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斯大林頭號保鏢人生路













弗拉西科同斯大林的孫子們在一起


『頭號保鏢』權力很大看家護身照顧孩子


在蘇聯數千名將軍中,弗拉西科是比較特殊的一位。作為斯大林的頭號貼身保鏢,他曾擁有炙手可熱的權勢,但這也給他帶來了牢獄之災。不久前,根據普京總統簽署的密令,過世近40年的他纔被恢復了中將軍銜。





1.從沙皇士兵到克宮總管





弗拉西科於1896年5月22日出生於白俄羅斯勃貝尼奇村的一個僱農之家,13歲時便離家打工賺錢。第一次世界大戰時他被招入沙皇軍隊服役,因為作戰勇敢曾獲得一級喬治十字勛章。





1917年二月革命爆發後,時任排長的弗拉西科成功策動自己所在的沙皇第25預備役團與起義部隊合並,避免了流血沖突的發生。1919年,弗拉西科迎來了一生命運的轉折點,他被選派到全俄肅反委員會工作,從此與保安工作結下不解之緣。1938年11月,弗拉西科被任命為國家安全總局特別處處長,全權負責保障政府成員及斯大林本人的人身安全。9年後,弗拉西科任蘇聯國家安全部警備總局局長,到達個人事業的巔峰。





雖然只是國家保安頭領,但是弗拉西科的實際權力卻很大,是名副其實的克裡姆林宮大總管。除保安工作外,他還監督對國家領導人的醫療和特別口糧保障、為黨的高層領導解決別墅和住房問題。克裡姆林宮的所有基建項目,包括新房的建造和老房的翻修,都必須征得弗拉西科的同意方可實施。每逢紅場舉行閱兵式和節日慶典,弗拉西科都是當仁不讓的籌備負責人,對節目的編排進行監督審查。





2.成為斯大林家庭成員





在二戰及戰後那段動蕩歲月,弗拉西科為蘇聯黨和國家領導人、特別是斯大林的安全殫精竭慮,立下了汗馬功勞。





為了防止有人刺殺斯大林,他發明了獨特的『礙眼術』:國家車隊由10輛一模一樣的轎車組成,其中一輛坐的是斯大林本人,其餘9輛中都是斯大林的『替身』。斯大林乘飛機出行時,也要預備數架同樣的『道格拉斯』客機,然後由斯大林本人在起飛前臨時決定乘坐哪一架。





斯大林出席二戰盟國首腦三大會議期間,『頭號保鏢』弗拉西科以攝影記者身份當掩護,寸步不離『主人』左右。因其出色表現,他在德黑蘭和波茨坦會議之後均獲列寧勛章,在雅爾塔會議之後獲庫圖佐夫勛章,後者通常只授予在重大戰事中立功的指戰員。





弗拉西科的忠心也贏得了斯大林對他的信賴。1932年,斯大林在妻子娜傑日達·阿利盧耶娃自殺後,將孩子的教養權托付給了弗拉西科,由後者負責他們的起居和學習生活。斯大林所有的別墅官邸工作人員,包括裡面的警衛、管家、廚師和傭人均交由弗拉西科支配。可以說,弗拉西科事實上已成了斯大林家庭中的一員。


3.背負罪名蒙冤入獄





二戰結束後,克裡姆林宮內權力之爭開始發酵。作為領袖斯大林的『身邊人』,弗拉西科不可避免地卷入政治漩渦當中。1948年,俄索契昆采沃國家領導人別墅的警備司令費多塞耶夫被捕,在嚴刑拷打下『供出』其上司弗拉西科曾圖謀毒殺斯大林。不過,此次陰謀未能動搖斯大林對弗拉西科的信任。但是,以貝利亞為首的政敵沒有善罷甘休,成立了專門委員會對警備總局的財務和經營活動進行『檢查』,很快便挖出了大量濫用職權、私吞公款的『罪證』。





