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7月离奇身亡后,多地盛传各种版本的鬼故事;这边有人发鬼梦那边有人见鬼,搞出人命的雪州反贪污委员会总部莎阿南马沙南大厦更是鬼影幢幢,有人被咬扯腿,还有人看到有鬼搭电梯上上下下反贪会。

现身时分,固然夜幕已低垂,但恰好也是他被带返助查的时间;凑巧得太诡异。

明福死得太冤,心中很怨,所以很猛鬼……”生前跟他同工同煲,一起打政治工的Mandy这么说。她是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的私人助理,明福死后,从不信鬼神,到不得不信,从她口中说来的,无疑是我听过最绘影绘声的鬼故之一。

       



问题是,天天有人死,为何偏就某些人会人死为鬼?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写的是一个鬼故事。 
很無奈,可是目前為止,它只能是一個鬼故事。        


         



你,当然也最好当作是个鬼故事来听。
照片提供:號外周報攝影記者謝名彬/林振輝


问:据说行动党人常常梦到赵明福? 
答:我自己都梦过几次。其实他死才一个礼拜,我们就接到很多电话说他们梦到明福。

       



问:可不可以告诉我们,在梦中明福到底想交待什么?
答:(迟疑)其实……打电话来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不能肯定到底是看到还是梦到。(他们是指党员吗?)不是,都是普通市民所以才不知道怎样联络赵家人,有些去找沙登的服务中心,有些甚至打去杨巧双的office说有明福的讯息要传给他的家人。(你都有亲自去查证?)我亲手follow up的有两个。
(会不会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激动)那些人都不认识他的咧,怎样日有所思?!
Mandy
這些人都不認識趙明福的,怎樣去日有所思?!        


         



问:是谁最先梦到他?
答:在他死后的第二个星期,沙登一个女助理打电话给我说有人见到明福的鬼,问我可以不可以去了解发生什么事,因为我跟明福最好朋友。我其实是基督教徒来的,不相信这些的不是打咯。
这个见鬼的女人是住在梳邦再也的,她一直说她丈夫反对她讲,但是她觉得如果不说出来良心不安。她说,她是一个不看报纸的家庭主妇,她也根本不知道谁是赵明福,她说她不是发梦,她是真的见到──。
后来我才知她一路来是阴阳眼的,找了很多次神父请求上帝把这种沟通能力收回去还收不掉。

       



问:见鬼的时间和地点?
答:在她家,晚上她要睡觉的时候,看到有一个年青人侧着身子,站在窗外,没有正面看她,只是满怀心事的看地上 ……当时,她知道这个年轻人死了。(到底明福想说什么?)(眼红/哽咽)她说,明福请她转告赵妈妈和未婚妻……他不是自杀的。


明福请她转告赵妈妈和未婚妻……他不是自杀的。                


她还有看到一些画面,有3个人围住明福……她可以形容出这3个人的脸,但是当时验尸庭还没有开审,我们也没有办法知道她形容的是谁。她说如果看到照片她一定可以认得出这3个人。我试过很多方法去找反贪会官员的照片,上网啦找马来同事帮忙啦但是反贪会人那么多怎样找……

后来,验尸庭开了,我们也就知道她指的那3个人是谁了。不过,一来这女士方拒绝蜗警方供证,二来,看到鬼这种东西可以当证词吗?可是没有人解释到为什么在验尸庭开始之前她就可以形容到某些人的样貌形容到这么准。                

                                



问:如果明福是在过世一个礼拜后就显灵,为什么到现在你们才愿意讲出来? 
答:(苦涩)我们讲了有人敢写吗?写了有人相信吗?我自己都不相信啦何况其它人?你知道他的家人去问米吗?

       



第一次问米我没有去,第二次我有跟他们一起去Batu Pahat是因为赵妈妈说,他们也不知道是信好还是不信好,如果明福上来认得你是谁我们就相信,因为他家人都上过报了,全国人都认得他们,如果问米婆有心要骗我们也分不出来。        



Mandy
我们讲了有人敢写吗?
寫了,有人會相信嗎?        




