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铃铃……”

    刺耳的下课铃声终于响了起来,陆云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来到外间屋,看着忙碌的刘寡妇道:“婶,我帮你看着摊子点吧,有些家伙会趁着人多偷你东西。”

    喵了个咪的,陆云这话说得一点也不掺假,因为他就这么干过。

    忙着收拾货物的刘寡妇,闻言直起腰,看了一眼陆云,关切地问道:“你肚子不疼了么?要不要在歇会,我自己能应付过来。”

    “嗯,我已经没事了,闲着也是闲着,说不定还能给你抓个贼什么的,呵呵。”陆云接过刘寡妇的手里的一箱汽水,打开后摆放在货架上。

    “那也行,你要是渴了饿了的话,就自己拿东西吃,甭跟婶客气。”

    和以往一样,晚自习后,小卖部里很快人满为患,好像刘寡妇卖的东西不要钱似的。

    夏天就是好啊。

    陆云无限感叹,目光在拥挤做一团的女生身上扫个不停。

    “这不是初三一班的张婷婷吗,这小妮子穿这么少,难不成想勾引个相好的……”

    “哎呀,张婷婷,你个小浪货,被吃豆腐了还笑得那么高兴,我擦……早知道这样,哥一早把你给办了。”

    “靠,李楚,你他Y的平时人模狗样的,咋这会竟然伸手抓着咱班长的小屁屁不放……”

    陆云瞧得心火直冒,恨不得立刻加入拥挤兵团,大过一番手瘾。不过想到一会就可以真枪实弹的来上一回,蠢蠢欲动的念头,立时压了下去。

    陆云站在柜台内,不停的递着食品毛毛虫似的爆米花、五鲜方便面、玻璃瓶装的汽水……时间不长,满满登登的货架上空了大半。

    陆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心道:在学校里开个小卖部,还真不是一般的赚钱啊。

    “陆云,你在这给刘婶帮忙啦。”

    人群里一个俏生生的女孩,满头大汗的挤到柜台前面,冲着陆云招呼道。

    陆云微微一笑,这女孩是和他一个村的,叫魏丹,小丫头身材不高长的水灵灵的,尤其是那一双水汪汪会说话大眼睛,再配上白皙俏丽的小脸蛋,活脱脱一个小美人坯子。

    “是啊,丹丹你要买什么,我给你拿。”陆云热情的招呼,毫不避嫌的喊着女孩的小名。

    魏丹微微娇喘道:“给我拿一瓶汽水就成,快点啊,都被挤成玉米面饼子了。”

    陆云拿过一瓶汽水,呵呵笑道:“拿着赶紧出去吧,小心被吃豆腐。”

    接过陆云递过来的汽水,魏丹小脸一红,把钱塞到陆云手里,也不答话,使劲往外挤去。

    人潮依旧汹涌,陆云往人群里又细细搜索了一遍,没有发现陆小英的身影,把钱交给刘寡妇,继续忙碌着。

    就在这时,几个男生挤到陆云面前,嚷嚷着道:“赶紧拿五瓶汽水,两袋方便面,麻痹的,又热又饿上个毛课。”

    陆云一听这几个男生的口气,就知道是高年级的小破毛们,不禁心里留了意,这帮家伙打架偷东西,可都称得上是一把好手啊,一个看不到,指不定被他们摸去多少东西。

    “等一下啊。”陆云稍稍侧转了下身子,迅速拿了他们要的东西,转身的时候仍是发现了一个男生,伸长了手臂越过柜台,在货架上抽了一包火腿肠,抽身就想走。

    麻痹的,陆云心头火起,当着老子的面就敢头东西,弄不死你Y的。

    “你站住,你手里拿的什么?”陆云啪的一声把手里的汽水和方便面拍在柜台上,瞪着那男生吼道。

    那男生本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冷不丁听到陆云的吼声,脚步立时停了下来。

    “嘿,你瞎叫唤什么,还卖不卖东西了?”四个男生一字排开,挡住陆云的视线,有人朝偷火腿肠的男生挥了挥手,示意他赶紧离开。

    那男生做贼心虚,挤开人群就走。

    “你他娘的给我站住。”

    这五个男生明显是一伙的,陆云却丝毫不怕他们,人多咋地?小破毛又咋地?捋了老子的虎须,照样干他娘的。

    陆云这一嗓子比先前更加响亮,乱哄哄的屋子里,马上安静了下来,所有的男女生都望向陆云和一字排开的四个男生。

    忙的晕头转向的刘寡妇,在听到陆云的吼声时,便急忙赶到了陆云身边,拉着陆云问道:“小云,怎么了?”

