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毒殺親生兒的北魏胡太後













歷史總是在關鍵時刻顯示出其黑色幽默。道武帝拓跋珪起,子貴母死,已經成了魏王朝不可變更的『祖制』,每個皇帝即位後,只能上尊謚來憶念他的生母,沒可能有承歡膝下,共享天年的機會。惟獨胡太後誕下肅宗明皇帝元詡後,僥幸逃過被殺的命運,並最終國權在手,號令天下。而恰恰在她身上,發生了魏王朝列祖列宗最最擔心、一直沒法避免的事情:主少母壯,驕淫自恣,又好又大的赫赫魏國,最終實際上亡於胡太後之手。


成也太後敗也太後——精明多智、放縱輕脫的胡太後





世宗宣武帝元恪是孝文帝之子。由於皇叔元禧叛逆一事,對元姓皇族很不信任,對舅舅高肇言聽計從。高肇又娶世宗的姑姑高平公主為妻,其弟高偃的女兒又得為世宗皇後,一時間權傾內外。高肇大結朋黨,接連誣陷北海王元詳和清河王元懌謀逆並加以殺害,又挑撥宣武帝嚴防諸位王族,重兵防守,如同囚禁。接著,高肇秘派宮人毒殺順皇後於氏,令醫官不予於氏三歲的兒子治病,使得小王子夭折。由是朝野之人對他都又恨又怕。





為了進一步以武功樹立威儀,延昌三年高肇親率大軍征伐蜀地。





胡太後本是河州刺史胡國珍之女,十幾歲時選入宮中。胡後的姑姑是個職業尼姑,很會講論佛經,於世宗初年進入宮中服務。幾年內,她和宮內的中官和嬪妃打得火熱,並拜托他們向皇帝進言自己侄女美麗聰明。世宗得知後,把這伶俐聰俊的小姑娘召入內庭,封為承華世婦。





根據魏朝太子『子貴母死』的舊制,宮內的嬪妃們都暗中祈願自己生諸王、公主,不願生太子。偏偏胡氏膽識不凡,她常常對旁人講:『天子怎麼能沒有繼承人呢,我不怕自己死掉。為皇上的冢嗣著想,最好能生太子。』當她懷孕後,周圍人都勸她想辦法使孩子流產,免得生下太子被殺掉。由於世宗和皇後於氏僅有的兒子已夭折,胡氏所生如果是男孩的話,肯定能當太子。對此,她不僅不懼怕,反而在夜深人靜時對佛發誓:『希望自己能生下皇子,即使由此身死,在所不辭!』果然,胡氏生下皇子,進封為充華嬪。





由於世宗的兒子們大多生下來不久就被高肇或他的侄女高皇後想方設法弄死,世宗也覺可惜。這位皇帝自己又覺年歲漸長,對胡氏所生的惟一的皇子慎加保護,他親自選擇良善之人給兒子當乳母和保姆,別選宮殿專門養育,嚴禁皇後和胡氏本人去探視。





建昌四年,世宗病死,時年三十三。大臣崔光、於忠、王顯等急忙擁立時年6歲的元詡為帝,是為肅宗孝明帝。





高皇後得知肅宗得立,忙與左右計議,要把小皇帝的生母胡氏殺掉。崔光、於忠等人知道消息,馬上派人把胡貴嬪安置到高太後找不到的地方,派兵嚴加守衛,由此,胡貴嬪心中十分感激崔光等人。





這時候,雖然胡太後過崇佛法,小皇帝又好游獵玩樂,母子還是很聽得進臣下進諫。尤其像張普惠這樣的諫臣常常上表議論時改得失,太後和小皇帝常常把他聽到宣光殿親自聽取他的意見,對於王公親戚犯法,也很少寬貸。