问:OK,第二次问米时明福说了什么? 
答:(苦笑)很可惜,我听不懂福建话……。(搥心肝惨叫: ──?!)他一上来就用福建话讲讲讲,一样样赵明福生前讲话的pattern,我心就想死咯我一句也不会听!(虽然你不会听,可是一定有人跟你说准不准的嘛!)很准!

         


问:他说了什么让你觉得准,事发过程? 
答:没有讲过程,但是他(被召魂的明福)有讲结论。OK,你要清楚第2次问米的目的是要知道他介不介意我们开棺,他一来就说不介意。        



他说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之后,他已经看到自己前生做了什么事以致今生要横死。他讲,这样的结局是他的因果来的。他接受自己横死的事实。你以为他的死法不痛苦呀,他是被‥(为了尊重验尸庭,下删两百字。我知道我知道,相信我,站在有話說不出的位置,我比你還無奈)。

他说前生他犯下的错,今生要承受两次死亡的痛苦来弥补。第一次他已经受不住死了。第二次……(眼红)就是要再被人家再劏多一次。华人是说入土为安,可是他死了还要再被挖出来,再给人家开膛剖胸一次。


Mandy你以為他的死法不痛苦呀?
他死了一次,還要再給人劏多一次!        
       



据说,赵妈妈接受不到,闻言马上就哭了。
以为死了已经够惨,没有想到死不是最惨的; 因为还要再死一次。
将心比心,确实没有父母可以接受这等验完再验,劏了一次又一次的惨事。
       
                  


问:有说到他在坠楼前,是生是死吗?         


答:OK这个是第2个打电话来的人跟我说的,她是在赵明福100天圆坟前两天才从芙蓉打来的。她也是不看新闻的连赵明福也不知道是谁,我记得很清楚,那是10月森美兰峇眼槟榔补选的时候,我们有做banner挂明福的照片。

这个女孩子跟朋友去听讲座看热闹,一看到明福的照片就吓到。她说明福去找她很多次了,她一躺下去就看到赵明福。但是她没有去理它,因为她是有阴阳眼的,老早就见怪不怪。我可以说,赵明福很猛鬼──给我的感觉是他到处去报梦找人伸冤。

我认识的赵明福是个很喜欢打抱不平的人,不平则鸣,死得这样不明不白他死不瞑目到处找人申诉想要讨回公道我觉得这种作法很像他。        



问:芙蓉这个女生看到什么?
答:她也不能肯定是梦到还是看到。她说,明福让她看到一些画面,她看到有3个人……(边说边抹泪。)(对不起,为尊重法庭,無奈再下删200字)。问题是,这个女生跟梳邦的主妇是不认识的,为什么她们说的话竟然一样提到3个人?        



我相信明福断气前,他的脑电波所遗留下来的磁场在影响某一些有感应的人。

你们想想,验尸报告说赵明福坠楼时有可能是失去意志而己,他可能还没有死的。法庭上很多证词我解释不到也想象不到,为什么他侧着身子掉下来可是胸口会有伤的?我很后悔自己当年没有去念鉴证科,不然我就可以帮明福找出真相。



问:所以芙蓉女生是看到而不是梦到?
答:她也有梦到明福……呃,好像是说在半梦半醒之间。她看到明福一直跟她说他没有时间了,还把她带到一个长满了很多茅草的地方,指着一只在高脚屋下的黑瓮,上面绑一条红色的丝带。他说他困在里面,叫女生放他出来。

女生听不明白,在着急时高脚屋有人提把枪追出来,她一吓到就把瓮打破了。                

                                                              


(上面這段是見報用的,套南洋娛樂組靚靚的說法,叫做走善良路線。不過如果你堅持要想,那可以朝黑巫術方面去想。) 

