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1年7月 一名台灣大學學生與清大學生6人 自行組成的七人登山隊 從奇萊主峰返回松雪樓途中 由於娜定颱風過境時強風暴雨的襲擊 造成5人不幸罹難 罹難的是 吳建昌 核工系一年生 另外都是核工與物理系的大三同學, 邱瑞昌是清華大學登山社長 領隊柏盛亨是副社長 龔士武是羽毛球社長 錢迪是攝影社長 存活的 賴淑卿是最喜愛登山的女同學之一,施能健是台大排球隊的隊長。 根據生還者施能健、賴淑卿敘述 7月21日 他們從新竹出發,當晚住在台中祿成旅社 22日 上午七點多乘車到大禹嶺然後開始步上合歡山,當晚住宿松雪樓 23日 大家起個大早,凌晨五時就出發走向目的地--奇萊大山 下午二時多,由於天氣略有變化,大家商議一下 領隊柏盛亨決定在乾溪紮營,即在該處露宿一夜 渡過了登山旅途中的第一個野營之夜。 24日 上午,因為夜間天氣較冷,有兩三位同學都感到有些頭暈疲倦 身體不大舒服,但是青年人的衝勁十足,活動一下筋骨,就毫不在乎地高喊出發 下午三時半到達大家嚮往的奇萊峰頂,興高采烈地趕搭帳蓬,吃喝完畢大家就進入了夢鄉 24日晚上山上就開始起風,氣候較寒,不過大家還撐得住,另外由於疲勞的關係 誰也沒太留意,就儘快尋求休息。 25日 (根據記載,此日為颱風風雨最強時) 半夜三點,開始狂風暴雨,打在帳篷上,霹靂啪啦的響著,領隊柏同學 聽到廣播娜定颱風即將登陸本島的消息,叫醒了大家並且決定馬上下山 上午9點,一行人7人在風雨中冒險返回松雪樓 上午11點,抵達前晚露營的營地,稍微休息一下 喝了口水,本來冰冷的身體更加冰冷了,此時風雨更大了 下午2點,天色暗了下來,頂著14級的強風,根本分不清楚方向 最先倒下來的是領隊柏盛亨 他跟大家說:我全身冰冷、手足抽筋,我走不動了,你們趕快走,去松雪樓求救! 施能健第一個丟下了背包,之趕到隊伍前面 傍晚6點,距離松雪樓還剩2小時的路程 回顧左右,領隊柏盛亨,邱瑞昌與錢迪三人,都不見了 他與龔士武、吳建昌三人,聯合扶持唯一的女性賴淑卿繼續前進 因為風雨太強,他幾乎只能用爬的前進,而且幾乎是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態 他只記得看到模糊的松雪樓影子,距離松雪樓不到50公尺了 但另外兩個男生卻都在這時 都倒下去了 他繼續扶著賴前進 但最後只有他到抵達松雪樓 松雪樓的管理員巫喜陽說,他看到施能健就是前天去爬山的學生 立刻問:他其他人呢? 就拿著手電筒頂著狂風暴雨衝了出去 在五十多公尺的地方,拖回了賴淑卿 又趕回去 在旁邊看到了倒在地上的龔士武、吳建昌兩人 叫也叫不醒 打了好幾拳 還是沒有反應 只好放棄救援。但這時一股強風,把他也吹倒不能爬起 幸好另外兩位同仁陳蓬生、曾營城趕來將他拖回 住在松雪樓的其他登山客則幫忙照顧驚魂未定的兩人 下面為靈異事件... 話說三位罹難者的室友 有一天在宿舍睡覺 忽然聽到他們三個回來的聲音 沒想到他們這麼早就回來了 並嘻嘻哈哈的在玩牌 他就叫他們小聲點 沒想到隔天起來只看到散落一地的牌和濕濕的床單,沒看到人 並得知:你的室友出事了 後來每到半夜都能聽到室友回來的聲音 因為是上下舖,所以會有爬鐵竿的聲音 同學跟教官反應 教官說不要相信無稽之談 並且親自去過夜.... 但隔天教官就把這間寢室給封鎖起來了.... 而因為這件事件而作的登山小屋 成功堡也一樣傳出靈異事件 有隊登山隊 下大雨前進入小屋避難 而半夜忽然有幾個人進來 他們很熱心的幫他們燒開水 並且寒暄一下 但對方都不說話 似乎是被下了禁言令 直到隔天起來 發現他們很早就走了 而一看堡上的照片(當初有掛5人的照片 正是昨夜的人.. 當然還有其他版本 照片會笑、會留眼淚等... 還有清大登山社 有時候會收到民眾寄來的感謝信 說謝謝他們 在他們迷路時 指引方向 但收件者的名字社員們都不認識 老一輩的學長卻知道 這是他們罹難學長的名字... [/code]  
--
關於清大登山社的這場山難,還有幾個感人的故事,在這邊分享給大家知道..
