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進去真有種賓至如歸的感覺,浙江嘉興,皇家一號,502包廂,總統包。
看到我那已經沉船的主管如入廚房一樣熟悉,真的有種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感覺。
「各位大哥晚上好!」個個精神抖擻,眼神似笑非笑。沙發上的男人們個個像隻披著西裝的狼在狠狠盯著,像是盯著獵物。
包廂有叫小姐真的好玩多了,不用再聽其他人發酒瘋狂吼、咆哮,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有錢男人喜歡去酒店。根本就在找戀愛的感覺,想買一種主控權,這種歡場根本不適合我這種年輕人,這跟夜店把妹來比根本太簡單了,女人就乖乖擺在那邊給你去調侃,不是嗎?


       

眼淚太真 引我入戲


你要講話她聽你講,就算她一個字都聽不懂。你不想講話她講,她把她的身世之謎,一字不漏的說給你聽。 
她叫做小茜。 
換下制服後,一席黑白條紋的蛋糕裙。她是四川人,跟著姊妹們來打拼,坐下先敬我三杯,開始閒話家常,也許是因為我初來乍到中國,話不投機半句多。 
看她熟練的點菸、熟練的著遞菸、抽著菸,她說是因為情傷讓她抽菸,是因為有男人傷她的心。看她兩眼汪汪哭成淚人兒,我問她知不知道台灣的歌,想唱幾首歌給她聽聽。不知道是我唱得太好還是她演技太好,她竟然泣不成聲,頭還枕在我的肩膀上,想要我安慰安慰她。之後在她純熟的遊戲手法下我喝了好幾杯,因為酒精的慫恿吧,我開始大膽的在她大腿上游移,時遮時擋的讓人實在癢在心頭…… 
在酒酣耳熱之際,DJ放了幾首廣HIGH,我被她促擁著上台,音樂的震耳欲聾,也讓我們講話越貼越近,我開始親她,手也完全不安分了,臉頰貼著臉頰,自己就像是個十足禽獸,等我起身要離開時,她十指緊扣著我的手,在我耳邊輕聲的說,你什麼時候還會再過來? 
沒有男人可以抵擋這種溫柔鄉,就算是她那有點口音的普通話。 
這就是神州大陸的次文化,唱歌叫小姐是天經地義,就像你去麥當勞點薯條不忘點番茄醬,增加風味,低消880,開箱670(啤酒),這是什麼消費能力,這就是披著共產主義行資本主義的世界。 
酒店就是一個炫富的地方,不是嗎? 
但是去那邊只是「買」感覺而已,「買」一種你會認為你在戀愛的感覺,但是戀愛不是這樣的。 
歡場無真愛,這句話值得被Highlight,擺在心中。那種地方就是這樣紮實存在的…… 
       

親密簡訊 傳個不停

現在是凌晨4點多,回到飯店,離開後真的有種失落感、還在想著她。這根本中毒不是嗎?中了迷魂劑……醒醒吧,那都是歡場,歡場是無真愛的。但事後,我每個禮拜都收到小茜噓寒問暖的親密簡訊,看著看著笑了。這是電話推銷嗎?想到之前在台灣常常接到的詐騙電話似乎是同一個步數。字裡行間的親密問候,其實是要我去消費要我去埋單要我給她做業績。而且,我想到了那帶我去酒店初體驗的蘇主管,所有人都勸告他不要在花心思在上面了,痴痴的把一個叫花花的小姐當情人,花花卻把我主管當成客人削。
這種戀愛難道不是詐騙嗎?
華中男兒╱新北         





出處: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