(道家說,人是有三魂七魄的。套以科學說法,即為意識。當受到驚嚇,魂魄會飄散,神識會不清,所以小兒受驚,也有叫魂壓驚之說。因此,但凡死於非命,都有招魂之舉,莫讓冤死者魂魄不清,在冤死地徘徊不去,變成孤魂野鬼。)

       


(明福中午時分被發覺臥屍在地,但卻要到晚上9點過後才被允許收屍。)

Mandy說,她恨得幾乎敲破反貪會的玻璃門。領屍召魂時,親耳聽見一聲嘆息發自本是空無一人的耳後。墜樓時,明福魂飛魄散了嗎?我不知道。你也許可以自己天馬行空一下。)

(除了蒐集指模證物。還有其他什麼事情發生,人不在現場,不得而知。但是胡思亂想,卻是難免的。)

(說到底,鎖魂、扣魂、鎮魂,從來沒有人說過這是道家的專利。)


至少,對死者家屬而言如是。

照片提供:號外周報攝影記者謝名彬/林振輝


问:见过明福鬼魂或感觉到他显灵的人很多?
答:是,包括我自己。他死后我一直留在马六甲因为我是治丧委员会的成员,出殡后我回自己在冼都的公寓。那天,站在门前,拿出锁匙,插进门孔还没有来得及开门……突然全身发寒、毛孔全部站起来,头皮发麻到好像几万支针笃到酱。


我心想,不是这么猛吧你赵明福,心慌慌一开门,一只很大只的褐色飞蛾从屋内飞出来扑向我,吓得我整个弹起来。我走时门窗都关到紧紧的,几吋长的飞蛾是怎样进屋子的?你解释得到吗?

那只大蛾在我头顶上(屋前的照明灯)围着灯飞了3个圈。我本来是教徒不信鬼神的,但是在那剎那我有很强烈的感觉是赵明福回来了。        




问:有想过是什么原因促使你有这种感觉吗明明只是一只飞蛾而己。 
答:可能是受到欧阳捍華的影响,他家拜神的,他说明福死后会变一只昆虫来看我,因为我们的感情这么好。第2天去上班,我跟马来同事说原来华人讲人死后会变成昆虫回来看我们的,马来婆的脸色变掉,她说你一定不会相信的,原来昨天她在家里也看到一只飞蛾。        


我们两个就说好,大家不要讲,去把蛾的形状画出来。你知道吗……两个人画的一样样,连颜色也一样!两个人还没有怕完,明福的书记走来跟我说,Mandy刚才我进电梯有一只蛾跟住我咧……那只蛾,跟我们画的一样样!

所以就算我是教徒,你说我可以不相信吗?這麼多不能解釋的巧合!告訴你,赵明福真。的。很。猛!        



问:你跟他这么老友,你见过他吗?
答:没有,但是我相信他有在。我试过两次在州政府大厦留到晚上六点多七点,突然觉得呼吸不到,有一股很大的无形压力压着我,觉得非常压迫……心中莫名其妙的感受到非常深切的悲伤,哭得死去活来。我直觉认为那是明福的心情,是他的磁场一直在影响我。

他刚死那两三个礼拜,我很失落,一个人回到家就躺在客厅看报纸,累了就躺下来。在差不多要睡着时我就听到锵的一声,就在耳朵边,似乎有什么金属在碰撞……

看来看去,前后左右都没有人,可是声音很清楚。我一直告诉自己一定是听错了,可是一到半梦半醒这个声音就来,听到几次之后,我感觉到是他,是他回来看我了……        




问:只有你一个人有这种遭遇? 
答:不是,后来我知道社青团有个党员有通灵的能力,我叫他A吧,他也是常常被明福纠缠,想要上他的身让他感受到他死前的心情和遭遇。我有联络过这个人,他说他听到的是拉动铁链的声音。我吓死了……因为他一讲之后,我也明白了我听到的确实是铁链声,他说,那是牛头马面用铁链带着他回来……                          


