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善俊,韓國人,瑞典教育專家,於瑞典留學期間與妻子蕾娜相遇,在瑞典居住並融入當地生活了26年。黃蕾娜,斯堪地人,在斯德哥爾摩近郊的中學擔任15年的輔導諮詢老師。 
       

瑞典家庭的週末,從爸爸準備早餐開始

星期六早上日上三竿,馬汀和愛爾莎這對夫婦還賴在床上。八歲的米亞、六歲的派崔克、三歲的老么莎拉很早就起床,在客廳裡看兒童節目。

「老公,孩子們!肚子餓不餓?」

愛爾莎話才剛說完,三個孩子就飛快地跑進房間,占領了睡床。一家人擠在一起,享受幸福時光,孩子們也開始在窄小的床上你推我擠。

「得有一個人下去才行,爸爸體積最大,可以請你讓位嗎?」

聽到大女兒米亞這麼說,爸爸便下了床。

「好啦,好啦,又是我中獎!」

「我也要跟爸爸一起下床,這裡不好玩!」

老二派崔克也跟著爸爸一起下去。

「讓我們男人來為女人們準備早餐吧!」

爸爸馬汀便帶著派崔克進廚房。

老么莎拉覺得待在廚房好像更有趣,也跟了過去。爸爸負責打開瓦斯爐和用刀切食材這類「危險的事情」,孩子們幫忙清洗食材並放在餐桌上,連三歲大的莎拉也跟著幫忙準備早餐。

早餐準備完畢,一家人圍坐在餐桌旁開始享用,討論今天要做的事情。當天下午,米亞要練習足球,爸媽要有一人陪著一起去,晚上已經邀請阿姨一家人來吃晚飯,所以上午得勤快地大掃除一番才行。

討論結果,媽媽陪同米亞去練習足球,爸爸留在家裡準備晚餐。招待賓客的餐飲準備工作,一向是爸爸負責。今天晚餐打算炭烤里肌肉,搭配鮮奶油馬鈴薯沙拉。所以媽媽會在足球練習結束回來以後,準備沙拉和烤一個蛋糕當飯後甜點。

週六的大掃除,是一家人每週都要做的事情。孩子們為了逃避打掃,總會搞些小詭計,或者無奈地大嘆一口氣。但不管怎樣,每個人還是會用心地做好各自負責的事情。孩子們各自打掃自己的房間,把東西歸位;媽媽清理四散在家裡的衣物;爸爸洗碗,並且拖著吸塵器到各個房間清掃。

吃完中飯,媽媽和米亞,還有派崔克一起去足球場,爸爸和老么莎拉,則在廚房裡準備晚餐。莎拉一直不停地提出問題:

「爸爸,那是什麼?為什麼要澆那個下去?花為什麼會開?春天的時候,樹林裡開了很多秋牡丹,都跑到哪裡去,怎麼不見了?花為什麼會謝?我們也會像花一樣謝了嗎?」

爸爸對於莎拉提出的每一個問題,都誠心地回答。

莎拉和爸爸把肉弄好,放進冰箱,便一起去超市買鮮奶油。

「莎拉,妳要坐推車,還是坐背椅?」

「背椅!」

走去超市的這段路上,莎拉對所有的東西都充滿好奇,可想而知,一定會拖延很多時間,所以爸爸才會先這麼問她。「自己走」這個項目,乾脆就不列入選項中。對於自認為已經長大的莎拉來說,推車是嬰兒用的東西。因此,不久前,特地為了莎拉買一個可以背在背上的椅子。爸爸將莎拉背在背後,快步走去超市。

從超市回來以後,已經過了不少時間。妻子和孩子們在爸爸煮咖啡、準備點心的時候回來了。吃完點心,稍微休息一下,夫妻倆一起準備晚餐。晚上六點,當阿姨一家人按下門鈴的時候,後院裡的晚餐早就準備就緒。

溫暖的五月傍晚,孩子們在後院裡跑來跑去,大人們烤著肉,喝著葡萄酒,愉快地交談,而孩子們的姨丈一口酒也不沾,如同其他瑞典夫婦一樣,夫妻總是輪流駕駛,這次正好輪到姨丈開車。

等客人們都回去之後,孩子們準備就寢。明天是星期天,晚點起床也沒關係。沒有什麼特別的事要做,家裡也都打掃乾淨,十分悠閒。週日晚上也是一段安靜又輕鬆的時間,每到週日的晚餐時間,媽媽就會拿出結婚時收到的禮物,一套典雅的盤子和碗筷,全家享受一頓自在又有氣氛的晚餐。週日晚上,孩子們得早早上床睡覺。八點一到,媽媽便會給莎拉念故事書,爸爸則陪哥哥姊姊們讀床邊故事。

