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一個星期後,我家裡來電話說我父親的傷好了,我母親千叮嚀萬囑咐讓我好好謝謝老師和同學,我媽在電話裡激動地說:“小顏啊,咱們雖然窮,但還有那麼多好心人幫助我們,一定不能忘本,知道嗎?將來到什麼時候都要記住,別人有難處了,將來有出息了,也要幫人家!”,我聽著母親的話,心裡酸酸的。    我突然想起來,我有快一個星期沒見到她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有些想她,這幾日因為擔心父親的手術,一直沒怎麼想這事。    我想謝謝她,告訴她這個好消息。可我沒辦法聯繫她,我去了她的別墅,等到晚上十點多也沒見到人,第二天,我去了學校南門的那個中介所,劉姐在那裡,她就是開了一間小房子的中介所,順便做這事的。    “呵,小顏,她沒留電話什麼的給你啊?”,劉姐一邊描眉一邊說。劉姐人長的很一般,甚至感覺有些不好看,但打扮的很妖艷。    我點了點頭。    她放下眉筆笑了,望著我說:“你可真夠笨的,那她是沒看上你!”     “分手的時候,她說她挺滿意的!”,我低頭說。    “真傻,這種事,她怎麼好跟你直說——”,劉姐馬上又說:“那她給你錢了吧?”    我又是點了點頭。    “那就好,父親的病好了嗎?”     “好了,我就是想謝謝她的!”,我抬起頭說。    劉姐又是一笑,拿出包葵花子放桌上說:“吃!”,她自己拿了個磕著說:“你不會是想人家了吧,呵,她是夠漂亮的,又有錢,這機會可難得的,興許啊——人家又有更好的主了——別癩蛤蟆——”,她一邊搗鼓那瓜子一邊說。    我說:“我知道,我沒想她,就是想謝謝她,如果你要是見到她了,幫我謝謝她!”,我說完這個就想走,劉姐說的話讓我有點傷心。我確信我是真的想她了,不然心裡不會酸酸的,聽到她說“興許有更好的主”的時候。傷心了。    我剛想走,劉姐叫住了我,她說:“哎,你回來!”     “怎麼了?”,我轉頭問她。    她低頭一笑,“我這有她電話號碼,你要不要?”     我掩飾不住微笑地點了點頭。    拿著那個號碼,我在學校的公共電話亭裡,猶豫了很久,打了她的電話。    不多會,那邊傳來了聲音:“餵,您好,請問哪位?”,她的這句話很好聽,比她跟我說過的話都好聽。    我激動的一時不知道怎麼說。    她又問:“請說話啊!”     “我父親的病好了,謝謝你!”,我急促地說出了這句。    “呵,是小顏啊!”,她還記得我,這讓我挺開心的。    “恩,是的,謝謝你!”,我故作沉靜地說。    “不要謝的,一切都好就行了!”     我一下子不知道說什麼,也許真的,她是不滿意我,劉姐說的沒錯。    她又說:“最近在學校幹嘛呢?”     “沒幹嘛,學校老師家搬家去了一天,後來裝修又去幫了兩天忙!”,我一五一時地跟她說了,的確那幾天,乾了這事。    “還滿充實的嘛!”,她呵呵一笑說:“你怎麼找到我號碼的?”     “你別生氣!”,我說:“也別怪劉姐,是問她要的!”     她的聲音讓我渾身難受,不知道哪的問題,就是不安,慌的厲害,呼吸都有些困難。    “呵,不會怪她的,你放心好了——”,似乎有人叫她,她趕忙說:“哦,小顏,先不說了,我臨時要主持個會——”     我趕緊說: “姐,錢我會還你的,等我畢業後工作了就還你——”     她打斷了我的話說:“怎麼又說這話!”     我差點哭了,破口而出說:“劉姐說你不喜歡我!”     我說完就掛了電話,一氣跑了宿舍,因為下雪,路上幾次差點摔倒,躺到床上就蒙著被子大哭了起來,宿舍只有我一個人,還有幾天就快要過年了,晚走的同學也都走了。    我睡著了,不知什麼時候,我模糊地聽到外面聲音。    “同學,我找我弟弟,她叫鐘顏,在哪個宿舍?”,過道里拉音,我聽到了她的聲音,我騰地從床上坐起來,她已經到了門口,看到了我,我們就這樣望著,她一笑說:“沒嚇著你吧!”,她真的是漂亮的能把人迷死。    我搖了搖頭,從床上爬下來,然後搬了個凳子到她面前說:“你坐吧,挺亂的,沒收拾!”,放假的宿舍最不能看,哪個宿舍都是往死裡亂。    她一笑說:“不坐了,你還吃飯吧,姐也沒,我們出去吃飯吧!”,我點了點頭。    出去的時候,我跟在她的後面,一直不敢靠近她,路過一個有人的宿舍時,我聽到裡面傳來嘀咕聲。    走出學校,她提議要到學校附近的館子裡吃,她說她知道江大門前的小吃街,很有名。    我點了點頭。    要菜的時候,我說:“姐,我請你吧,你隨便點!”     她抬頭望了我一下,笑了,然後看菜譜,一邊看一邊說:“裝大款啊!”     “不是! ”     “等你發達了,姐落魄的時候再請好了!”。    她說的這句話,我永遠記得,似乎是個寓言,多年後,真的成了這個樣子,所以我一直記得她這句話。    “我們喝酒好不好?”,菜上來後,她望著我一笑說。    我點了點頭,也是一笑。    “會喝吧?”,她問。    “恩,很會喝!”,因為父親的傷沒事了,所以我也開心了很多說:“我最會喝酒了,在家裡都是喝白的,我們那的男人都能喝!”     她聳了下鼻子說:“就喝白的,你喝不過姐!”     接著就是,你一杯,我一杯,最後兩個人都醉了。    她說要走,我說:“你醉了,不好開車的!”     “沒事,我們去車裡說話!”     我把她扶上了車,在車裡,她一把拉住我的手說:“我還以為你把姐忘了呢!”     “沒有!”,我貼到了她的胸上,她的胸很溫暖,舒服死了,有些慌亂地回答她。    她一笑,拉著我的手說:“你有沒有想姐?”     我點了點頭,她把臉錯到了我臉上,然後又問:“怎麼謝姐?”     我不知道怎麼說。    她愣了下,然後嘴死死地咬住了我的嘴唇。


       

延伸閱讀                                     

3.我的第一次 --- 認識美女姐姐 

4.你滿意嗎? --- 認識美女姐姐 

5.熱情更增 --- 認識美女姐姐 

6.她很心疼我 --- 認識美女姐姐 

7.姐姐心疼你 --- 認識美女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