眾口鑠金,身正也怕影子歪。1952年4月29日,弗拉西科被免職,發配到烏拉爾阿爾貝斯特城擔任一個勞教所的副所長。同年年底,弗拉西科突然被召回莫斯科,隨即被捕入獄,其將軍軍銜和國家勛章均被剝奪,並被開除出黨。主要罪名是在涉嫌企圖謀殺領導人的『醫療案件』中,弗拉西科被控私自截留了基莫舒克醫生的告發信,沒有向上反映情況。另外,他還有濫用職權、叛國反黨等一大堆『莫須有』罪名。其中有這樣一段『供述』:德國波茨坦會議結束後,弗拉西科偷偷運回幾頭牲畜,送給了自己的姐姐。當國家安全部部長伊戈納捷夫向斯大林『揭發』這件事後,斯大林勃然大怒,罵弗拉西科說:『你呀,都得意忘形了!』





弗拉西科曾經不無懮慮地指出:『如果我不在,主人也就完了。』這句話不幸被歷史印證。在他入獄後不久,斯大林也就逝世了。





4.曲折的平反之路





弗拉西科在監獄中備受折磨:沒完沒了的審訊,不讓睡覺,甚至被模擬處決。頭三個月下來,他瘦了30公斤。他發給斯大林的信件也如石沈大海,杳無音信。





1955年1月17日,蘇聯最高法院軍事委員會在一次閉門會議上對弗拉西科案件做出決議,繼續認定其有罪,剝奪軍銜和勛章,判處10年徒刑……





就這樣,前『頭號保鏢』被流放至克拉斯諾亞爾斯克服刑。在那裡,弗拉西科含著辛酸的淚水給蘇聯國家領導人寫信:





『致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主席К.Е.伏羅希洛夫:





……尊敬的克裡蒙特·葉夫列莫維奇,我已經服了一年刑,病得非常嚴重。沒有適當的醫療救治,我無法熬過漫長的刑期。因為自己的一系列過錯——這其中沒有一條是政治上的,我已經受到了嚴酷的懲罰……我向您,並通過您向黨和政府請求寬恕。請批准歸還我的莫斯科身份證,讓我在家裡度過自己的餘生。』





這份情真意切的信函起到了作用,一個月後,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通過了由伏羅希洛夫簽署的『關於赦免Н.С.弗拉西科』的決議。





在莫斯科的最後11年,弗拉西科一直為恢復自己的名譽而奔波,雖然著名將領朱可夫和瓦西列夫斯基也提供了大力支持,但最終無果。1967年6月18日,弗拉西科抱憾離世,走完了他大起大落的一生。





為了完成先父遺願,數十年來,弗拉西科女兒娜傑日達奔走於蘇政府的各個部門,甚至不惜訴諸法庭。2004年,普京總統簽署了關於向弗拉西科返回所有勛章和獎章的密令,總統辦公廳向娜傑日達頒發了獲獎證書的副本。不久前,弗拉西科被恢復了中將軍銜。或許,弗拉西科本人在九泉之下得此消息,也可以瞑目了。


日記記錄一片忠心





去年10月,俄羅斯媒體《我們的同代人》披露了弗拉西科當年記下的若乾則日記。現摘譯其中一則,從字裡行間我們可以看出弗拉西科對斯大林的忠心。





1951年11月17日我被邀請去新阿福娜別墅與斯大林共進晚餐。貝利亞和波斯克廖貝捨夫也同桌作陪。





斯大林同志吩咐去取冰鎮葡萄酒。但是由於別墅管理處主任奥爾洛夫的過失,端上來的葡萄酒凍得過了頭。我也叮囑過手下的人,要不折不扣執行斯大林同志的指示。





因為奥爾洛夫的疏忽,斯大林同志非常生氣,因為他曾多次聲明過的指示竟然沒被領會。奥爾洛夫吞吞吐吐地解釋事情原委,最後我不得不將過錯攬到自己頭上。





這一切讓斯大林同志極度惱火,他直截了當地表達了對我們的不信任。他批評我們說,萬萬不可如此草率地對待自己的職責。他說,要是他自己因疏忽沒做好某件事,他會受到良心的譴責,會睡不著覺的。





整個午餐期間,我無精打采地坐在飯桌後面,不知道如何強壓內心的痛苦。讓我揪心的是,斯大林同志現在已無法做到心平氣和,他動不動就開始發脾氣。





而對我們來說,保障斯大林同志的健康,是全體人民托付給我們的職責。而因為自己工作不周讓他焦躁不安,更讓我內心不安。我當時想,與其忍受這種內心的煎熬,還不如立刻死掉算了。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