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五大『不務正業』皇帝怪癖










從夏啟到清朝末代皇帝溥儀,我國共有過67個王朝、446位帝王。從秦始皇創立皇帝制度開始,皇帝在很大程度上左右著社稷的前途、民族的命運。皇帝與普通臣民不同,臣民可以堅信:『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而皇帝的唯一職責就是使國家繁榮昌盛,使人民安居樂業。皇帝若置國事而不理,而像臣民一樣放縱個人的愛好,那就是『不務正業』的『怪癖』皇帝。


同性戀皇帝





同性戀是一個時尚的詞語,但它不合中國國情,因為它在中國的存在非常古老,漢哀帝劉欣就是其中的一個。





董賢英俊瀟灑,又是御史董恭之子,因而被選為太子捨人。哀帝在與他的交往中產生了愛戀,封他為董門郎,並封其父親為霸陵令,遷光祿大夫。不久,董賢又被封為駙馬都尉侍中,《漢書·董賢傳》載,這時董賢『出則參乘,入御左右,旬月間賞賜巨萬,貴震朝廷。』兩人形影不離,同床共枕。











有一次哀帝醒來,衣袖被董賢壓住,他怕拉動袖子驚醒『愛人』,於是用刀子將其割斷,可見其愛戀之深。哀帝還為董賢建造了一棟與皇宮類似的宮殿,並將御用品中最好的送給董賢,自己則用次品。他為了與戀人生生世世在一起,還為董賢在自己的陵墓旁邊修了一座冢塋。《漢書·董賢傳》載,哀帝還曾開玩笑地對董賢說:『吾欲法堯禪舜,何如?』嚇得大臣們目瞪口呆。這種要『愛情』不要江山的戀情在歷史上實為罕見。如此忠貞於愛情,國事當然糟得很,哀帝死後不到10年,王莽就篡位建立了新朝。


菩薩皇帝





歷史上有過『三武一宗』滅佛,但也有過梁武帝、武則天、唐中宗那樣忠實的佛教信徒。其中以『皇帝菩薩』梁武帝蕭衍最為突出。





武帝大力倡導佛教,耗費巨資修建廟宇,當時全國有大小寺廟2846所,其中以大愛敬寺、智度寺、解脫寺、同泰寺規模最大。唐朝詩人杜牧曾感嘆:『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他還寫了大量的佛教著作,『雖萬機多務,猶卷不掇手,燃燭側立,常至戊夜。』且部頭極大,其中《制旨大涅經講疏》有10l卷。





同時,武帝還創立了儒佛道三教同源的理論,認為儒教、道教皆來源於佛教。還提出佛教徒不可以吃肉的戒律,以前佛教中無此規定,他根據《涅經》等上乘佛教的內容寫了《斷酒肉文》,從此,以身作則,過著苦行僧的日子:每日只吃一頓飯,不沾酒肉,住小殿暗室,一頂帽子戴了三年,一床被子蓋了兩年。武帝還曾三次捨身寺廟:大通元年,他突然跑到同泰寺當奴隸,與眾僧一起生活,後來被大臣『贖回』;兩年後,又跑到佛廟裡去了;太清元年,84歲的他第三次捨身寺院,且堅持呆了一個多月。三次『贖回』武帝花錢四億。





佛祖沒有保佑這位忠實的信徒,太清三年,侯景發動政變,攻克建康,菩薩皇帝被俘,後來被活活餓死。





象棋皇帝





『悶來時,取過象棋來下,要學作做士與象,得力當家。小卒兒向前行,休說回頭話。須學車行直,莫似馬行斜。若有他人阻隔了我恩情也,我就炮兒般一會子打。』唐肅宗李亨熱衷於象棋,卻不學士象,不學卒車,偏偏學馬行斜。





上朝積禍加天寶之亂。肅宗與愛妃張良娣擁兵西逃。逃命途中,他還念念不忘象棋,置堆積如山的軍情戰報而不理,與張氏整天下棋作樂。丞相李泌進言勸說:若不懸崖勒馬,有重蹈『馬嵬坡事件』的危險。肅宗仍毫無收斂,為了掩人耳目,命令太監將『金銅成形』的棋子換成『乾樹雞』雕成的木質棋子,這樣,旁人就聽不到他們下棋擲子時發出的聲音了。人們稱這種棋子為『寶應象棋』。文學作品中,東晉謝安、三國孔明、元末劉伯溫都能『帷幄之中下棋,千裡之外決勝』,肅宗好像也不示弱。





蹴鞠皇帝





唐僖宗李儇嗜好騎馬、斗雞和蹴鞠。他曾得意地說:『朕若應擊球進士舉,須為狀元。』他有時一玩就是二三個時辰,連飯都忘了吃,急得身邊的太監侍女們團團轉。他還多次勒令地方官員舉薦球技高超的青年入宮陪他擊球,有不少人因善蹴鞠而被封為封疆大吏。宦官田令孜的哥哥陳敬碹贏了球,被封為西川節度使。當然,也有許多人因踢球失誤而丟了性命。





玩物必喪志,乾符元年,王仙芝在長恆起義,隨後黃巢響應。起義好不容易平息後,田令孜又專權,蹴鞠皇帝常常和親信們談起朝政而淚流滿面。光啟元年,李克用進兵長安,僖宗四處逃命,文德元年懮憤而死。





木匠皇帝





明熹宗朱山校不聽先賢教誨——『祖法堯舜,憲章文武』,卻去學魯班,學喻皜,學李誡,整天與斧子、鋸子、刨子打交道。


熹宗時,外有金兵侵擾,內有山東徐鴻儒起義和陝西王二之起義。熹宗卻不務正業,只知道制作木器,蓋小宮殿。吳寶崖在《曠園雜志》中寫到:熹宗『嘗於庭院中蓋小宮殿,高四尺許,玲瓏巧妙』。由於經常沈迷其中,技巧嫻熟,據《先撥志》載:『斧斤之屬,皆躬自操之。雖巧匠,不能過焉。』熹宗的貪玩使得宦官專政,奸佞弄權,正如《酌中志餘》所述:『當斫削得意之時,或有急切章疏,奏請定奪,識字女官朗誦職銜姓名畢,玉音輒諭王體乾輩曰:「我都知道了,你們用心行去。」諸奸於是恣其愛憎,批紅施行。』魏忠賢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擴充勢力,步步奪權的。





《明史卷二十二·熹宗》中評說:『濫賞淫刑,忠良慘禍,億兆離心,雖欲不亡,何可得哉。』熹宗專心致志地蓋著他的『宮殿』,奸佞們卻在悄悄地挖著他的牆腳,熹宗死後僅十多年,明朝就滅亡了。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