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校長,你先坐,我把小雲扶到屋裡休息一下。”     進了屋,劉寡婦招呼了王校長一聲,徑直把陸雲扶到了里屋,悉心詢問了一下,發覺陸雲並沒有傷到骨頭,這才放心出來。     “怎麼樣,這孩子沒大礙吧。”王校長詢問道。     “還好沒傷到骨頭,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王校長才好。”     王校長站起身,踱步到里屋門口,眼光有意無意的瞟了瞟躺在床上的陸雲,笑道:“謝什麼,都是我們學校管教不嚴,才釀成了今天的事情。”     見陸雲彷彿睡著了一般,王校長一把抓過劉寡婦,把她拽到一邊,小聲道:“秀蓮,你要真想感謝我,今晚上就給我一次吧,這幾天都快憋瘋了。”     陸雲雖然全身疼痛難忍,不想動彈分毫,但是那小破毛說的話卻猶在耳邊繚繞,心道:難不成這劉寡婦和校長真的有一腿?     想到此處,躡手躡腳的下了床,來到里屋門口,恰好聽見王校長猴急般的話語。     陸雲一愣,看來傳聞還真是不假,劉寡婦和王校長的確有一腿,按下心頭的興奮,側耳繼續偷聽。     只聽劉寡婦刻意壓低著聲音道:“今天不行,小雲為了我被打成那樣,我怎麼刻意不管他。”     王校長一听就急了:“你不是說沒傷到骨頭嗎,讓他回宿捨不就行了,我准他幾天假,回家好好休息休息。你就和我來一回吧。“     “你小聲點,被小雲聽見多羞人呀。”     王校長情急之下倒忘了這茬,咳嗽一聲,大聲道:“秀蓮,給我拿包煙,沒煙抽了。”     “還要一根筋?”劉寡婦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積極配合道。    “嗯,這煙抽的帶勁。”王校長哈哈一笑,又附到劉寡婦耳邊,低聲道,“就像你一樣,抽過一回就再也忘不了了。好秀蓮,你就答應我吧。”     “那也不行。”     “為啥?”王校長急道。     劉寡婦搪塞道:“我例假來了,過幾天再說吧。”     王校長一听就急了,叫道:“你不是前幾天剛來了嗎,怎麼又來了。”     “你小點聲呀。”劉寡婦聞言,橫了他一眼,忿忿道:“還不是你們這些臭男人,弄的我大姨媽說來就來,都沒個準時準點了。我不管,過幾天你要帶我去醫院檢查一下,該不是被你傳染上了什麼疾病了吧。”     “那行,我就再忍幾天,等你讓我爽了,我馬上就帶你去醫院檢查。”王校長鬱悶的嘆了口氣,“我隔倆月就體檢一次,沒發現有病啊,不會是你和別的男人瞎搞,搞出毛病來了吧。”     “呸!你個老東西,拿我當什麼了,母狗嗎?”劉寡婦等著一雙鳳眼,怒罵道,“學校裡的女老師,幾乎都被你乾了個遍,你也不怕老天爺報應,打雷劈死你個老色鬼。 ”    “得,秀蓮,我怕了你還不行嗎。我錯了,我向你陪理。”王校長躬身的時候,伸手在劉寡婦胸前捏了一把,嘿嘿笑道,”學校裡那些女教師,要有你一半的功夫我就燒高香了,我先走了,你好好養身子。”     等看不見王校長的身影時,劉寡婦關上了門,快步進了里屋,還沒等她開口,陸雲嘻嘻坏笑道:“劉嬸,你和王校長之間還真有那種關係啊。”     “咋了?”劉寡婦笑道,“你還吃醋了,你不是還和你三嬸那老不知羞的做了見不得人的事?”    