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云,你下来吧,这离学校也就几百米了,让别的同学看见,会说闲话的。”陆小英停下车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对陆云说道。

    陆云点点头:“嗯,谢谢你了小英,你去学校的小卖部等我吧,我请你吃冰棍。”

    “一会见。”陆小英打了个招呼,飞快闪人。

    陆云看着陆小英离去的背影,咂巴咂巴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这妮子这么小就开始变了,长大了那还了得。”

    推着破铁驴,一摇三晃的向学校走去。

    小卖部就在学校大门旁边,陆云感到的时候,里面人潮汹涌,女多男少,买东西的不买东西的拼了命的往里挤。为啥?还不是因为人多的时候,有猥琐男趁机揩油呗。

    陆云就读的中学名叫福来镇中学,这偏僻的小乡镇教学质量不咋地,就一个好女学生贼多,个个身材匀称,貌美如花。而学校的小卖部和食堂是公认的揩油集中地,陆云在这两个地方也没少吃豆腐。

    还有十分钟才上课,陆云放好铁驴,也顾不得把半袋小麦送进食堂,睁大眼在人群里寻找陆小英的身影。

    “陆云,我在这里。”

    陆云在人群里看到一个女孩向自己挥手,认出是小英,马上挤了进去。

    “小英,你先出去吧,小心被人揩油,我买完给你拿过去。”这人真他妈的多,陆云费了半天劲才挤进去。

    陆小英听到这话,小脸顿时羞的通红,点点头道:“那好吧,你可要快点了。”

    陆云嘻嘻笑道:“放心,就我这体格,随便一拨拉,他们就得立马靠边站。行了,你赶紧出去吧,一会吃了亏,别怪我没提醒你。”陆云也不是什么好玩意,被他三婶调教的那叫一个技术娴熟,只不过陆小英是学校里有数的美女,这豆腐他都没吃着,怎么能被别人捷足先登。

    陆小英转身往外走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在兜里掏出一块钱塞给陆云,红着脸道:“三叔家里不富裕,还是我请你吧。”不由分说塞给陆云,挤了出去。

    “这小丫头真会疼人,该不是看上我了吧。”念头刚起,随即想到她当村支书的老爸,娘的,就算小英看上了自己,她家的老家伙也看不上自己啊。三婶,你说咱俩的那点破事,你跟那老不死的说啥!

    陆云生性豁达,对于自己是买来的孩子,一点都不放在心上。买的又咋了,买来的孩子就不是人了?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要不是女多男少,可以过过看漂亮女孩过过眼瘾,老子早就跑路了。

    “让开,让开……”陆云一路叫嚣着闯进小卖部里面,叫道,“刘婶,给我来两根冰棍,一根五毛的,一根两毛的。”

    有认识陆云的男生,惊讶的看着他,嘀咕道:“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吃五毛的冰棍?”

    陆云懒得理他们,伸长了脖子死命往里挤,管你是男生还是女生,现在小英最重要,你们统统靠边站。

    “小云啊,你就不能慢点,这些可都是我的客人,被你挤跑了,损失你来陪?”小卖铺的老板娘一看陆云突破人墙,冲到近前,笑骂道,“咋了,今天有钱了,那你欠我的五块钱该还了吧。”

    小卖部的老板娘三十多岁,这是女人最有风韵的黄金年龄,只可惜红颜薄命,年纪轻轻便做了寡妇,而罪魁祸首就是陆云那倒霉老爹陆丰。这该死的地方有个规矩,凡是第一个明媒正娶的女人,就算新婚当夜男人死了,你这一辈子也别想在嫁人,偷汉子可以就是不能再嫁人,也没人愿意娶你,算起来刘寡妇已经守寡10多年了吧。

    起初几年倒也本分,奈何村里光棍数不胜数,慢慢勾搭成奸,成了村里有名的风流寡妇。

    据陆云得到的八卦,刘寡妇和镇中学的校长有一腿,要不然在学校开小卖铺这么有油水的美差,能轮到她刘寡妇?!

    陆云嘻嘻笑道:“刘婶,你就别拿我开涮了,我们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五块钱还是改天再还你吧,我这次可是帮别人买的。村长家的丫头小英你该知道吧……嘿嘿。”

    村长和刘寡妇的风流事,村里几乎尽人皆知。

    刘寡妇听他越说越不像话,擂了他一拳,笑道:“臭小子,啥时候敢调侃起老娘来了。得,既然是村长的千金要买,婶不收你们钱了,拿了冰棍赶紧走人,老娘还要做生意。”

    “婶,我代表村长谢谢您了。”陆云美滋滋的接过两根冰棍,临走还不忘招呼一声。只是这招呼换来的却是刘寡妇的笑骂:“哎,对了,陆云下课后过来帮我一下,我自己都快忙死了。”

    陆云应了一声,大呼小叫的挤了出去。

    “怎么这么长时间,该不是你看见刘婶走不动路了吧。”陆小英看着满头大汗的陆云向iji跑来,忍不住埋怨道。

    “人太多了,没办法。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学校的那群狼们有多可恶。”陆云摇晃着脑袋大喊冤枉,把手里的冰棍递给小英的时候,顺带着把那一块钱也塞给了她。

    “不是说我请你吃嘛,你怎么又自己乱花钱,三叔供你上学不容易,你还乱花钱。”陆小英满脸的不高兴。

    陆云得意地笑道:“我知道三叔把我从小拉扯大不容易,怎么会乱花钱呢,。实话告诉你吧,这两根冰棍没花钱,是刘婶送的。”】

    陆小英闻言,忽然把送到嘴边的冰棍,毫不犹豫的扔到了地上,气呼呼地道:“你跟我过来,今天晚上我也不上课了,你过来。”

    陆云搞不明白这太监村的大小姐发了哪门子疯,乖乖地跟在陆小英身后,走向一片学校外一片树林里。

    “陆云,你告诉我,刘婶那么小气的人,为啥会送东西给你。”陆小英坐到草地上,气呼呼地质问。

    “这个……我不是经常帮刘婶照顾生意吗,你也知道刘婶之所以守寡,全是拜我老爸所赐,我帮她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陆云说的倒是实话,自己的倒霉老爹,自己倒霉不算,一下让村里添了好几个漂亮年轻的寡妇,陆云幼小的心灵里多少也有些愧疚。

    “真的吗?”陆小英仰起头看着魁梧的陆云。

    “我骗你是小狗窝、天打五雷轰、出门被狗咬死……”陆云几乎吧所有能想到的恶毒誓言全说了一遍。

    陆小英却沉默了下来,半天不说话。

    陆云心里小鼓敲的叮咚响,猜不透这小妮子到底在想啥,忍不住开口道:“小英,快到上课的时间了,我倒没什么,你一直是老师重点培养……”

    “陆云。”陆小英忽然站起身,直视着陆云,“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和刘婶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小英,我才十三岁,怎么可能和刘婶有那种关系。你这是怎么了,为啥老是问我这种……那啥的问题。”陆云现在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啥时候这小妮子又把自己和刘婶联系到一起了。

    陆小英依旧沉默,只是低着头向树林深处走去。

    陆云没有办法,这黑漆八火的树林子,要是出来个流氓,娇嫩嫩的小英不就……不敢再往下想,陆云紧紧跟着她。


       

延伸閱讀
       


02刘寡妇 --- 制服下的誘惑 

03陆小英的表白 --- 制服下的誘惑 

04 引诱 --- 制服下的誘惑 

05有种咱出去打 --- 制服下的誘惑 

06 王校長 --- 制服下的誘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