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趙四小姐與張學良情愛之謎













趙四小姐時裝照











1927年的張學良











16歲的趙四小姐











幽禁中的趙四小姐,以養雞為樂











從紅顏到白首無怨無悔追隨張學良


張學良將軍的紅顏知己趙四小姐一生用過好幾個美麗的名字


這位至情女子祖籍在浙江蘭溪市靈洞鄉洞源村,她出生在1912年的香港,因此也叫『趙香笙』,據說她出生的時候,天空出現了一道霞光,所以又得名趙綺霞。她小時候的英文名字是『Edith』,諧音即為『一荻』。她還有兩個名字:趙媞和趙多加。在家中姊妹排行為第四,所以家人親友都喚她趙四,後來,一些社交圈人士也跟著稱她為趙四小姐。趙四小姐身材頎長,體態婀娜,雖然在女郎中論漂亮只能屬於中上等,但她的氣質和風度絕佳,愛打扮也會打扮。





大約是在1928年,時年16歲,正上中學的趙四小姐在天津舞場認識了當時不到30歲正春風得意的少帥張學良。兩人當下情投意合,一年後趙四小姐私奔沈陽住進大帥府旁邊的小樓,並在各方的矚目下未婚生子。她為愛情執著敢作敢為,寧肯不要名分,成為當時上流社會津津樂道的新聞。





以今天的視角來看,我們會由衷地感慨,很多女人都會愛上風流少帥,但能沒名沒分地陪伴一個失意的男人度過數十年寂寞幽徒生涯的,卻只有趙四小姐。她不僅在叱吒歲月裡與張學良相知相愛,而且在她『輾轉眠不得,枕上淚難乾』的山居歲月裡,在『烽火餘生後,惟一願讀書』的幽閉日子裡,給他溫暖、給他信心。難怪張學良常用一口地道的東北話對人親昵地稱趙四小姐說:『這是我的姑娘!』





趙父因女兒私奔一氣之下登報聲明生母也因此事受累





趙四小姐的父親名叫趙慶華,號燧山,晚清監生出身,任過九廣鐵路督辦、交通銀行上海行經理、津浦鐵路及京滬——滬杭甬兩路局局長。他是北洋政府時以梁士詒、曹汝霖、葉恭綽等人為首的一個派系中的要員。交通系最初是在晚清及民國初年隨著興辦鐵路而形成的一個金融財團。經辦鐵路在當時確實是一個肥差,趙慶華又主管幾處重要鐵路局,無疑大有斂財的好機會,在京津兩地購置了多處房產,並在京郊八大處修建了西式的西山飯店和兩處自用的小別墅。





但是好景不長,1925年發生了彈劾鐵道部門的『五路大參案』。起因是鐵路局存在不廉潔的問題,趙慶華被牽連在內,從此仕途一蹶不振。1927年,他離職閑居天津,住在海河鐵橋附近五號路交通銀行營業大樓背後一幢四層樓內。


趙慶華開始知道趙四小姐經常赴舞會,接受張學良贈送的許多禮物時,就表示非常不滿,及至聽到趙四小姐私自離家投奔張學良後,更是極為惱怒。在報上登了一則啟事來表明自己的態度。關於這則啟事有許多種說法,但都是沒有看到原文後的以訛傳訛。這個『蘭溪趙燕翼堂啟事』並不長,現將原文加標點後公諸於世:『我族世祖清獻公,系屬南宋後裔,居官清正,持家整肅,家譜有居家格言,家祠有規條九例,千餘年來,裔孫遵守,未嘗敗壞。歷朝御賜文聯,地方後吏春秋致祭,即民國前大總統、總理亦贈匾對,榮幸何似!詎料四女綺霞,近為自由平等所惑,竟自私奔,不知去向,查照家祠規條第十九條及第三十二條,應行削除其名,本堂為祠任之一,自應依遵家法,呈報祠長執行。』





這則啟事於1929年9月25—29日在報上連登了5天,從啟事中可以看出,只是將趙四小姐從祠堂中除名,對她以後的言行概不負責,雖然並無脫離父女關系之語,但意思已經說得很清楚了。耿直的趙慶華直到1952年病逝於北京時都不肯饒恕這個小女兒。





但恰恰就是這個小女兒使趙慶華名滿天下、享譽日久,人們今天能不斷提及趙慶華,也正是因為趙四小姐的緣故。趙慶華在啟事中列舉的『榮譽』,也成為佐證趙四小姐身世的詳細資料!不僅如此,趙慶華在北京的墓地也得到了修繕。趙慶華生前曾在北京西郊魏家村修有墓地一處,墓園頗具規模。到20世紀70年代時墓園已荒蕪破舊,後來因城建擴大,被一個單位包括在了圍牆之內。20世紀80年代後期,政協出資加以修復,並重新立了墓碑,碑上破例將所有子女名字,包括4位女婿的名字也統統刻在背面。目的是為了說明趙慶華是張學良的岳父。