這個故事是真實的事件裡所誘發的穿鑿附會.
也許是真的, 也許也是假的, 不管怎麼說, 都是清華大學精典的校園鬼話之一。 
看完其實是很感動....
---

                          險峻的奇萊山 (翻攝自wiki)
奇萊山難故事(一)
半夜三點,漢強被一陣嘻鬧聲吵醒。他睡眼惺忪地坐起身,床下三個室友
牌正打得起勁。〞你們回來啦?小聲一點好不好!」漢強忍不住抱怨兩句。這些
瘋子,考完期末考馬上出隊去爬山,趕場似的。跟三個〞山上的孩子」當室友,
對這些來無影,去無蹤的舉動早就習以為常,偶爾還得忍受他們在已經小得離譜
的宿舍房間裡堆上一票睡袋、背包、爐子什麼的。
但是這些人也奇怪,回來不好好休息,還鬧個沒完,大概興奮過度吧。有
時聽室友們聊起山上怎樣怎樣,總是三張嘴嘰哩呱啦說個不停,聽著聽著漢強也
不禁神往。要不是還卡著兩篇報告,這趟大概會跟著一起去開開眼界吧。
〞好啦,對不起。要不要下來一起打?」正平抬頭起來問漢強。

〞不要啦。你們安靜一點就好了」漢強躺回床上,順便拉起棉被把頭蒙住
隔天起來,三個人又不見了,只留下一堆牌濕濕地散在桌上。〞這些野孩
子,連出兩隊不嫌累嗎?東西玩過也不收….」漢強邊整理邊罵。
〞漢強….」隔壁寢室也是山社的天華探頭進來〞我跟你說一件事….」
〞什麼事啊?我正要問你,正平他們又出什麼隊去了?」漢強把牌丟進抽
屜。等回來再找他們算帳;好好一副牌,自己都沒打過幾次,被借去爬山下來就
變這付德行。
〞….他們..出事了..昨天在山上被找到..三個人都….」
盯著正要關上的抽屜,漢強的視線只落在剛丟進去的撲克牌上….
天華整理著社團辦公室。以前都是正平弄得好好的。現在少了他,大夥
的心裡都空蕩蕩的。正平喜歡說:〞我是山上的孩子。」天華永遠也忘不了他
在說這句話時,眼中洋溢的自信與切熱。正平爬過的山,大大小小連他自己都
數不清。天華聽到正平出事時,說什麼也無法相信。
桌上亂成一堆。〞咦!E大山社寄來的卡片」天華自言自語一邊拆開。
〞感謝貴社社員的協助,使本社在C山的活動能順利完成….」奇怪,那時候
沒有人出隊呀;更何況半年前正平一行在C山出事之後,也沒有社員到C山去
過。〞打個電話去問惠雯吧,她也是E大山社的。」天華心想。
〞那天我們遇上大霧迷了路,」惠雯說道〞還好在半路上碰到一個人帶
著我們走。一路上他也不說話,走出霧區之後,他只丟下一句′我是Y大山社
的』就走回霧裡去了;所以我們才知道他是你們社員….對了,你們那一次出
隊是去哪裡?」
〞我們那時後沒有出隊啊!他長什麼樣子?」天華問。
〞他啊?霧裡看得不大清楚,我想想看..他看起來….」惠雯描述著。
〞是正平!」天華脫口叫道….
漢強靜靜地收拾著雜物。雖然房間內只有他一個,他的動作仍然輕柔地
像是怕吵醒了沉睡中的室友們;昨天,宿舍教官對他說:〞你住不慣學校宿舍
就給我退宿搬出去,不要裝神弄鬼,搞得人心惶惶」。也不想爭辯太多,準備
搬到隔壁間去擠一下就是了。〞大概教官以為我故意造謠,想獨佔一間寢室吧
..」漢強搖搖頭。對於這種誤解,除了一笑置之外還有什麼好說的?
