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我們談談馬來社群中較為聞名的鬼怪——Hantu Penanggal,或我們華人稱之為飛頭鬼,其實說她是鬼是有點不正確,因為據馬來朋友的告知,HantuPenanggal是黑巫術中的一種,多數是由女巫術師(降頭師)所修煉,發功期間,會頭顱移位,拉著一大堆的內臟外出覓食。


     記得有那麼的一次,Hasnol和他的堂弟要到遠在吉打的大伯家走走,因為實在很久沒聯絡其大伯,大伯住在什麽地區也不是那麼的記得,不過基於Hasnol和其堂弟都是喜歡走動的人,在吉打那兒到處溜達也沒什麼關係。 他們要去大伯家其實還有其他的原因,其中一項是Hasnol剛剛出了一輛二手車,想從吉隆坡(他工作的地方)駕著這輛車試試它的性能如何,還有另一項是因為Hasnol的父親要Hasnol拿些東西給大伯。 

    

    從吉隆坡出發走了大概數小時,就已經到達吉打,在在那裡Hasnol和其堂弟找了一個餐館就吃了一頓飽再出發。 爲了保險起見,Hasnol打了一通電話給其大伯,除了要知道大伯有沒有外出以外,還有就是問問去大伯家的路程。 


    大伯講了一個大概,Hasnol覺得應該很容易就找到,或許其難處就是要找大伯所居住的kampung。 Hasnol看了看天色,那時已經大概下午6點多了,堂弟提議不如找個地方休息,明天一早在上路,可是Hasnol想了想,覺得就如此浪費晚上的時間,實在不劃,因為他們只申請兩天的假期,不如今天找到大伯,明天他們可以到處走走。 於是,他們上路了,跟著大伯所給的指示,又給他們誤打誤撞的到達該到的地方,不過那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看看時間,是傍晚7點多了。 Hasnol爲了早些到達大伯家,就自作聰明的找捷徑來走,怎知左轉右轉,卻迷路起來,走進了一片山林。 就在此時,Hasnol買的二手車突然拋錨,Hasnol看看手機,竟然沒任何訊息。 Hasnol和堂弟只好下車看看,原來是爆胎了,堂弟是修車學徒,這一點難不倒他。 


    Hasnol連忙從車裡拿下電筒給他的堂弟,因為四周圍現在已經是一片黑暗。 他們兩個就如此在當地換起輪胎來,周圍一片萬籟寂靜,只有一片悅耳蟲鳴聲陪伴他們。 要在黑暗中換輪胎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一直到晚上10點多,他們兩個還在那兒汗流浹背的勞動。 忽然,Hasnol聽到遠處似乎傳來奇怪的聲響,感覺上好像有東西飛著過來,那種微弱的咻咻聲在晚上聽來很明顯。 Hasnol動了動他的堂弟,然後他們往那聲響之處看去,隱隱約約的似乎看到有一長長的事物正在飄過來。 這麼晚了,那會是什麽東西呢? 他們定眼一看,不禁嚇到目瞪口呆,那不是一個人頭在飄著嗎?


     Hasnol和他的堂弟什麽話也不敢說,兩個人趴著趴著一直趴到路邊的草叢躲了起來,只見該頭顱慢慢的飄了過來,Hasnol看了該頭顱不禁毛骨悚然,因為她不只是一個頭,他的頭的下面拖著一些內臟跟她一起飄過來! 那頭顱似乎感覺到有人的存在,一直在他們車周圍環繞,然後不停地說:“Mana orangnya? Mana orangnya?……” Hasnol和他的堂弟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就如此一直等待,好像等了一萬年。 


    不久后,該頭顱似乎放棄了,才慢慢向另一邊飄去,嘴裡不停發出不屑的笑聲。 這時Hasnol和其堂弟已經嚇得一身冷汗,等了好長的一段時間,才從草叢走了出來,然後手忙腳亂的把輪胎換了(Hasnol說只能用急速來形容,可能輪胎店都不比他們快),駕著車飛離現場

      

请点击图片加入:(天天都有鬼故事)        

  


  爱看鬼故事,请点击加入        
       banner11.PNG  

 请点击图片加入:(天天美女图、视频)                
                      



       




以上文章版权为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Miko , 人称“鬼古妹”,嗜好是“吓人、整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