陸雲腦袋一懵,三嬸到底把他們之間的事告訴了多少人?     “我怎麼會吃醋,要吃也只會吃劉嬸的乃。”陸雲避開話頭,猥瑣的笑著看向劉寡婦胸前那兩團豐盈的突起。     劉寡婦笑罵道:“小色鬼,這麼小就會調戲女人,長大了必定是個害人精。”     邊說邊向陸雲走去,關切地道:“讓嬸看看,你身上的傷嚴重不。”     陸雲嗯了一聲,乖乖脫掉了上衣,趴在了床了。     入眼是一道道縱橫交錯令人觸目驚心的紅腫傷痕,劉寡婦捂著嘴,眼淚嘩啦一下子流了下來,哽咽道:“小雲,你……你疼不?”     陸雲心說這不是廢話麼,那可是實打實的挨棍子打架啊!     “不是太疼,就是感覺火燒火燎的,難受的厲害。”     劉寡婦看著那一道道尺長的腫痕,再也忍不住了,嗚嗚哭了起來,坐到床邊抱著陸雲的腦殼,哭道:“你說你逞什麼能,現在好了,被打成這樣,萬一出現什麼三長兩短,你讓嬸怎麼辦才好。”     好曖昧的話呀!     陸雲抽了抽鼻子,把臉用力埋在劉寡婦傲嬌的雙峰之間,感受著柔軟上傳來的熱度,嬉笑道:“嬸,你哭啥,我真的沒事,要不我出去在教訓那幾個混蛋一頓,讓你看看。”    “別……”     “哦,對了,嬸,你看見周全了沒有?就是剛剛幫我打架的那個。”陸雲抬起頭,仰望著劉寡婦問道,嘴唇的高度恰好處在劉寡婦豐盈上面的顆粒所在。     劉寡婦呀了一聲,手拍著額頭道:“你不說我還真忘了呢,剛才只顧著你了,把人家給晾在外邊了,我這就出去把他叫進屋來。”     “不用了,估計他早就走了。”    劉寡婦有些愧疚的道:“那你見到他的時候記得幫嬸向他道歉啊。”     陸雲點了點頭,心裡樂開了花,看來周全這小子也不傻麼,知道給自己留了私人空間,嘿!     陸雲正在無限YY的時候,耳邊傳來劉寡婦愁苦的話語:“小雲,我這裡也沒什麼藥,要不我帶你去鎮上的衛生所,讓大夫給你上點藥吧。”     陸雲腦瓜子直搖,開玩笑,去鎮上這一來一回的得耽誤多長時間,有這空還不如做點實事來的好,於是說道:“嬸,這麼晚了怎麼去啊,再說我這些都是皮肉傷,上了藥也馬上起不了啥作用,忍一會就過去了。你不用擔心。”     陸雲說完,又把臉埋在了那雙峰間的壕溝內,絲絲香氣傳進鼻端,背上的灼痛感居然沒那麼明顯了。     劉寡婦猶豫了片刻,咬著牙道:“那好吧,你今晚就住在嬸這兒吧,疼的受不了的時候,就告訴嬸一聲。”     陸雲抬起頭,笑道:“知道了嬸,我可是正兒八經的男子漢了,這點小傷根本不算什麼,以前跟村里的孩子打架的時候,不也經常這樣嗎。”    “可憐的孩子呀……”柱子雖然因為搭了陸豐的便車才導致一命歸西的,但是劉寡婦生性善良,對陸云非但沒有仇恨,還在陸云無依無靠時經常給他點吃的,想及以往陸雲被村里的孩子嘲笑時,忍不住悲從心起。     陸雲此時卻沒心思揣 摩她話中之意,目光盯在劉寡婦高聳入雲前的突起,一口咬了上去。


       

延伸閱讀
       


05有种咱出去打 --- 制服下的誘惑 

06 王校長 --- 制服下的誘惑 

07校長也猥瑣 --- 制服下的誘惑 

08我連婊子都不如 --- 制服下的誘惑        

09酒醉後的瘋狂 --- 制服下的誘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