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宋子文為何被暗殺六次之多?

宋子文仕途上頗為順利,沒至中年就掌管著全國經濟命脈,因此,也就成了反對派謀殺的對象。











最早一次是1927年3月。



當時,宋子文任武漢國民政府財政部長,武漢租界的外國人反對國共合作領導下的國民革命運動,收買、僱傭一批打手進行破壞搗亂。其中,一名白俄分子暗藏武器,私闖財政部,被發現後對他進行審問時,他自稱要刺殺宋子文。



第二次是1931年7月23日,反蔣派為刺殺蔣介石、宋子文,找到了當時中國第一殺手、暗殺大王--王亞樵,為他提供20萬元的價碼。王亞樵利用宋子文經常往來於寧、滬之間的機會,策劃在上海北火車站刺宋。王派人事先潛伏在南京,了解宋子文的行蹤,然後用暗語及時電告上海。王接到暗語,連夜布置行動。7月23日晨,宋子文乘坐的專車抵達北火車站,下車不久,槍聲突起,與宋穿相同衣服、手拿宋子文公文包的姓唐的秘書當場飲彈身亡,刺客誤以為成功,迅速逃離現場。



免遭刺殺的宋子文,想到朝夕相處的秘書死亡的慘景,心中不寒而栗,他像一只驚弓之鳥那樣,充滿了對死亡的恐懼,並加強了保衛工作。可偏不巧,在他遇刺的同一天,其母倪桂珍老太太在青島病逝。宋子文一向講孝道,可是母親死的不是時候,要大事操辦吧,怕有危險;辦得一般吧,又說不過去。



虛榮心極強的宋子文,考慮結果還是要大辦。南京政府頒給蔣介石丈母娘一塊匾額,上書考"忠報國"。倪桂珍的遺體運回上海,從為宋母守靈到宋母出殯,宋子文周圍都是實行了極嚴密的保安措施。8月18日宋母出殯,送葬的"黨國"要人冠蓋雲集。怕有人渾水摸魚,宋子文保持了高度的警惕,以防不測。



第三次是1931年11月28日,坐落在南京北極閣附近的宋子文公館起火,因搶救及時只燒掉兩間房,宋子文避過了這場火災。



第四次是同年12月12日上午,位於南京鐵湯池的財政部又起火,不到一小時就燒毀五幢樓房,有人說縱火者的目標是沖著宋子文的,而宋當時卻在上海。



第五次是1932年1月2日,宋子文在上海法租界的家中發現了一枚炸彈。



短短的半年之中,出現了4次險情,確實讓宋子文擔驚和惱火。本來自己僅為一名文臣,不需出入槍林彈雨,生命不存在任何危險。可如今這殺手卻讓死神追著他不放,怎叫他不氣憤與寢食不安?他希望軍統頭子戴笠為他出力,幫助他盡快解除懸在頭上的那達摩克利斯劍。戴笠四處捕捉王亞樵,但卻未能成功。



第六次是1933年8月間,宋子文訪美回國途經日本橫濱,一名法西斯分子曾企圖在宋上岸時行凶,但未能得手。



1936年戴笠的軍統終於將行蹤不定、神出鬼沒的王亞樵刺殺,使宋徹底吃了一顆定心丸,對此宋子文甚是感激。他和殺人魔王戴笠套上了近乎。



蔣介石的高級幕僚、軍統特務骨乾唐縱在1944年8月18日的日記中這樣寫道:



"戴的為人更深認識了一層。他對付宋子文的辦法,他是兩個法寶。一是特務威力,一是迷魂的女人。王亞樵案是他換取交情的開始。宋覺得戴某人是有力量的,他在香港為宋預備了有名容太太的女兒,剛纔16歲獻給宋。這位年輕可愛的女人打動宋的心情。容太太是戴的姘頭,如果容小姐得了寵,豈非妙喻呂不韋嗎?"



飽暖思淫欲。擁有巨大財富的宋子文,風流萬分,過著紙醉金迷的生活。



蔣介石重用這批敗家精、偏愛他的姻親,只能加速自己滅亡。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