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趙姬:活在政治陰影中的女人










新春期間,一部被雪藏6年的電視劇《秦始皇》終於重見天日。一時間,這部匯集影視大腕兒的巨制引發了諸多話題。在劇中,秦始皇的母親趙姬被塑造為一個多情的女人——她深愛呂不韋,甘心委曲求全成其野心;事成之後,她難捨昔日之情,罔顧君臣之禮。回溯幾年,演員寧靜也曾在電視劇《亂世英雄呂不韋》中演繹過趙姬,在那個版本中,趙姬是一個擁有超群智慧的女子——美貌、多情、智慧。毫無疑問,這樣的女人是造物主的寵兒,歷史上的趙姬果然是被如此眷顧的女人嗎?


在中國歷史上,有一種女人是主動選擇走上政治舞臺的,譬如漢代的呂雉、唐代的武則天,她們的性別劣勢並不能遏制其心中的權力欲火;但也有一種女人是被動陷於政治漩渦的,譬如趙姬。對呂不韋而言,她是政治投資的籌碼;對子楚而言,她是泄欲釋壓的工具;對嬴政而言,她是顯其仁孝之心的道具;而對一些有政治野心的人而言,她的舉止言行又成了奪權爭勢的借口。趙姬,終其一生,都不過是政治棋盤上的一粒棋子。





她是呂不韋的投資籌碼





趙姬的真實姓氏無從考證,因她是趙國人,後又成為呂不韋的姬妾,故被稱為『趙姬』,也有『薛姬』一說。





關於趙姬的出身,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有人說趙姬出身富豪之家。《史記》中曾出現過『其姬邯鄲豪家女』、『趙豪室之女』字樣。也有人說趙姬乃先秦十大名將趙奢的孫女,只是這種缺乏史料支持的說法難免讓人覺得匪夷所思。而更為人熟知的版本是趙姬曾經流落煙花。《戰國策·秦卷五》中提到,趙姬是邯鄲的歌舞妓。





不管趙姬出身何處,在遇到有『古代職業經理人』之稱的呂不韋後,她的人生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古時,女人最高貴的身份莫過於皇太後,最卑賤的莫過於淪落到青樓。這兩個極端階層的人似乎沾不上關系,『貴族』與『賤民』間的地位、榮譽相差甚遠。不過,人之一生,大起大落——今朝富貴,也許明日即敗,譬如從皇太後淪為妓女的北齊胡太後。當然,中國歷史上也不乏今朝貧寒,明日飛黃騰達之人,譬如從歌舞姬變身皇太後的趙姬。





《史記·呂不韋列傳》記載:『子楚,秦諸庶孽孫,質於諸侯,車乘進用不饒,居處困,不得意。』出於商人的本性,在知悉秦昭王孫子楚正居於邯鄲為趙國質子後,呂不韋打起了如意算盤。在他看來,眼下潦倒無依的子楚卻是奇貨可居,若能助其為秦王,自己在秦國必定扶搖直上。於是,呂不韋決心與子楚結交以獲利——他帶著千金造訪,並逐步獲得子楚的信任。在得到呂不韋助其為嗣的承諾後,子楚說:『必如君策,請得分秦國與君共之。』





接下來,時為呂不韋姬妾的趙姬出場了,她的命運在一席間改變。《史記·呂不韋列傳》有言:『呂不韋取邯鄲諸姬絕好善舞者與居,知有身。子楚從不韋飲,見而說之,因起為壽,請之。呂不韋怒,念業已破家為子楚,欲以釣奇,乃遂獻其姬。』子楚對美麗善舞的趙姬一見鍾情,想將其據為己有。乍聽此言,身為男人,呂不韋大怒,但作為商人,他卻從中嗅到了利益的氣息。『我已經為你傾家蕩產了,難道還會在乎一個女人嗎?』呂不韋這樣回應子楚的請求。較之常人,他更能克制自己對女人的欲望。當時,女性的地位極其低下,她們如同一件普通的物品,任由所有者處置。在呂不韋的眼中,趙姬就是這樣一件物品,唯一不同的地方在於她是被押上的政治籌碼之一。如果將呂不韋比喻為政治導演,那麼,趙姬就是呂氏劇目中必不可少的政治演員。


