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沒說什麼,上來就拉我的手,把我往外拉,頭也沒回。旁邊兩個一起兼職的兄弟唏噓了下。被她拉了出去後,後面傳來了一個兄弟的聲音,“哎,還沒領工錢呢?”     我遲疑了下,她氣哼哼地說:“不要了!”     我被她拉出來後,她放開我的手,在沒人的地方,說:“我不讓你缺錢花跟我說嗎?”     我像是被她教訓一樣,不說話,我當時甚至有點她的氣,她為什麼要來管我,都跟我不再聯繫了,為什麼突然冒出來。    “哼,劉姐是什麼好人啊,你跟她來往早晚會被她害了!”,她手插在胸口說。    “不怪她,是我讓她介紹工作的——”     “你還護著她是吧?”,她一聽我這樣說就更來火了。    我不說話,認為自己這樣沒什麼不好,沒偷沒搶。    她見我不說話,隨後把話放的柔軟了,低頭望著我說:“怎麼了,生氣了?”     我搖了搖頭。    “我是沒資格管你,可你沒錢,總該給我個電話吧!”     “你說不要來往的!”,我有些怨恨地說。    “我不又跟你說,如果沒錢了,聯繫我嗎?”     我說:“這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你成心氣姐是吧?”,她說:“跟我在一起不光彩是吧,見不得人?”     “我可沒說!”     “幹嘛生氣?”,她追問我。    “是我自己的事!”,我低下頭,想走。    她突然拉住我說:“你還生氣了,你生什麼氣啊,我跑了大半天,又去學校,又去劉姐那,我不是怕你過年沒地方去嗎?我,我—— ”,她顯得委屈了。    似乎要哭嗎?    “對不起!”,我轉頭望著她說,她真的哭了。    “對不起的人是我,我恨我自己!”,她低下了頭。    她那樣,我著急了,不停地有人從超市後門的路上經過,有人在看。    我皺著眉頭說:“別哭了,是我不好,對不起,我以後不這樣了,你怎麼老哭啊!”,因為安慰她,我第一次有了在她面前很男人的感覺,後來我迷戀上了這種感覺。    “跟我走吧!”,她說,她不哭了。    “去哪?”,我問了句。    “不想跟姐走是吧,大過年的,你去哪?”,她說。    “恩,我跟你去!“    在車上,她一直不看我,因為剛哭過,很不好意思的樣子,我也不知道說什麼,感覺心裡滿難受的。    在一個孤兒院門前,她把車停了下來。    2000年的那個春節,我是與她在孤兒院度過的,在那裡,我知道她原來也是一個可憐之人。


       

延伸閱讀                                     

5.熱情更增 --- 認識美女姐姐 

6.她很心疼我 --- 認識美女姐姐 

7.姐姐心疼你 --- 認識美女姐姐 

8.小美女貝貝 --- 認識美女姐姐 

9.聽到她的尖叫聲 --- 認識美女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