(這個A,是我的舊交。)

(實際上,Mandy願意接受訪問,也是因為A的穿針引線,提供我人格上的擔保。我親自向A求證,他說千真萬確。甚至,安排我見西藏仁波切。這個鬼故事為什麼要由你來寫,他說,有些事情是注定的。想躲躲不過,想逃逃不掉。)

(那要怎樣?不能怎樣。寫行,不寫也行,半寫半不寫也可以,對得住良心最重要。他說。)        


 他有話要講,他死不眼閉,他要告訴人家他是慘死的        

          



问:你确定你不是在发梦?
答:确定。因为有一次我是从客厅要走进睡房,我一关灯站起来,锵的声音就在我背后响起……证明他一直在我背后,他一靠近,我全身的毛都站起来,头皮发麻,就像有人在背后很靠近你时的感觉一样。

(你觉得他是回来探望你还是想跟你沟通?)我去问那个党员,他说他的西藏仁波切讲赵明福冤气很重,死不眼闭呀,他一直要找他信任的人告诉人家他临死前发生什么事。我是普通人我没有能力去感应他,但是他死不瞑目一直不甘心。听到铁链声时,离他死都过了100天。

A
有去超渡明福,他说如果我怕可以去找师父加持,我有去,之后就真的没有再听到铁链声了。        




问:还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答:他死后一个礼拜我第一次梦见他时,他跑到我家说要吃我的水晶梨。我醒来就去问他妹妹,她说明福生前很爱吃水晶梨,每次去靠近巴剎的沙登中心都买一大包回来吃,结果后来我买一包去拜他。

2个梦也是很奇怪的,而且内容有重复。你知道反贪会有人寄了一封密函出来指有前朝大臣渉及明福的死这件事吗?(这封信最初先从RPK所主持的《今日大马》爆出来,并指有名神秘男子并未提供DNA做调查。)这封信是我们最先收到的,但是我会收到也是明福报的梦。

我是连续两天梦到他,第一天是我在灵堂哭,第二天也是灵堂,明福头低低,望着地上。

我也看着他,心中好像不记得他已经不在了,只是焦急的想他做么不讲话……突然有只手出现,只有半截手,身体全部看不到的,手中抓着一封信,里面用马来文写着Mandy跟我一直是好朋友,我希望她会帮我照顾家人。

第二天醒来,我跟马来婆说我又梦到明福了,但是为什么他会说中文还要给我马来信?马来婆就说她的左眼一直跳,我告诉你呀他死几个月我们个个的左眼都跳,我觉得是他来的,他一来我们就眼皮跳,真的是跳到很够力的那种呀!        



问:眼皮跳就说有鬼,好像玄了点。 
答:我打电话回家问我妈,她去查通胜然后跟我说左眼跳就代表有客自远方来,还有一种说法是左凶右吉,是他啦一定是他回来,不然没理由我们全部都左眼跳的。我想到眼皮跳想到明福,想到明福就想到他給我的信,于是叫马来婆去信箱拿信,要不然我们通常是两三个礼拜收一次信的。

然后,我们就在一大堆信中,发现了用马来文写的那封告密信。

根据信中的注明,这封信总共寄给了7个人,包括我老板、雪州务大臣、安华,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拿出来。我们去查,发觉大臣的office有收到这封信,但是转给基多尔时代留下来的一位官员了,这个官员死都说他把信交给了大臣的秘书,但是秘书说他没有收过。

当时我们就很心寒了,前朝的官员有多少个可以相信?

后来,这封信不知道怎样被什么人截成一段段流放了出来,就是在网上流传的版本了。告诉你我很想撞墙呀,本来以为这封信可以让案件有突破的,可是到现在还在查住,这么多个月了应该是石沉大海了。我觉得赵明福有灵,一定激到生虾一样跳!        