等孩子們睡著以後,爸爸和媽媽會坐在客廳裡,拿出各自的行事曆,討論下週有什麼事情、彼此該如何調整時間之類的問題。週三晚上,媽媽要和同事聚餐,於是爸爸便在行事曆上寫下「接孩子們放學並做晚餐」。爸爸也即將在三週之後到別的城市出差兩天一夜,參加一場國際會議。因此媽媽也在行事曆上記下這件事情,同時抱怨丈夫太常參加國際會議。因為夫妻之中,只要有一人出差,另一個人就得接送孩子們上下學,而會影響到工作。

星期四,若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媽媽、爸爸都會早點下班,孩子們要去練習足球,也順便到大賣場採購一週的食物。如果媽媽帶孩子們去練習足球,爸爸便到遠一點的大賣場買菜。這對雙薪夫婦,想要養育三個孩子,就必須規畫好時間,彼此互相配合,善用每一分每一秒。

以上是我改編自周遭許多瑞典家庭的生活實例,我們家也差不多。由此可以看得出來,瑞典家庭並沒有特別區分爸爸和媽媽的角色。

瑞典是全世界男女平等文化最成功的國家之一,當子女還小的時候,父母兩人也會一面工作,一面照顧子女。例如若妻子早上送孩子上學,丈夫便不用提早出門,但下午會早點下班接孩子放學,並準備晚餐。夫妻每個月或每週輪流分擔這些工作,晚上也會協助子女完成作業,或一起進行趣味活動。

誰該做什麼,無關男女,而是與個人喜好有更密切的關係。爸爸和媽媽,誰比較喜歡做菜?誰無法忍受家裡一片混亂?誰比較能冷靜而沉穩地對孩子們說話?誰喜歡種花植草?誰的數學、英文、社會之類的學科更厲害?誰能清楚地說明,讓孩子們更容易理解?誰可以和孩子們玩在一起?

針對這些問題,父母必然各有所好。雖然有些熟練度的差異,但一般來說,兩人都能做的事,通常都是爸爸和媽媽一起分擔。瑞典人從不特別區分丈夫或妻子的角色,而是共同做出決定,一起解決。 
       

夫妻分工,不是只有你覺得累!

在北歐,同居就如同結婚一般,是很平常的事情。只要兩人搬到同一個地址就算同居成立,和結婚幾乎具有同等法律效益。

我們兩人在斯德哥爾摩一棟學生公寓裡開始公開同居三個月左右,有一天,我拖著因課業而十分疲憊的身體回到家,妻子做了義大利麵,看到做好晚餐等我的妻子,有種彷彿回到故鄉的溫暖。

愉快地吃完晚餐之後,我一如往昔,站在流理台前準備洗碗。在瑞典,如果女人做飯,男人就負責洗碗,這已經是一種約定成俗的規矩。然而那天,我卻想耍賴,甚至心生平分家務很不公平的憤慨。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妳自己只要應付大學課業就好,而我可是辛苦地攻讀博士學位,為什麼家事就得平均分擔?再說,我是男人,妳是女人啊!」

於是,我洗碗洗到一半停下來,對著坐在沙發上休息的妻子說:

「我今天太累了,妳洗碗不行嗎?」

然而,妻子遲疑了一下,連頭也不抬,斷然地回答我:

「不是只有你覺得累!」

我當下受到了很大的衝擊,眼前這個我認為是世上絕無僅有、可愛溫順的女人,竟然會有如此反應,這是我始料未及的。那一瞬間,我才明白,自己時常在腦海裡想像的男女平等概念,其實都太過抽象。真正的男女平等,是從生活中極小的事情開始。從那之後,為了身體力行真正的男女平等,我不斷地努力著。妻子懷孕之後,身為丈夫的我,所擔任的角色也變得更加重要。 
       

育兒沒有媽咪和爹地的界限

當妻子懷第一個孩子的時候,首度和我一同回到鄉下老家。對於異國生活方式或習慣全然不瞭解的妻子,想找點事做,還真不容易,頂多就是泡杯咖啡,或削個水果而已。在傳統廚房裡做飯或洗碗,根本就是想都別想的事情。即使如此,就算我想代替她進廚房幫忙,在鄉下地方,這種事情也根本不被允許。當時,鄉下老家沒有洗衣機,我常常在醬檯(譯註:韓國鄉下家庭一般都會在院子裡做一個階梯式的檯子,用來放置辣椒醬或黃豆醬罈子。)前的水龍頭下面擺放洗衣板,把我們夫妻的衣服一件件用手洗乾淨。祖母覺得我的樣子很有趣,便時常坐在客廳地板上,看著孫子洗衣服。一天,我怕祖母無聊,便拿起洗好的衣服給她看,想逗她笑。祖母果真拍手大笑起來,因為當時我剛好在洗妻子的內褲。祖母對著在一旁泡咖啡的妻子笑著說:「男人不該做這種事情。」然而,妻子卻用生硬的韓國話,笑著頂回去:「沒關係,男人就該多做做這種事情。」在瑞典,男人如果只是幫忙做點家事,會被認為是不夠的。因為瑞典的男性,從妻子懷孕到生產時為止,都要將家事視為「自己的事情」,並積極參與。

