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瓶座 有著活潑心智的水瓶,樂觀開朗一直都是他們所展現出來的人生態度,慷慨大方,博愛又反傳統,生活中是看不出什麼悲傷痕蹟的,更別說憂鬱的身影了。有水瓶在的地方,永遠不會出現冷場的尷尬,只會看到不斷冒出的快樂泡泡,在陽光下閃耀著絢麗的色彩,讓人忘記了憂傷,可是,又有多少人知道,在這散不盡的充滿著歡樂的氣氛後面,他們有著多少從不表露的低落與煩惱。 說出來的難過,顯得蒼白無力,快樂和悲傷究竟有什麼區別,關心又怎樣,安慰又如何,一點用也沒有,開心是一天,不開心同樣是一天,那麼,就不管晴天雨天,成功失敗,一併笑著過去好了。生活好似一面鏡子,你對它笑,它也回應你一個意味深長的笑,不管這種笑是什麼味道,至少在旁人看來,是晴朗的。 或許是悲傷的字眼早已不屬於水瓶,就算是哭泣也沒人相信,一個個肯定,期望,想要給與快樂的眼神從不同的方向不斷飄過來,把他們心中的難過壓抑的不再掙扎,剩下的只有別人眼中的無憂無慮,於是,陰暗的一面慢慢的收攏,偽裝的快樂則一點點的釋放,渲染到能夠觸及的每個角落,告訴自己,快樂,就算一切都是偽裝的,裝著裝著就會真的快樂了。 天蠍座 天蠍是個個性很突出的星座,敢愛敢恨,執著卻又多變,什麼神秘複雜的詞語都無法完全的深刻描繪出來。他們是容易低落的,但從不表現出來,而是轉變成一種致命的吸引力,靠近或遠離都不是最好的選擇,但又毫無辦法,只好在原地畫上一個又一個的圈,只希望天蠍能認真的看一眼,把心門輕輕的打開。 雖然會失落到一生嘆息也不曾發出,甚至來過走過都沒有讓任何人察覺到,卻無法說這是一種憂傷,因為找不到心痛的證據。面對愛情中的背叛,友情中的欺騙,天蠍不動聲色,還會淺淺的一笑,除了對方和自己,只要他們不說,就不會有人知道究竟發生過什麼,因為習慣用沉默代替受傷的表情,心情永遠會寫上快樂的話語,告訴所有人,他 們過的有多好,甜蜜和幸福至始至終都存在,不要問的太多,因為一切安好。 隱藏著悲傷,偽裝著快樂,天蠍以為就沒事了,但那無法忘記的痛要怎麼辦,是假裝不痛就能不痛的嗎,依舊甜蜜,形影不離,是他們不願讓別人看到自己心灰意冷的小動作,一遍又一遍的提醒自己,堅強而不妥協才是自己應該緊緊抓牢的,於是,快樂偽裝的越來越真實,而心卻不再屬於自己。 獅子座 作為森林之王的獅子,當然是耐不住 寂寞的星座,不只喜歡熱鬧的人群,更享受被愛環繞的貴族氣派。熱愛生命的他們,是會充滿激情的生活的,因為在獅子看來,與失敗戰鬥到底是王者應該擁有的氣度,堅持著自己的原理及理念,是不允許被藐視或侵犯的,如果非要公然的挑釁,那麼就算是頭破血流也要咬牙堅持到最後,而這樣的固執最徹底的用在了偽裝快樂。 一般來說,人們都被獅子寬宏大量,不拘小節的外表所蒙蔽,以為他們是不會煩惱的,而那些勃然大怒也只是一時情緒的表現,過一會就沒事了,還是會那麼燦爛,懷抱心中崇高的理想,全力以赴的只為生命之花開的更加美麗,不願人生匆匆的走過,卻什麼也沒留下。 可實際上,面對分離的傷,與戀人分手的痛,這些只有獅子自己知道,還會笑著揮揮手,說一聲再見,等一轉身,眼淚早已不受控制的掉了下來,還要騙自己說是陽光太刺眼或是沙子一不小心吹進了眼睛。其實不快 樂,卻要說快樂,雖然假裝快樂可能會暫時忘記一切,可當一切夢醒時,心還是那麼痛,偽裝快樂,不如不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