胡太後親近宦官劉騰,雖然大字不識一個,但善於揣測人意,奸謀多端,太後更念他當時對自己有保護之功,把他昇至侍中的大官。劉騰廣收賄賂,助人昇官。此時,胡太後把魏王朝的大權全部攬於自己一人之手,做事開始無所顧忌。天文官秦稱天象有變,需一貴人之死以應之。胡太後馬上想起自己的對手高太後,派人趁夜黑殺掉她,以埋葬尼姑的禮儀葬掉了這一代正宮皇後。





為了取得『真經』,胡太後又派好多使臣和和尚遠涉沙漠,到西域去求佛經,耗財無數。





北魏王朝在北方雄霸多年,西邊各小國進貢不絕,又和南朝往來貿易,府庫充盈,萬物皆備。胡太後有一次去盛放絹布的倉庫巡玩,對從行的王公嬪主一百多人下令,讓眾人依自己力氣,隨意取絹。這些人丑態百出,使盡氣力左夾右扛成百匹地往家裡搬。尚書令李崇和章武王元融最貪心,負絹過重,顛僕在地,一人傷腰,一人傷腳,太後又笑又怒,讓衛士把兩人趕出倉庫,一匹絹也不給他們,當時被人作為笑柄。惟獨侍中崔光只取兩匹絹,太後很奇怪,問他為什麼取這麼少。崔光回答:『臣兩手只能拿兩匹』。一旁眾人都漲紅臉,羞愧難當。





崔光雖屬忠臣,但是那種明哲保身的一類人,對後來的元義亂政、胡太後濫殺均不加以阻救,隨時俯仰,進退有度,七十三歲時善終。





魏王朝在胡後掌政初期達至極盛,恰如一個人的回光反照時期。當時的魏朝宗室和貴臣都互相比富。高陽王元雍,富可敵國,宮室園圃和皇帝的不相上下。他有僮僕六千,樂伎五百,出則儀衛塞滿路,歸則歌吹連日夜,一頓飯就吃掉幾萬錢。尚書令李崇和元雍身家差不多,但他生性吝嗇,常對人講,『高陽王一頓飯,夠我吃一千天的。』





此時,胡太後衣食俱廢,挨餓受凍,只能嘆道:『養虎噬人,正是講我這樣的人!』於是魏朝大政外由元義把持,禁宮內由劉騰統領,兩個人威振天下。朝野有人昇官或當官,兩人只看送禮多少而定,連元義的父親京兆王也倚杖兒子權勢賣富弄權,他們盤剝六鎮邊防軍人,私自和南朝走私貨物,欺男霸女,遠近苦之。





由於魏朝朝綱大亂,邊將逃降至南朝,宗室內也陸續有元正德、元法僧等人謀逆,陸續又有柔然、朔州胡人、沃野鎮民破六韓撥陵、高平鎮民赫連恩,南秦州豪強等造反,後來邊防六鎮軍民全都不堪虐待而造反,狠煙四起,魏國大亂。秀容郡乞伏莫於造反時,秀容酋長爾朱榮率兵討平,而正是這一小小部落奠長,日後成了胡太後的奪命人。








523年4月,大太監劉騰病死。元義已執政三、四年,很覺天下完全由他自己一人掌握,對胡太後的防備之心也漸漸松馳。





胡太後趁著與小皇帝相見的機會,怨恨地說自己要去嵩山當尼姑,說著還拿過剪刀要自己落發,聲色俱厲。群臣與皇帝苦苦請求。母子相會,趁機一同住在嘉福殿。娘兒倆相處幾天,互訴衷腸,都覺元義可惡。小皇帝漸已長大成人,又學會演戲,他假裝把母子之間的往來情狀一一告知元義,讓元義覺得自己仍舊深受皇帝寵信。





525年2月,胡太後、皇帝母子忽然解除元義禁軍統師之職,為安慰穩住他,又封他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尚書令、侍中、領左右等一系列虛銜。元義心中稍安,總覺自己不會有廢黜的危險。