她是野心家的奪權借口





二千多年前,一段『邯鄲獻姬』的故事上演了,而這故事竟也埋下了一個千古之謎。二千多年來,關於嬴政的身世一直流傳著諸多說法。由於現存文獻提供的證據都不足以定讞,歷史學家難言定論。堅稱『秦始皇系出呂門』者有《史記》、《漢書》兩部正史橕腰,還有《資治通鑒》站臺支持,而持反對意見的人則擺出了各種各樣的推理緣由。





秦昭王48年,趙姬產下一子,即為後人知的秦始皇嬴政。關於嬴政的身世,一說其為呂不韋之子,此說法初現於長安君成蟲喬的討秦檄文中。《史記·秦始皇本紀》記載:『八年,王弟長安君成蟲喬將軍擊趙,反,死屯留,軍吏皆斬死,遷其民於臨洮。將軍壁死,卒屯留、蒲反,戮其屍。』如史料所述,成蟲喬在進攻趙國的途中謀反,並由大將樊於胡寫出檄文通告,言呂不韋施移花接木之計,陰謀奪取秦國政權。





『嬴政乃呂氏之子』的傳言並沒有隨著成蟲喬兵敗自殺而逝去。時隔多年,《史記·秦始皇本紀》記載:『其姬……有娠而獻於子楚。生始皇。』在《史記·呂不韋列傳》中,司馬遷再著筆墨:『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時,生子政。』這無疑在昭告世人,嬴政為趙姬與呂不韋之子。





古時,司馬光在《資治通鑒》中采信了《史記》的記載,『呂不韋娶邯鄲姬絕美者與居,知其有娠,異人從不韋飲,見而請之,不韋佯怒,既而獻之,孕期年而生子政,異人遂以為夫人。』《漢書》的作者班固索性將嬴政稱為『呂政』。南朝裴駟在《史記集解》中對這一稱呼做出了解釋:『呂政者,始皇名政,是呂不韋幸姬有娠獻出襄而生始皇,故雲呂政。』今時,南開大學歷史學院教授孫立群也公開認定『嬴政為呂不韋之子』。





與之相對的,明代學者湯聘尹在《史稗》中直指『嬴政為呂不韋之子』一說是『戰國好事者為之。』同為明代人的王世貞在《讀書後記》中提出或呂不韋為長保富貴,或其門客為泄憤,故意編造出嬴政是私生子的說法。





此外,《史記》中一言語不明之處亦成為爭論的焦點。《史記·呂不韋列傳》中有趙姬『至大期時生子政』的字句。唐代的司馬貞在《史記索隱》中引用晉代徐廣與東漢史家譙周的說法,將『大期』解讀為12個月。古人雲:『十月懷胎,一朝分娩。』在許多人看來,使『趙姬懷孕12個月產子』變得合理的解釋只有一個——趙姬是在被獻於子楚後纔懷有身孕的。





原中國科學院院長郭沫若在《十批判書》中也曾懷疑呂不韋為嬴政生父之事。在他看來,此事僅見《史記》,而為《國策》所不載,缺乏旁證,而且此事雷同春申君黃歇的故事。黃歇是戰國四公子之一,他的家臣李園將自己的妹妹送與其。此後,李園獻計讓黃歇將已懷孕的妹妹獻與無嗣的楚考烈王。一旦產下兒子,必為太子,則黃歇等便可竊國,此計終獲成功。





其實,今人對嬴政是否為呂出的爭論均為學術爭鳴。不論結論如何,都不會撼動秦始皇的歷史地位。但古時,嬴政的身世卻常常成為政治工具。倘若嬴政與呂不韋有血緣關系,那麼,其一,這說明嬴政不是秦王室的嫡傳,他的『仇家』自然就找到了很好的造反理由;其二,呂不韋可以憑借親情取得嬴政的支持,進而增強斗爭實力,與對手長信侯周旋;其三,這能夠解六國為秦所滅之恨,六國之人呂不韋用計讓其子奪取了秦國江山;其四,漢代以後的資料多認為嬴政為呂不韋之子,用郭沫若的話說,這一說法是西漢呂後為奪權而編造、散布的,其目的是為了說明天下本屬呂家,現被劉家奪去,理應由呂家再奪回來。