趙四小姐的生母呂葆貞是趙慶華的二夫人,生於1878年。因為趙四小姐的事情,趙慶華遷怒於呂葆貞,呂葆貞只得去秦皇島和三兒子趙薔生生活。趙四小姐有時也會到三哥處看望母親。梨花海棠終於相伴老





西安事變後,張學良被蔣介石軟禁,趙四小姐非常孤單,既不能與張學良見面,又不能投奔天津趙家,她孤身一人帶著兒子閭琳先後在香港及上海住過一個時期。1940年2月,於鳳至患病去美國就醫,並定居。趙四小姐將不到10歲的兒子送到美國,托人撫養,自己從香港趕到貴陽修文縣陽明洞,陪伴張學良,從此兩人再未分離。


但是趙四小姐從此也再未見過母親,直到母親呂葆貞於1953年去世。





1964年7月4日,趙四小姐和張學良舉行了婚禮,做了一回『白發新娘』。7月21日,臺灣《聯合報》報道時標題為《夜雨秋燈,梨花海棠相伴老,小樓東風,往事不堪回首了》。隨著蔣介石父子先後離世,張學良夫婦的自由度也越來越大,終於離臺赴美,定居夏威夷。趙四小姐的身體狀況比張學良要差得多,她曾患過紅斑狼瘡,有過骨折,長期抽煙,肺部出現癌變而動了一次大手術,切除了半邊肺葉,之後一直呼吸困難,成為影響她晚年健康的主要因素。





但令趙四小姐晚年頗感欣慰的是,她和三嫂一家取得了聯系,知道了許多母親最後10多年的事情,她在書信中對照顧了自己母親20多年的賢嫂表達了崇敬之情。





2000年6月22日,趙四小姐三嫂的兒子匆忙趕到美國夏威夷史特勞比醫院時,千古一荻在幾分鍾前已風靜而凋,終年88歲,侄子從故鄉帶來的紅色棉被陪趙四小姐遠行。





一樁歷史謬說必須澄清大姐夫婦並非張趙介紹人





在許多涉及張學良和趙四小姐的文章著作中,談到張學良和趙四小姐相識時都會有聲有色地認為是趙四小姐的大姐趙絳雪和大姐夫馮武越從中作的介紹。趙四小姐的外甥、馮武越和趙絳雪的兒子,80多歲的馮健龍先生接受記者采訪時曾認為,這是一個必須加以澄清的歷史謬說。


馮武越出身外交官家庭,在海外讀書多年,因此很得喜歡洋味的張學良賞識,曾在張學良手下任過東北航空公署設計主任和東北文化社主任等職,是『文官少將』。1921年與趙四小姐的大姐趙絳雪結婚。1929年因病從沈陽回到天津,在張學良的資助下辦了以京津新聞為主要內容的《北洋畫報》。趙四小姐的玉照也時常出現在畫報上。在趙四小姐和張學良初相識時,馮武越的脊椎結核病已經十分嚴重了,甚至直不起腰來,根本不可能去參加舞會。趙絳雪是趙慶華原配夫人所生,很得趙慶華喜歡,但並不參加舞會。馮武越和趙絳雪十分敬重趙慶華,知道趙慶華對於趙四小姐和張學良來往不滿,自然不會去撮合趙張之事。





馮健龍先生說,趙家在浙江蘭溪有一院住宅,原屬趙慶華所有。1993年,當地政府出資向當時的使用單位收回,加以修葺,以趙四小姐名字命名為『綺霞園』。這也是政府對趙四小姐這位傳奇人物尊重的一種表現。2000年6月22日,趙四小姐在美國夏威夷去世後,浙江蘭溪當地政府又對『綺霞園』進行了整修,趙四小姐在海外和北京的一些親屬正在積極編訂《趙家家譜》,書成後將放置在蘭溪市老宅,以資紀念。





而在沈陽,遼寧省政府投資200萬元動遷了原佔用『趙四小姐樓』的沈陽市文史館,將佔地400多平方米,堪稱中外建築文化合璧之作的『趙四小姐樓』整修一新,對外開放。





趙四小姐的墓地位於夏威夷的神殿之谷,在用花崗岩壘砌而成的墓牆上,是趙四小姐生前叮囑鏤刻的詩句——是《聖經》中約翰福音第11章第25節中的詩句:『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亦必復活。』2001年10月15日,張學良將軍與世長辭,一周後與趙四小姐合葬。新華社10月23日電稿中說:『張學良將軍的長眠地坐落在一片綠地如茵的山坡上。去年5月,兩位老人曾一同慶賀百歲和88歲華誕,今天他們在這裡再度相聚。』茵茵綠草,漫漫歲月,綿綿情懷,就這樣,一個時代結束了。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