问:所以你认为真的有闹鬼这件事?
答:跟你讲,赵家人去问米,原来人是有三魂七魄的……魂魄是可以来来去去的。我认为马兹兰大厦闹鬼的传闻是真的,我也认为反贪会突然搬是有原因的。


据说,全国各地,都有人看到、梦到赵明福。

虽然当局总是说不可危言耸听,否则严办。可是当对错的标准去到不能说,可以做;怀着这样的想法,桌面下的真相是什么,其实已经无关重要。


问:有接过多少报告说看到明福的鬼魂?
答:看到的人都会联络我们,叫我们跟赵家说,很多啦,有的说在桥底看到他,有的说在中心看到他,赵家人都听到麻木了,还反问回我要不要相信好?

沙登中心有一个女孩也是常常说见到明福回来。办追悼会时,还看到他默默的站住看着自己的照片。欧阳上台演讲时,也有人说看到明福就站在他身边看着他。但是,明福看欧阳的眼光只有悲伤,没有怨恨。        


问:真的有点奇怪,有血亲的很少梦,没有血缘闗系的人倒是频频见到他显灵。
答:真的,苏淑慧就完全没有梦过。我有问西藏喇嘛,他说明福死不瞑目,心中只是念念不忘要报仇……我有跟第一次梦见他的梳邦女子说,再看到明福的话请他回家,他妈想梦见他。那女子说,明福的意思是他很对不起他妈,什么都没有回报就没有了。

他说,他这一生对不起两个女人,他没有面目回来见她们。

不过后来在开棺前,他真的有回家一次。他妈说,在开棺前,突然明福生前驾的青色Toyota 警钟自己莫名其妙的响起来。他妈喊:明福是你吗?有事回来报梦给妈妈听……”(真的有梦到吗?)应该有,但是我没有问赵妈妈梦的内容。


(聽到有事回來報夢給媽媽聽,鼻子一整個很酸,還沒察覺,淚就沖到了眼眶)

(我想起了我媽生前也喚過這麼一句:免驚,有事回來講給媽媽聽。

(可憐天下父母心。他是人,她要撫慰他。他是鬼,她也一樣掛念他。)



问:所以你现在相信鬼神了?
答:我是教徒,本来是不信鬼神的可是有这么多解释不到的事情你说我应该怎样?

西藏喇嘛讲到牛头马面我全身的毛孔都竖起来呀。不是远远听到而是真的在耳边响起,近到好像跟你零距离,我也怕的呀大佬…… 我感觉明福很重怨气,他一直在靠近我希望我看到他,跟他沟通。给人骂我都是这样讲的了,赵明福真的很猛鬼。

后记:

半夜赶稿,总是有邪。 

时间刚刚踏入午夜,恰是高僧大德们常说的子时;鬼门关大开,冤魂野鬼蠢蠢欲动的黄道吉时。夜黑风高,感觉孤寂,搞得人也草木皆兵。 摘取录音,为免多事,少不免只能多处白。

反复聆听梦境的离奇之处……没有骗你,耳后突传来抽泣声。彷佛有人在掩口鼻饮泣。平时两只形影不离的猫咪突然惊醒,挖门悲鸣人立靠在门前想要逃。 留我一人,面对背后的寒气逼人。 套着大耳听筒的右耳,感到一声轻叹。

即时如堕冰窖,象触电般发麻,肌体僵硬不能动弹。无法言喻的悲愤涌上心头。 是你吗赵明福,我尝试咀嚼沉重至此的心情。我不想害怕。我想把应做的工作做完。 心一定,魅魉魍魉剎时失散。抬头,室温彷佛又从冰点回到了温暖。         

 



请点击图片加入:(天天都有鬼故事)        

         

爱看鬼故事,请点击加入

banner11.PNG           

 请点击图片加入:(天天美女图、视频)                
        



       



       




 


以上文章版权为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Miko , 人称“鬼古妹”,嗜好是“吓人、整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