對於嬴政的身世,最具發言權的應該是他的母親趙姬。只是,在政治面前,趙姬或不能說出真相,又或那真相早已無足重輕。


她是野心家的奪權借口





二千多年前,一段『邯鄲獻姬』的故事上演了,而這故事竟也埋下了一個千古之謎。二千多年來,關於嬴政的身世一直流傳著諸多說法。由於現存文獻提供的證據都不足以定讞,歷史學家難言定論。堅稱『秦始皇系出呂門』者有《史記》、《漢書》兩部正史橕腰,還有《資治通鑒》站臺支持,而持反對意見的人則擺出了各種各樣的推理緣由。





秦昭王48年,趙姬產下一子,即為後人知的秦始皇嬴政。關於嬴政的身世,一說其為呂不韋之子,此說法初現於長安君成蟲喬的討秦檄文中。《史記·秦始皇本紀》記載:『八年,王弟長安君成蟲喬將軍擊趙,反,死屯留,軍吏皆斬死,遷其民於臨洮。將軍壁死,卒屯留、蒲反,戮其屍。』如史料所述,成蟲喬在進攻趙國的途中謀反,並由大將樊於胡寫出檄文通告,言呂不韋施移花接木之計,陰謀奪取秦國政權。





『嬴政乃呂氏之子』的傳言並沒有隨著成蟲喬兵敗自殺而逝去。時隔多年,《史記·秦始皇本紀》記載:『其姬……有娠而獻於子楚。生始皇。』在《史記·呂不韋列傳》中,司馬遷再著筆墨:『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時,生子政。』這無疑在昭告世人,嬴政為趙姬與呂不韋之子。





古時,司馬光在《資治通鑒》中采信了《史記》的記載,『呂不韋娶邯鄲姬絕美者與居,知其有娠,異人從不韋飲,見而請之,不韋佯怒,既而獻之,孕期年而生子政,異人遂以為夫人。』《漢書》的作者班固索性將嬴政稱為『呂政』。南朝裴駟在《史記集解》中對這一稱呼做出了解釋:『呂政者,始皇名政,是呂不韋幸姬有娠獻出襄而生始皇,故雲呂政。』今時,南開大學歷史學院教授孫立群也公開認定『嬴政為呂不韋之子』。





與之相對的,明代學者湯聘尹在《史稗》中直指『嬴政為呂不韋之子』一說是『戰國好事者為之。』同為明代人的王世貞在《讀書後記》中提出或呂不韋為長保富貴,或其門客為泄憤,故意編造出嬴政是私生子的說法。





此外,《史記》中一言語不明之處亦成為爭論的焦點。《史記·呂不韋列傳》中有趙姬『至大期時生子政』的字句。唐代的司馬貞在《史記索隱》中引用晉代徐廣與東漢史家譙周的說法,將『大期』解讀為12個月。古人雲:『十月懷胎,一朝分娩。』在許多人看來,使『趙姬懷孕12個月產子』變得合理的解釋只有一個——趙姬是在被獻於子楚後纔懷有身孕的。





原中國科學院院長郭沫若在《十批判書》中也曾懷疑呂不韋為嬴政生父之事。在他看來,此事僅見《史記》,而為《國策》所不載,缺乏旁證,而且此事雷同春申君黃歇的故事。黃歇是戰國四公子之一,他的家臣李園將自己的妹妹送與其。此後,李園獻計讓黃歇將已懷孕的妹妹獻與無嗣的楚考烈王。一旦產下兒子,必為太子,則黃歇等便可竊國,此計終獲成功。





其實,今人對嬴政是否為呂出的爭論均為學術爭鳴。不論結論如何,都不會撼動秦始皇的歷史地位。但古時,嬴政的身世卻常常成為政治工具。倘若嬴政與呂不韋有血緣關系,那麼,其一,這說明嬴政不是秦王室的嫡傳,他的『仇家』自然就找到了很好的造反理由;其二,呂不韋可以憑借親情取得嬴政的支持,進而增強斗爭實力,與對手長信侯周旋;其三,這能夠解六國為秦所滅之恨,六國之人呂不韋用計讓其子奪取了秦國江山;其四,漢代以後的資料多認為嬴政為呂不韋之子,用郭沫若的話說,這一說法是西漢呂後為奪權而編造、散布的,其目的是為了說明天下本屬呂家,現被劉家奪去,理應由呂家再奪回來。





對於嬴政的身世,最具發言權的應該是他的母親趙姬。只是,在政治面前,趙姬或不能說出真相,又或那真相早已無足重輕。祖佳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