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末代皇妃李玉琴:初見溥儀覺得他很和氣













兩載偽宮一聲嘆息。在中國乃至世界歷史上,末代皇帝溥儀從『真龍天子』被改造成為普通公民,是唯一的例子。最近,群眾出版社推出溥儀《我的前半生》全本,增補了1964年版未曾收入的十五六萬字,內容更完整,史實更豐富。本報摘選書中附錄的溥儀最後一位妃子李玉琴的回憶文章,以饗讀者。


1、日本人說送我進宮念書





我1928年生於長春的鄉下,我行六,上邊有三個哥哥、兩個姐姐,下邊有一個妹妹。我家祖籍山東萊州府,是一戶貧佃農。我六七歲時,全家搬進了城,但父親養活我們非常困難。





1943年2月,我在偽滿新京南嶺女子優等學校念書。有一天,日本人校長小林帶著女教師藤井到各班挑選學生,從每班六十人中挑選三四名,條件是學習好、長相好,各方面表現都不錯的。選好了集合在一起,到了一家較大的日本人開的照相館,每人照了一些四寸相片。據說照相的有百十來個。





過了兩三個禮拜之後,這天是星期日,我在排隊買東西,排的隊伍足有二千人,我站了很久,忽然妹妹跑來了,說家裡來了兩個日本人,叫你馬上回去呢。到家一看是校長小林和女教師藤井。我一進屋,藤井就和我說:『你的大大的好的,皇帝陛下選你到宮裡去念書的。』可是我母親嚇傻了,她說我父親不在家,她不能做這個主。小林、藤井就叫我帶他們一同去找我父親。我帶他們到了父親做事的飯鋪,我父親一看日本人來找他,嚇得臉都黃了,不知我惹了什麼禍事,趕忙先給倒茶炒菜,請他們吃酒。他們一邊吃著一邊又把皇帝命令說了一遍。吃完,對我父親說,他們要帶我到帝室御用掛吉岡家去,我父親哪敢說不。我就跟他們去了。





到了吉岡家稍等了一會兒,吉岡回來了。他穿一身黃軍裝、大馬靴,戴大軍刀,是個矮胖子,滿臉橫肉。我當時看到他這個穿戴打扮,還是日本人,何況那副尊容又惡又丑,於是又有點害怕和討厭。小林、藤井這時上去給他行了好幾次九十度禮,又把我叫到跟前給介紹了。我行了六十度禮。他微微點點頭,不客氣地朝我渾身上下打量了一番,說了一句:『頂好牎庇治飾葉啻竽曇停家裡還有什麼人,爸爸做什麼等等。然後和小林說了半天日本話,可能小林告訴他我父母不太同意,他站起穿上衣服,叫我們和他一起走,也沒說上哪去,出門就上了轎車。我長那麼大還是第一次坐汽車。車一直開到我的家,這時我們家裡正開家庭會議呢。父親已經請假回來了,已婚的兩個姐姐、大哥也都來了,我們的房東也在座,臨時翻譯也請了過來。吉岡一屁股坐到破炕席上,兩只老鼠眼先把屋裡掃了一圈兒,先挑了眉毛這纔開腔:『皇帝陛下的命令,好的學生選到宮裡去念書,念書好的皇帝陛下喜歡了還要選做妃子。』





我當時想,去了之後能念書,還不花錢,這可是我盼望的事,看樣子或許能有點別的好處,也許打這以後再不受窮了,不受欺負了。吉岡站起來叫我立刻跟他走。這時我母親趕忙給找出了一件黑地黃花新麻綢面的棉襖,讓我換上,這也是我當時唯一的一件新衣服。姐姐們也忙著給我理理鞋襪,爸爸又趕緊囑咐我到皇宮後別忘回家看看,叫我好好念書,別貪玩,要像個大姑娘樣子,事事要多加小心,別多說話。爸爸說著,媽媽和姐姐都掉下了眼淚。一家人送我上車,車走了老遠,我回頭一看,他們還在瞧著我們呢。從此一走,好比鳥兒入籠,想飛也飛不回來了。


2、初見溥儀,他的樣子很和氣





第二天,吃完晚飯,藤井領我去理了發,給我仔細修飾了一番,又領我到一家大醫院去檢查身體。後來和溥儀的二妹坐汽車一同進了宮。





到了樓上,二格格把我領到一間屋子裡。我們圍著沙發中間的圓桌坐下來。一會兒進來一個男人,正是我在樓梯上看見的那個人,寬肩膀兒,細腰,戴眼鏡,穿著深綠色呢子衣服,也不是軍裝,也不是協和服,介乎兩者之間,領子上還戴兩個銅花,衣服非常合身,樣子很和氣,看樣子還不到三十歲。二格格趕緊站起來,雙手捂著腿往地下一蹲,大概是行禮的意思,又告訴我:『趕快給皇上磕頭。』我就跪下磕了三個頭,溥儀說:『快起來,快起來。』





他拉我起身,發現我手很熱,連忙問是不是不舒服了﹖我說:『有點頭疼。』又摸摸我腦袋,說我發燒了,拿來了體溫計給我試了試,果然有些發燒。溥儀就傳出話去叫拿點退燒藥來。又說:『今天晚上早點休息吧,出點汗就會好的。』實際上我昨天一夜沒睡,這兩天精神很緊張,又跑了一天,當然有點不舒服。





屋裡掛著一張溥儀的畫像。他就問我畫得好不好,我大膽地看了看溥儀,我說:『畫得不大好,不像。』他聽了哈哈笑起來。笑完了又和二格格交換了一下眼光,兩個人又都笑了起來。回過頭來又和我說:『對,你說的對,畫得是不太像。』然後又問我吃飯沒有,給我預備飯。又問了問我的家庭情況,在哪裡念書……





飯後待了一會,吃了點退熱藥,溥儀叫我就睡在他的寢宮裡,我不同意。他問我說:『那麼你在哪兒住呢﹖』我說:『我一個人住一間屋子。』他又說:『那你不害怕嗎﹖』我說:『不害怕。』後來就決定我住同德殿,溥儀馬上傳話:『在同德殿樓上給李小姐安個床位牎





那天晚上,溥儀特別高興,就在我新屋子擺膳,共有十來個菜,六盤點心,溥儀拿起一個叫『炸排卷』的點心叫我嘗嘗,我說都吃飽了不吃了,他笑了笑又放下了。第一天他給我的感覺是待人很和氣,其實,這只是對我。當天,他派了兩個老媽子來伺候我。


3、冊封『福貴人』時,一個娘家親人也沒有





我進宮一個多月後,溥儀挑了個良辰吉日,給我行冊封禮。我這貴人的前邊應當冠個什麼好字樣呢﹖溥儀說:『你是很有福氣的,就叫福貴人吧,以後遇到什麼不吉利的事情,用你的福就可克服了。』





到了正日子,溥儀在外廷受賀如儀,大擺筵席,我又不大舒服,也未參加宴會。不夠參加宴會資格的,由溥儀每人賞一塊洋點心,從那以後,我就被稱為貴人了。





那天司儀贊禮是二格格,她只怕說錯,我就忍不住要笑,溥儀那天情緒特別好,也抿住嘴笑。這時我跪下後,遞給溥儀一個玉如意,他又回賞我一個,按清朝的制度,本應當是賞給一個金印和金牌一類的東西,現在沒有,就以如意代替。二格格說著吉祥話,我就行了三跪九叩禮。禮成之後,溥儀站起來就哈哈笑起來,二格格也放聲大笑。我覺著他們像鬧著玩似的,心裡很不舒服,根本不想笑。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