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2個 媳婦超過4個

             
           
             
更多專欄文章        

娘家人口單薄,奶奶只有兩個兒子,而身為長子的父親也只有我和弟弟兩個小孩,叔叔再婚後仍是無所出,平常門關起來大家各過各的,但在紅白場合時,雖人口單薄非大家庭,卻還是有一大堆問題。

大概是風水欠佳吧,雖然奶奶只生爸爸叔叔兩個,但媳婦卻遠遠超過4位。叔叔從年輕起花花草草不斷,人生幾次起伏,身邊新歡舊愛糾纏不清;爸爸則是臨老入花叢,有錢有閒後,瞞著相隔兩地的媽媽,在鄉下當起歐巴桑殺手。媽媽個性單純不疑有他,我們當晚輩的也只有暗地提醒爸爸不要太過份,爸爸淨裝傻說純粹是兄妹之情,而奶奶年紀已大,雖覺不妥,也只能睜隻眼閉隻眼。 
後來爺爺因病去世,雖然爸爸一直強調喪禮要簡單、低調,但叔叔交往廣闊,加上也繳了一堆白包,所以執意要有排場有面子。只見靈堂前,我們行禮如儀念經供飯摺蓮花,叔叔總像有針扎似的坐都坐不住,一會兒起來接電話,一會兒送往迎來帶人來致意,連法師帶領念經時,也要求念快點他待會兒有事。 
一年難得一見的嬸嬸,始終沒有出現,反而是從早到晚打點一切的奶奶「乾女兒」吳阿姨,始終守在靈堂,幹練地從行程、禮俗、人員進退等一手包,因為平時爺爺奶奶的生活照顧,她都盡心盡力攬在身。名義上吳阿姨是叔叔的工作夥伴,其實是紅顏知己,所以深諳內情的我們,對她始終恭敬親近,而媽媽經過幾天相處,更是與她成了無所不談的姊妹淘。 
喪儀繁冗,我們中間的日子仍須回台北工作,媽媽也得回新竹將她的工作料理暫結。誰知當我們前腳一走,爸爸居然帶著他的「乾妹妹」來靈堂。那位大搖大擺,在靈前指東指西,一下說習俗不符,一下指供品不對,儼然孝媳一般,指指點點喳喳呼呼地終於引來吳阿姨不滿,大聲喝斥她,結果兩個另類的「妯娌」差點在堂前大打出手,後來還是工作人員拉開才罷。 
       

正宮嬸嬸 突然現身

終於到了告別式,叔叔早已包下最大的禮堂,準備風風光光讓親朋好友齊送爺爺一程。只見花圈上面的職稱一個比一個大,輓聯上的名聲一個比一個響,相較家祭的親屬淚眼哀淒,參加公奠的則像參加一場盛會,彼此交換名片,互相握手寒暄,好不熱鬧。吳阿姨也披麻帶孝隨我們一同列於家屬,幫著親戚安慰奶奶。
忽然經年不見的嬸嬸,帶著她與前夫所生的兒子一同出現,而且還先向工作人員討了孝服穿戴。原本聽說患病無法前來的嬸嬸忽然像有神力般,硬將站在女眷裡的吳阿姨拖出來,直接咆哮質疑她怎麼可以算我們家的人?吳阿姨面紅耳赤下不了台,便也大聲疾呼說她是義女怎麼不能來,然後嗆問嬸嬸,怎麼爺爺在世不聞、往生也不問的,現在來算什麼孝媳?後來經親屬拉開,才勉強開始告別式。
怎知在念到親眷名字時,獨有媽媽卻沒有嬸嬸的名字。原來操辦一切的吳阿姨,氣不過叔叔原本答應嬸嬸不來,如今卻當眾給她沒臉,她就暗地叮囑司儀,直接劃掉嬸嬸的名字,而整個場子都是吳阿姨的人,司儀也只有乖乖照辦。嬸嬸一直忍到中場休息,直接衝到吳阿姨面前,接著兩個女人加她兒子全都扭打成一團,眾人拉半天才止住。
我看著爺爺歡欣地笑著一如往昔,只能為他慶幸到了更美好的地方,那裡應該是平靜美好,沒有這麼錯綜複雜。
小螞蟻╱台北         

出處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supplement/20150327/36458845/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