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三國時代最成功的人生贏家












司馬懿是個什麼樣的人呢?我們可以肯定地說,司馬懿是個很有『能耐』的人,既有能力,能力很強,又有耐力,耐力更是不同尋常。他甚至在小字輩面前,在曹爽這種不堪一擊的鼠輩面前,都能等待,也善於等待,做到忍辱負重,裝瘋賣傻,要我乾什麼都行,但是最後我要達到我的目的。還是那句話:誰笑到最後,誰笑得最好。我不著急笑,但是我要最後笑,最後笑的肯定是我,這就是司馬懿。



除掉了曹爽,司馬懿就可以為所欲為了。魏主曹芳封司馬懿為丞相,加九錫,相當於曹操在漢獻帝時的地位,並令司馬懿父子三人同領國事。



這時司馬懿達到了事業的高峰。過了兩年,他就老死了。小說中寫司馬懿之死,寫得很簡單。臨死時他對兩個兒子說:『人皆以吾有異志,吾何敢焉?吾死之後,汝二人善事主人,勿生他意,負我清名。但有違者,乃大不孝之人也!』他囑咐他的兒子:我死了以後,你們千萬不要叛變,不要篡權,一定要守住自己的位置。



司馬師、司馬昭沒有辜負他的囑咐,遵守了諾言,到頭也沒有篡權。雖然說『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知歸知,他到底沒篡權。不過,到了司馬懿的孫子司馬炎,就顧不了這麼多了,到底還是逼魏元帝曹奐禪位,自己登上皇帝的寶座,建立了晉王朝。



說白了,晉王朝之所以能夠得天下,最後三分天下歸一統,魏、蜀、吳三國爭半天,讓晉朝最後得了天下,這還不是全靠司馬懿這老爺子的功勞?



總起來看,司馬懿的確是一個心懷叵測而又善於掩飾的人。《晉書》卷一《宣帝紀》稱贊他:『和光同塵,與時舒卷,戢鱗潛翼,思屬風雲。』在中國這種最具危險性的繼承接班的政治游戲中,他一直能夠游刃有餘,在魏國歷事四主三朝,雖然幾次外放冷落,幾次褫奪兵權,但總能在政治風波中化險為夷,『咸魚翻身』,最終身居高位,居於權力的頂峰。應該說,司馬懿不愧是三國末期最出色的政治家。



後人在評價司馬懿的時候,經常拿他和曹操做對比,認為司馬懿跟曹操很相似,或者說司馬懿跟曹操是一類人。有人甚至認為曹操和司馬懿這兩個人都太無恥了,男子漢大丈夫,居然憑借自己手中的權力,欺負人家孤兒寡母。



司馬懿在魏朝,跟曹操在漢朝,外表上看大抵相同,人臣之地位極矣,權術之運用極矣。但是兩個人的性格還是有很大區別的,簡單地說,曹操比較狠,司馬懿比較陰。



在《三國志演義》小說中,曹操叱吒風雲,敢作敢為,什麼事情都拿得起放得下。他沒有半點畏懼顧慮之心,不怕別人說他好,也不怕別人說他壞,反正我就是我,我就是這樣,我愛做什麼就做什麼,我想乾什麼就乾什麼,誰也攔不住我,誰也擋不住我。他根本不在乎別人怎麼看、怎麼想,恣意行事,揮灑自如。曹操有這種一往無前、勇往直前的氣魄,無論是英雄的氣魄也好,奸雄的氣魄也好,反正他具有這種氣魄,像火一樣地能燒你。



而司馬懿不一樣,如果也用一個比喻,他就像水一樣,即使淹了你也淹得一點感覺都沒有。被火燒,能有感覺,被水淹卻沒感覺,因為水是陰柔的。看見火,誰也不敢往前撲;看見水,那就沒准了,夏天一熱,誰都想往水裡潛去。所以雖然『水火無情』,但水比火更危險,或者說危險更隱蔽。



《老子》一書講柔弱勝剛強,認為:『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其無以易之。弱之勝強,柔之勝剛,天下莫不知,莫能行。』司馬懿這樣的人就像水一樣,善於以柔克剛。這裡隱含著中國哲學上很深奥的道理。



司馬懿胸懷大志,但居心叵測,極善於掩飾自己,你根本猜不透他。他總是想要達到某種目的,但是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可以一忍再忍,一等再等,一點兒也不著急,等得你都沒有耐性了,等得你都等不住了,他最後一刀子就能把你給殺了。這就是司馬懿。所以,司馬懿再怎麼被貶,再怎麼不受重視,再怎麼被擊敗,他從不擔心,從不害怕,從不畏懼。因為他知道自己能等,自己能忍,能等到最後,忍到最後——當然也笑到最後。



可以說,曹操基本上屬於一種自我膨脹的人格,司馬懿基本上屬於一種自我內斂的人格。如果說曹操是那種很熱情、很張揚的人,那麼司馬懿就是那種很冷靜、很沈穩的人。曹操因為自我膨脹,性格中的優點和缺點都格外地突出,所以我們能感受到他是真實的、完整的人,我們能夠理解他,能夠看透他。而司馬懿因為自我內斂,從內到外都似乎很一致,對我們來說,他就更像一種影子,一種概念,雖然能給我們留下很深的印象,但是他難以被看透,也難以被理解。



曹操和司馬懿兩個人都在政治疆場上馳騁,但兩個人馳騁的方式是完全不一樣的:一個是用不斷進取的方式來馳騁於政治疆場的,一個是用不斷退隱的方式來馳騁於政治疆場的。但是最後成為三國歷史上最大贏家的,恰恰就是司馬懿。因為他善於等待,善於等到瓜熟蒂落的時候去摘勝利果實,對諸葛亮是這樣,對魏朝政權更是這樣,想得的反而都得到了。



即使不從別的來看,就從壽命來看,司馬懿也是個贏家。我做過統計,曹操活了66歲,劉備活了63歲,孫權72歲,諸葛亮很短54歲,而司馬懿是73歲,壽命比孫權還長。孫權也是一個很能忍的人,很溫和的人。人的性格跟人的壽命,真可能有某種隱約的聯系。



所以,在三國這場政治游戲中,最成功的玩家,還得數司馬懿。在政治游戲中,他這種『笑到最後』的『等待策略』,的確不同凡響。在三國這段歷史中,司馬懿是一位最了不起的靠耐性、權謀、機智、殘忍去奪得勝利的最大的贏家。



贏家雖然是贏家,司馬懿在歷史上終究落下了奸臣的話柄。司馬懿在心態上的確是很好的,但是保持這種很好的心態,他的目的是要實現很不好的政治圖謀,所以很難讓人喜歡他,因為他太陰。到後代的戲臺上,司馬懿最終也沒有逃脫一個大白臉奸臣的形象,歷史對他的評價,百姓對他的評價,最終還是把他定在恥辱簿上了。



甚至後人編寫晉朝史書,也說得很明白:『古人有雲:「積善三年,知之者少;為惡一日,聞於天下」,可不謂然乎?雖自隱過當年,而終見嗤後代。亦猶竊鍾掩耳,以眾人為不聞;銳意盜金,謂市中為莫睹。』雖然司馬懿當年一直隱瞞自己的過失,掩蓋自己的野心,但是仍然無法逃脫歷史的嚴厲評判。就好像自己捂著耳朵去偷鍾,以為別人都聽不見,自己蒙著眼睛去搶劫銀行,以為別人都沒看見,這不是自欺欺人嗎?司馬懿一生的狼子野心,是蒙不過老百姓的,也是蒙不過歷史老人的。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