胡太後畢竟是婦人,元義是她親妹夫,遲遲不忍行誅。





胡太後奪權後,被元義貶出的宗室元順被召還,任官侍中。有一天他在殿上侍坐於太後身邊,忽然指著太後身後的親妹妹,說:『陛下您奈何以您一個妹妹的緣故,不正元義之罪,使天下人民不得申冤訴憤呢!』太後默言,不知如何回答纔好,群臣趁機紛紛請求發落,皇帝也親自要胡太後表明態度,猶豫再三,胡太後下詔賜元義與其弟元瓜家中自盡。





在鎮壓叛亂過程中,秀容郡地方軍閥爾朱榮日益強大,被封為安北將軍,都督恆、朔討虜諸軍事。他帶兵路過肆州,刺史尉慶賓不開城門迎接,他竟然派兵襲取肆州,自置刺史。魏朝對此也不敢管,眼睜睜看著一方地頭蛇橫行。到後來,連因梁滅齊而逃到魏國的齊國宗室蕭寶寅也趁亂稱帝,佔據關右,改元隆緒。








528年,肅宗的潘嬪生下一女,胡太後對外詐稱皇子降生,大赦,改元。





自胡太後再臨朝以來,奸臣擅權,政事紊亂,剛紀松馳,恩威不立,國內盜賊蜂起,封疆日蹙。肅宗孝明帝年紀漸長,胡太後自知婦行有誇,怕左右人泄漏給兒子知道,凡是皇帝所愛信的人,想方設法把他們外放、除掉,不讓皇帝知曉外間事務和朝事。散騎常侍谷士恢和皇帝很投緣,兩人常常相互談良久,太後便任命他為外州刺史。谷士恢不想外任,太後就找人誣稱其有罪殺掉。又有一個密多道人,能通曉胡語,皇帝常置之於左右,顧問笑談。太後暗中派人殺之於城南,然後詐稱為盜所殺,還懸賞捉拿殺手。





以上種種,小皇帝皆一切心知肚明,母子之間嫌隙日深。





秀容郡爾朱榮此時羽翼已豐,對魏朝國政就產生出覬覦之心。他上書朝廷,要求允許自己率精兵入援相州。馮太後很警惕,禮貌回絕,說北海王元顥已經率眾二萬奔赴相州,不需爾朱榮出兵。爾朱榮見此策不行,就召集民兵,北捍馬邑,東塞井陘,自己圈出好大一段地方以謀異圖。大臣徐紇又勸說馮太後為爾朱榮屬下賜頒誓書鐵券,以離間他們之間的關系,爾朱榮知道後心中更恨馮太後。





肅宗孝明帝非常嫌惡鄭儼、徐紇兩個人,但由於上面有母親馮太後壓著,他又勢力孤單,不能除掉此二人。情急之中,小皇帝想出一個下招:秘密下詔給爾朱榮,讓他舉兵內向都城,想以此兵威迫脅太後歸政。





爾朱榮受詔大喜,馬上派高歡為先鋒,直殺洛陽而來。軍隊到了上黨,不知出於何種原因,孝明帝又以私詔制止爾朱榮軍隊前行。





鄭儼、徐紇兩人害怕禍事臨頭,不停向太後吹枕邊風。胡太後淫婦心毒,一咬牙,毒死了年僅十九歲的孝明帝。虎毒不食子。從前文明馮太後毒死獻文帝,畢竟還不是自己親生兒子。而肅宗孝明帝是胡太後肚子裡面掉出的一塊肉,是血親親子!宮廷政治血腥,使人性極端扭曲。





胡太後先立潘嬪所生皇女為帝,很快改變之意,又迎立臨洮王世子元釗即位。元釗當時纔三歲,馮太後想要長久把持國政,故而貪其幼小而立之。





爾朱榮聞訊大怒。他對左右說:『肅宗晏駕,雖然已經十九歲,國內都說他還是幼君。現在扶立一個還不能講清楚話的小孩以臨天下,想要國家太平,怎麼可能呢!』於是他一面派軍殺向洛陽,一面自己迎立長樂王元子攸為帝。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