再次接到日偽赴宴的『邀請』,家人都勸他不要去,但祖父認為『沒有必要讓他們覺得我膽怯』,還是去了。席間,日偽頭目發出『最後通牒』,威逼祖父出任偽政權要職。祖父非常憤怒,在席上說:中國的事情豈能聽從侵略者安排。在場的日偽頭目先是氣急敗壞、大發雷霆,爾後向祖父『敬酒』,祖父雖心知肚明,但坦然接受。回家後,祖父覺得腹部脹痛,家人要請醫生,被他攔住,並告訴家人『不要通知任何人』。這樣,在盤腿打坐中,祖父平靜地離開了人世。去世後,他的遺體被上海各界愛國人士安葬於萬國公墓。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