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皇帝溥儀與兄弟姐妹們:親兄妹行君臣大禮

在1963-1967年溥儀和他的兄弟姐妹聯系一直十分頻繁,兄弟姐妹經常去看望他。從他第一次被弟妹喊『大哥』到最後在兄弟姐妹的照顧中安享晚年,這一切發生了巨大改變。


帝王兄弟姐妹情有著不同尋常的地方,皇帝和兄弟姐妹之間不僅僅是親情關系,更是君臣關系,在君臣關系下的親情往往受到諸多等級的限制,甚至被湮沒。





然而,從第一次見面親兄妹行君臣大禮到最後昔日的皇帝被人第一次喊『大哥』,四個『第一次』的歷史變遷,讓人們清楚的看到:隨著時代的更替,帝王兄弟姐妹之間的關系也發生著微妙而又巨大的變化。





2006年7月31日,記者有幸拜訪末代皇帝惟一健在的『皇弟』——愛新覺羅·溥任,老先生今年88歲高齡,現任北京市政協委員、北京市文史館館員。由於年歲已高,雙耳失聰,記者不能和老先生長聊,只能用寫字板溝通只言片語。有關溥任先生個人以及他家族的一些情況,記者更多的是從溥任老先生的朋友李輝那兒獲悉。





第一次見面:親兄妹行君臣大禮





溥儀和他的兄弟姐妹第一次見面大約是1917年。那年溥儀纔11歲。





皇宮裡面出生的小孩不像今天出生的小孩,兄弟姐妹同吃同住,親密無間。皇子出生之後,母親並不親自撫養,而是有人專門負責,一般會有看媽、奶媽、水媽、小丫頭等40多人組成的小組負責皇子的衣食起居。





歷史記載,1917年,根據太妃們的決定,溥儀的祖母和母親開始進宮『會親』,全府上下做了若乾套新衣服,各色佳餚美酒擺了一裡地。





據溥儀在《我的前半生》中介紹,故宮會親那天,溥儀的二弟溥傑和大妹也跟著進宮來陪溥儀玩了幾天。《我的前半生》對此有一段比較精彩的描寫:





他們第一次來的那天,開頭非常無味。我和祖母坐在炕上,祖母看著我在炕桌上擺骨牌,二弟和大妹規規矩矩地站在地上,一動不動地瞅著,就像衙門裡站班的一樣。後來,我想起個辦法,把弟弟和妹妹帶到我住的養心殿,我就問溥傑:『你們在家裡玩什麼?』





『溥傑會玩捉迷藏。』小我一歲的二弟恭恭敬敬地說。





『你們也玩捉迷藏呀?那太好玩了!』我很高興。我和太監們玩過,還沒跟比我小的孩子玩過呢。於是我們就在養心殿玩起捉迷藏來。越玩越高興,二弟和大妹也忘掉了拘束。後來我們索性把外面的簾子都放下來,把屋子弄得很暗。比我小兩歲的大妹又樂又害怕,我和二弟就嚇唬她,高興得我們又笑又嚷。捉迷藏玩得累了,我們就爬到炕上來喘氣,我又叫他們想個新鮮游戲。溥傑想了一陣,沒說話,光瞅著我傻笑。





『你想什麼?』





他還是便笑。





『說,說!』我著急地催促他,以為他一定想出新鮮的游戲了,誰知他說:





『我想的,噢,溥傑想的是,皇上一定很不一樣,就像戲臺上那樣有老長的胡子,……』





說著,他抬手做了一個持胡子的動作。誰知這個動作給他惹了禍,因為我一眼看見他的袖口裡的衣裡,很像那個熟悉的顏色。我立刻沈下臉來:





『溥傑,這是什麼顏色,你也能使?』





『這,這這是杏黃的吧?』





『瞎說!這不是明黃嗎?』





『,……』溥傑忙垂手在一邊。大妹溜到他身邊,嚇得快哭出來了。我還沒完:『這是明黃!不該你使的!』


『嗻!』





在『嗻嗻聲』中,溥儀與兄弟溥傑恢復了臣僕的身份。





『帝王家族的兄妹情不同於常人。溥儀和溥傑,一方面他們是親兄弟,另一方面他們更是君臣關系,在君臣關系下的親情往往受到諸多等級的限制。《我的前半生》這段描寫讓人清楚地看到什麼叫做「等級森嚴」』,李輝告訴記者,『自從那次會親之後,就再沒有這麼大型的會親活動了,之後他們兄弟姐妹就各自在屬於自己的小家庭裡生活。』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