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三國猛將趙子龍的真實面目










三國所以能為人津津樂道,多多得益於半真半假的名著〈三國演義〉。眾人咸雲:要破除演義迷信,拉諸葛亮下神壇。其實演義中神化的何止諸葛一人,神化最著者為諸葛,次者為不曾溫酒斬華雄,斬顏良卻未誅文丑,不曾過五關斬六將,不曾華容道捉放曹,被後人奉為帝的關羽。


再次者當屬趙雲,前二者歷史真面目已多有揭批,惟獨趙雲仍為眾人之最愛,不疑演義中的神化描寫。雲之擁躉少安毋躁,不妨先來看看趙雲一身在歷史中的表現。





趙雲本屬公孫瓚,瓚遣先主為田楷拒袁紹,雲遂隨從,為先主主騎。公孫瓚自己就是庸纔,趙雲即便是天兵天將也不會被他用出個模樣,所以雲在公孫處毫無表現。





投奔劉備,雲得名主,下面便是他此後的所有表現:





1.及先主為曹公所追於當陽長阪,棄妻子南走。





張飛將二十騎拒後,飛據水斷橋,瞋目橫矛曰:『身是張益德也,可來共決死!』操兵無敢近者。或謂備:『趙雲已北走。』備以手戟擿之曰:『子龍不棄我走也。』頃之,雲身抱備子禪,與關羽船會





雲身抱弱子,即後主也,保護甘夫人,即後主母也,皆得免難。遷為牙門將軍。





2.孫權聞備西上,遣舟船迎妹,而夫人欲將備子禪還吳,張飛、趙雲勒兵截江,乃得禪還。





3.諸葛亮、張飛、趙雲等將兵溯流定白帝、江州、江陽,惟關羽留鎮荊州。





分遣趙雲從外水定江陽、犍為,飛定巴西、德陽。





4.操運米北山下,黃忠引兵欲取之,過期不還。翊軍將軍趙雲將數十騎出營視之,值操揚兵大出,雲猝與相遇,遂前突其陳,且斗且卻。魏兵散而復合,追至營下,雲入營,更大開門,偃旗息鼓。魏兵疑雲有伏,引去;雲雷鼓震天,惟以勁弩於後射魏兵。魏兵驚駭,自相蹂踐,墮漢水中死者甚多。備明旦自來,至雲營,視昨戰處,曰:『子龍一身都為膽也!』





5.揚聲由斜谷道取眉,使趙雲、鄧芝為疑軍,據箕谷,魏大將軍曹真舉眾拒之





雲、芝兵弱敵強,失利於箕谷,然斂眾固守,不至大敗。軍退,貶為鎮軍將軍。





在趙雲統共五次的身手施展中,竟只有一個是攻城略地,也不過是疲憊益州的兩個郡縣,在劉備已破綿竹,張飛在另一路協同作戰,要想失敗也困難的局面在完成的。而其餘四次皆在各種失誤或失敗中扮演救火隊。窮其所能不曾斬一名大將、拔一處要塞、破一次大敵;畢其一身不曾領重任而為先鋒或統帥、鎮關隘而獨當一面、加高官而成封疆大吏。





劉備取益州克漢中後,自稱漢中王。直接拔牙門將軍義陽魏延為鎮遠將軍,領漢中太守,以鎮漢川。關羽為前將軍,假節鉞,鎮守荊州;張飛為右將軍,假節,領巴西太守;馬超為左將軍,假節;黃忠為後將軍,趙雲僅得到翊軍將軍,疑為近衛軍、御林軍的統領而已。





而他在許多年前第一次護救劉禪於長阪後就已封為牙門將軍,竟然多年後不及一個新的牙門將軍直昇鎮遠守咽喉要塞。


許多人在說劉備真是瞎了眼,竟然不重用趙雲。不然不然,觀趙雲此前可曾斬獲顏良這樣的名將?可曾擊破張郃這樣的強敵?可曾將兵城下便震降成都這樣的要地?可曾一戰而斬夏侯淵這樣的統帥?





於是又有人說趙雲沒有大的建樹,是劉備不曾給趙雲表現的機會。不然不然,歷史中的劉備識人、知人、用人,遠勝諸葛亮,遠勝蜀漢陣營中的任何人。即便不能與曹操比肩,也相去不遠,否則他無法由窮寇至霸主。政治家可以不知兵不通治,卻不能不知人善任。一生在人纔方面慧眼如炬的劉備決無可能對常年跟隨的趙雲看走了眼,不重用的理由只有一條:不堪大任,做保鏢倒很稱職。





趙雲的追星族們請放下手中的爛番茄和臭雞蛋,俺並無意搗毀子龍神壇,只企圖還雲一個歷史真面目,而且是一個其實很光輝面目。





俺在史書中看到的趙雲,雖不算一個出色的將纔,卻在他身上看到了武將中絕無僅有政治眼光。來看看幾段其他將領掙紅了臉也憋不出來的政治見地吧。





1.時議者欲以成都名田宅分賜諸將。趙雲曰:『霍去病以匈奴未滅,無用家為。今國賊非但匈奴,未可求安也。須天下都定,各反桑梓,歸耕本土,乃其宜耳。益州人民,初罹兵革,田宅皆可歸還,令安居復業,然後可役調,得其歡心,不宜奪之以私所愛也。』備從之。





2.漢主恥關羽之沒,將擊孫權。翊軍將軍趙雲曰:『國賊,曹操,非孫權也。若先滅魏,則權自服。今操身雖斃,子丕篡盜,當因眾心,早圖關中,居河、渭上流以討凶逆,關東義士必裹糧策馬以迎王師。不應置魏,先與吳戰。兵勢一交,不得卒解,非策之上也。』





3.亮問鄧芝曰:『街亭軍退,兵將不復相錄,箕谷軍退,兵將初不相失,何故?』芝曰:『趙雲身自斷後,軍資什物,略無所棄,兵將無緣相失。』雲有軍資餘絹,亮使分賜將士,雲曰:『軍事無利,何為有賜!其物請悉入赤岸庫,須十月為冬賜。』亮大善之。





以上事實已足夠顯現趙雲的大局觀和政治判斷力,這正是前後左右四大將軍所缺乏的。在軍事方面他雖無甚建樹,卻決無錯漏和慘敗,用圍棋語言來說,是當之無愧的善敗者不亂。空營計這樣的創舉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需要泰山崩而目不瞬的超人膽識和驟然臨之而不驚的非凡沈著。劉備不假重兵於雲手,常留在身邊,正是要其揚長避短,既能處變不驚、有條不紊地看護自己、家人及群臣的安全,還能用其遠見卓識的大局思維得到頗有價值的進言。





這麼久遠的歷史會有很多真相消亡了,卻總留下一絲線索讓後人探尋。去過成都武侯祠的人都會驚異地發現,順平侯趙雲竟然端坐在文臣廊!這是個不經意的失誤嗎?可不要忘了武侯祠在《三國演義》的作者出生前就有了。趙雲雖脫下了百萬軍中單槍匹馬如入無人之境的五虎上將的外衣,卻展現了獨具魅力另一面,並帶有幾分神秘。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