在瑞典,一旦懷孕,政府便會安排一位婦產科「主治護士」給予指導。主治護士會詳細告知懷孕時的注意事項、飲食療法、運動,以及和生產相關的事情。到了即將生產時,預產期相近的夫妻們便會一起參加醫院所提供的產前運動課程。

我也參加過一週一次,一次九十分鐘的理論、呼吸法和減緩緊張法等等的學習課程。因為生產雖然是件很辛苦的事情,但透過這類方法,就能減少一些痛苦。再者,丈夫參與懷孕和生產的過程,也很重要。在這課程裡,有十對左右的夫妻整齊地躺在地上,跟隨著專家指導,訓練呼吸和解除緊張的方法。回家以後,每天晚上也要反覆練習。

終於到了第一個孩子出生的日子。我在分娩室裡守著妻子將近十七個小時。老二、老三出生的時候,我也一直在分娩室裡親手接過孩子。在瑞典,孩子出生之後,丈夫也可使用十天左右的產假,幫忙妻子坐月子。

如前所述,從育兒到家事,瑞典家庭不會因為性別,而區分家裡內外的事情。因為大部分的家庭,夫妻都上班,所以也一起照顧子女,一起分擔家務。然而,回頭看看亞洲的男性朋友,很多都是抱著幫忙妻子的想法,在教養子女和家事上也是如此,甚至有位朋友的妻子還跟我抱怨:

「丈夫難得週末拿起吸塵器打掃一次,或一個月倒一兩次垃圾,就好像給了我天大的恩惠似的,得意洋洋地說:『到哪裡去找像我這樣的居家好男人?』」

斯堪地爸爸不會站在「幫忙」的立場,來看待育兒和家事。因此,也不會拿這種事情來說嘴。瑞典的男職員們聊天時,很多話題都圍繞著育兒和家事,例如:什麼牌子的紙尿布不透氣,對皮膚不好;某個牌子的嬰兒車輪子太小,推的時候不太順⋯⋯之類的話題。

我盡可能做最大的努力,從妻子坐月子、帶孩子和做家事,都全程參與。等孩子們大了,接送孩子上下學、去市場買菜、和老師面談、協助孩子課業、和孩子一起玩、看著孩子睡覺,再加上修繕房屋這種男人專門領域的事情……也一手包辦。然而,身為男人的我卻十分清楚,不管我幫忙做了多少家事,也絕對沒有妻子做得多。

事實上,有些我做不好的,或不想做的事情,都推給妻子做。譬如我們家的財政管理、列採買清單、把要洗的衣服按照質料和顏色區分不同的水溫和洗滌模式⋯⋯等等。還有很多家裡零零碎碎的小事,我也會特意逃避,大部分都是妻子在做。

要達到將「做了也看不出來,不做卻明顯越積越多」的家事,視為自己的本分,而不是在「幫忙」妻子的想法,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我一面自詡是新好男人,但行動上卻時常不自覺地變回大男人主義,要像典型北歐男人一樣,毫不猶豫,非常自然地去做斯堪地爸爸日常該做的事情,真的不容易。若不是妻子的巧妙引導,如果沒有和她一起分享過那段時間,我可能到今天都無法明白,幸福是什麼,幸福究竟在哪裡。 
       

書籍介紹

《時間就是給孩子最好的禮物:斯堪地父母的心靈滿足教養法》,究竟出版 
作者:黃善俊、黃蕾娜

北歐的孩子有自信,幸福指數也較高的秘密!

斯堪地父母相信,物質,一旦給了孩子,就沒有了;一起相處的每分每秒,才是給孩子最珍貴的禮物,全家也會因此心靈滿足而快樂。

比起「我想成為什麼樣的父母」「我想教出什麼樣的孩子」,斯堪地父母總是把家庭和孩子放在第一位,把焦點放在「我的孩子想要什麼樣的父母」上。

Photo Credit: Thomas sauzedde CC by 2.0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楊士範



出處"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128189/?ref=hotpost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