    陆云指着藏在后面的男生怒道:“这家伙偷了一包火腿肠,被我逮了个正着。还有这四个,他们都是一伙的。”

    刘寡妇看了面前一脸痞子相的四个男生,把陆云拉到身后,笑道:“偷东西可是不应该的,让你的同伴把火腿肠拿出来,我不告诉你们老师就是了。”

    “艹,你哪只眼看见我们偷东西了,啊——”四人中居左的一个男生,冲着刘寡妇和陆云大骂道。

    陆云在成太监村就是以爱打架、打狠架臭名,此时被这家伙一骂,马上恼羞成怒,抡拳头就要隔着柜台给他一拳。

    “小云,你干嘛,一边去。”刘寡妇轻叱一声,拦住了陆云。

    刘寡妇也是泼辣的性子,发生这事原本是不能善罢甘休的,但是陆云一人打他们四个,这眼前亏可是吃不得的,看着几个横鼻子竖眼的男生冷笑道:“我告诉你们,一包火腿肠算不得什么,可是今天这事我要是告诉了你们老师,后果可不仅仅是一包火腿肠就能够抵消的了。”

    “切,你有能耐随便去,不就仗着和校长有点破事么,哥要怕了你个破鞋,往后也别在学校里混了。”说话的依旧是居左的男生,貌似这家伙是几个人的头头,嚣张跋扈的简直不是人_.

    刘寡妇本想拿学校里的老师压他们一下,没想到这小子如此不识抬举,居然当着这么多的人说出这样的话来,粉脸猛地罩上一层寒霜。

    “我艹你妈的。”陆云再也忍不住了,随手一拨拉刘寡妇,脚步向前一垫,抡起拳头冲着拿家伙的脸砸了过去。

    啊——

    陆云出其不意,兼之出手奇快,拳头实打实的砸在了那男生的脸上,顿时让他发出一声惨叫,捂着脸蹲下了身子。

    一屋子看热闹的学生,一看陆云动了手,呼啦一下子全部向屋外蹿,生怕祸及己身。

    那偷火腿肠的男生一见事不好,也跟随着人流躲了出去。

    “满嘴喷粪的家伙,老子今天弄死你。”陆云极为敏捷,双手一按柜台面,蹭的一下蹿上了去,抬脚便踢向被惊呆了的三个男生,真够劲,想一脚退三敌呀这是。

    那三个男生本身也是学校里的小破毛,打架对他们来说就跟家常便饭一样,见老大被打,先是一惊,又见陆云嚣张的跳上柜台想要一打三,三个小破毛不约而同的向后退了一步,避开陆云踢出的一腿。

    陆云这厮就是个打架不要命的主,管你几个人先打了再说,跳下柜台一脚跺在了还蹲在地上痛哼的小破毛脑瓜壳子上。

    “艹你妈的,你三个有种跟我出去打。”陆云凶神恶煞般瞪着三个小破毛,怒叫道。

    三个小破毛同时一愣,这话是他们经常说的,今天没想到被别人先说了出来,而且对方还只是一个人。

    “走,今天打不出你屎来,我跟你姓。”

    三个小破毛同时怒叫道,扶起同伴,出了小卖部。


       

延伸閱讀
       

               

03陆小英的表白 --- 制服下的誘惑 

04 引诱 --- 制服下的誘惑 

05有种咱出去打 --- 制服下的誘惑 

06 王校長 --- 制服下的誘惑 

07校長也猥瑣 --- 制服下的誘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