其實這兩個多星期以來,漢強根本也不覺得自己是一個人住。在念書時
甚至可以感覺到正平也坐在他的位子上埋首用功;睡夢中似乎也隱約聽到俊良
輕輕地練著吉他,怕吵醒漢強的細心,一如往常。漢強起先不願告訴別人,其
他人大概只會說他在幻想罷;此外,漢強也感覺不到任何要他搬走的敵意,如
同那天晚上邀他打牌的情形,也沒有再發生過。但這種感覺,總是心理上的負
擔。幾天前忍不住對好友提了一下,誰知道就像野火似的傳開了。
漢強搬出來後,學校安排學弟住進去。大概是聽到傳聞的影響,竟沒有
人肯搬入。教官為了證明一切都是空穴來風,決定親自坐鎮一晚以破除謠言。
當晚,只見教官背著一個睡袋,抱著一堆漫畫,拎著兩罐啤酒,威風八面地走
進正平的寢室….
半夜….大家都醒來了。有人是被教官奪門而出的巨響吵醒,有人是被
他猛敲管理員的門聲弄醒,其他人是被他的吼聲嚇醒:〞王先生!開門,開門
..有沒有木板?….鐵釘呢?鐵鎚在哪裡?….」
漢強走進房間,一切平靜如昔。只有地上掉落著那堆漫畫,還有幾本僥
幸留在床上,攤開的睡袋一半已經甩到床下;顯然驚嚇不小。
〞別鬧了,你們三個」漢強輕輕地說,〞好好睡吧,以後不會有人來吵
你們了。」無聲地退出來,他看到滿面錯愕的教官呆立在門口。
從此,那間寢室的門、窗全部被木板封死,不再住人。當然,沒有人能
知道究竟教官看到了什麼,因為他絕不會告訴你。
---
奇萊山難故事(二)
楔子
一講到"奇萊", 大家馬上想到的是詭異.神祕危險,只因這裡發生
了多次的山難. 最早最著名的一次, 就是清大核工事件.
民國60年 7月23日六名清大核工及一名台大物理學生共七人經合
歡山松雪樓攀登奇萊主山, 24日晚天氣驟變, 25日電台廣播娜定颱風
已登陸, 他們急速下山, 未聽領隊之意見在黑水塘避風, 反而分散奔
逃各不相顧, 冒著14級之強風, 衝上沒有樹木草叢隱蔽之裸坡, 他們
以為衝上陡坡即可到達松雪樓, 卻沒想到來時下得很快的陡坡, 回時
竟變得那麼漫長, 終於體力不濟一一倒了下來….只有兩人獲救.
事後, 為紀念遇難者並預防山難, 人們在奇萊主山北峰以南3440
巒頭西麓興建了成功二.三號堡.  可是, 清大山難發生後五年, 又有
陸官學生重蹈覆轍, 造成六名學生死亡……..
接下來,是一個在成功二三號堡的怪事………
話說有天一個奇萊主北(奇萊主山主峰+北峰)隊前往成功堡住宿
, 當他們一踏進成功堡, 雨便開始下了起來, 四個隊員莫不慶幸自己
的好運氣. 山上總是天黑得特別快, 不久他們吃飽聊夠, 準備睡覺了
. 此時, 門外響起了一陣聲響………
原來有一隊人冒雨趕夜路前來,
「怎麼這麼晚才到?!"
「衣服都濕了吧?!"
「夜路不好走吧?!"
就這麼邊問候著邊幫他們燒開水,
幾個陌生人也不搭腔, 只是靜靜地整理他們的裝備,
這四個人不想自討沒趣, 便鑽進睡袋睡覺去了.
只是, 怎麼總是睡不暖……
隔天一早, 四個人就紛紛起床了, 不約而同地抱怨著昨晚
沒睡好. 「咦?!那一隊人都不見了."
「哇!他們起得可真早啊"
「是啊!動作好快呢!"
此時第四個人已說不出話來了,
因為他看到牆上五位罹難者的照片,
正是昨夜那幾個陌生人…………
現在去成功堡已看不到照片
因為聽說還有人曾看過相片上的人流淚
為了減少恐怖氣氛
照片已被埋在成功堡底下

--
願死者安息,生者平安。

--
你可能會想看
為什麼絕對不要去爬「奇萊山」,看完你會流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