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了,纔知道閨蜜和老公...第129回











許深霖說,本來還覺得有沒有錢無所謂,為了你這句話應該盡量不讓自己破產。





我從床上爬了起來問,你還真會破產?





他拍了拍我腦袋說,任何商人都會破產,只是看誰的行的穩,和來得早,還有破產到什麼程度。





我問,比如呢?





他想了想,比如一個富商破產後,自己手中還剩一套別墅一輛車存款兩百萬,在平常人眼裡他依舊是有錢的,可在他眼裡卻覺得自己窮的不能見人,所以結果是選擇自殺。





我想到假如有一天許深霖破產後的模樣,越發覺得慘不忍睹了,立馬在那裡鬧騰著,你要破了產,我真不會喜歡你。





他好脾氣的笑了笑,沒在說話。





如果他和江南城注定有一個會失敗,永遠都不能是他,絕對不是他,我在心裡這樣想著。





原諒我的自私,我沒辦法看著許深霖變成一個什麼都沒有的人,他那麼驕傲,怎麼能夠什麼都沒有,所以這段時間就算有再多的委屈我都不能抱怨,我要試著去相信他。





就算他贏了後,他身邊站的人不是我,這樣也是好的。





我們兩個人說了一會兒話,我忽然想到自己的手機,在他面前數著他這敗家子到底損失了我多少財產,最後一部手機我還是找宋濂借的錢買的,還沒用上兩個星期這會子又被他弄沒了。





我坐在床上嚷著讓他賠,他一邊給我抹著藥,我脖子上面的摸勻後,他將我從床上一拽說帶帶我去商城買手機。





我換好鞋子,他拿著車鑰匙在那裡等我,我記得以前許深霖每次出門都是配著司機和助理的,連走個下雨天,都有一個人撐傘一個人給他拉門,好大的派頭。





現在只要是我們兩個人,他基本上都沒喊任何人,什麼事情都是親力親為。





我心裡默默歡喜著,至少從這點來說我對於他是特別存在。





他去停車庫提車,我站在酒店門口等他,等了大概五分鐘他開著一輛黑色的車停在我面前,我笑著拉開車門走到駕駛位置上。





他將放在方向盤上的手收了回來,傾身為我將安全帶系好,我順勢抱住他的臉在他有些微涼的脣上大大的親了一口,真心實意贊嘆的說,歐巴,你體貼。





他笑著把我腦袋輕輕拍了一下,說我沒大沒小,我剛想說我哪裡沒大沒小了,他手壓住我後腦勺脣重重的壓了下來,他的吻有些霸道而急進,吻了大概五分鐘,當他手又開始往我衣服裡鉆,我纔知道不能在勾引他了。





因為車子停在車輛過路口,後面一些急著出去的車在後面急躁的按著喇叭,他松開我的時候,後面的人幾乎要走上來拍車門了。





我們兩個人都是氣喘吁吁,他瞪了我一眼,然後極其無奈將車重新發動開了出去。





我坐在一旁對他咧著嘴笑的花枝亂顫。





到了商場的時候,因為是節假日期,人特別的多,我本來還牽著他使勁往人群裡拱,他大概沒怎麼來過這兒多人的地方,眉頭從進來起就皺的死死。





我也不管他,使勁將他從人群裡拽出來,拽著拽著回頭一看發現拽錯人,一個老奶奶正滿臉感謝的笑意對我說這謝謝。





我說了一句糟糕,把人丟了。





然後又開始往回走,走了一圈也沒見著他,知道他不會丟,但情侶間總覺得走散了有點不爽,我站在那裡張望了一會兒,從人群裡走了出來,想站個顯眼的位置等他找到我。












站了二十分鐘沒看到他人,覺得這樣下去不是個事兒,又開始滿商場找他,越找越心急如焚,這是我們第一次出來逛街,就遇見這樣不吉利的事情,心有點塞。





最後找了一個小吃的攤位吃了幾個章魚丸子,吃完後,人還是沒看見,也不知道怎麼了停在商場門口一個抓娃娃的機器面前,想著他總歸是要出來的,在這裡等他,一定等得到他。





又等了十幾分鐘沒看見人,我蹲在那裡興致勃勃的看著一對情侶在抓娃娃,那女孩子的男朋友特沒用,又喜歡在女朋友面前逞能,接二連三丟了二十多枚硬幣進去,別說娃娃了,就連娃娃一根毛都沒抓到,還每次總是去摸那小姑娘屁股,那小姑娘不願意他就硬來,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我實在看不下去了,幫那姑娘投了幾枚一抓一個準,那女孩子特別崇拜我,又是叫又是笑說著我好厲害,完全忘記還有他男朋友在。





那男的大概是覺得作為一個女人把他男人面子壓了下去,不信邪在旁邊開了一臺機器又開始抓,扔了差不多五十塊錢抓了兩個。





他有些惱怒的走上來就要來推我,手還沒碰我衣角,那男的手還沒碰到我就被一只手給鉗住,我回頭一看發現正是和我走散的許深霖。





他身高比那個男的高,手輕輕松松鉗住那男的手毫無壓力,後面還跟著幾個人徐達也來了,我以為他是帶著人來打架的,為了避免事情鬧大,立馬解釋說只是鬧著玩的。





那男的本來還氣勢囂張,看到許深霖身後站著幾個人後,求饒著說他不是故意的,許深霖看了我一眼,大概是確認我有沒有事,確認我沒事後纔松開手。





那男的灰溜溜的就走了,我以為那男的是那姑娘的男朋友,最後她和我說根本不是她男朋友,只是她在玩抓娃娃走上來搭訕的。





對著我又是感覺有是微笑,看到我身邊的許深霖微微紅了臉,我立馬跳出來把他往我後面一推,嚴肅的說,他是我男人,是我救了你,該以身相許也只能許了我。





那姑娘捂著嘴在那裡偷看著許深霖說,沒有啦,只是覺得你男朋友真帥。





我仰著下巴得意的說,那當然。





不過那姑娘念念不捨離開的時候,還忍不住多瞟了徐達幾眼,時不時和我套徐達的消息,我憋著笑一五一十的把徐達的住址和手機號碼全部都給暴露了,徐達本來走上來就要制止我的,被許深霖幾句話給攔住了,於是我爆料的更加放心。





那姑娘更是感謝了,走的時候還眼送秋波,我在一旁笑的快要岔氣了,徐達滿臉鐵青的說,許總,你這樣縱容她害我,你一定會後悔的。





許深霖挑眉說,縱容她能夠讓讓她開心,我覺得蠻不錯。





徐達在一旁吐血。





我,





為了在許深霖面前炫耀抓娃娃的技術,他負責投幣,我負責抓娃娃,接二連三給他抓了十幾個,他在旁邊偶爾會稱贊我幾句,有時候還會伸出手拍拍我腦袋以示鼓勵,我被他誇獎的紅光滿面,整個人有點要飄了的感覺。





我讓他抓,他推辭說他不會,於是我更加得意了,還告訴他抓娃娃的技巧,他很謙虛的聽著,我們大概在抓娃娃的面前玩了兩個小時,手機也忘記買了。





回去的時候車上後座後面一排都是抓的娃娃,許深霖空無一物的前面我吊了一個粉色的飛天娃娃,欣賞一會兒後。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