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了,纔知道閨蜜和老公..._第105回










直到車子一路到達會所的時候,幾個小姑娘悶聲不吭,杜小蘭在那裏笑的差點歇氣了,說,你們這些姑娘們,別人那是哪種人家,你們想染指就染指的,前妻歸來,明眼人都明白,她那前妻可是在國外的時尚編輯,漂亮都不得了,大家都洗洗腦袋歇著吧。





幾個小姑娘就拽出手機開始在後面百度許深霖長什麽樣,杜小蘭問我爲什麽不說話,我跟著特別尷尬的笑了兩下,杜小蘭推了我一把腦袋說,笑的太假了。





到達會所的時候,開的是一個大包廂,又喊了挺多酒的,幾個人圍著就互相灌酒,我這個新來的自然沒辦法,我起先不願意喝,杜小蘭在一旁說爲了我的前途,這酒我還不得不喝。





想著這個世道真是難,到底是誰發明誠意是放在杯子裏這玩意兒的?





我被灌了幾杯,那小李總總是似有若無的灌我酒,我喝了幾口就堅決不在喝,杜小蘭說怕啥我在這裏,到時候你醉了我擡你去我家睡就得了。





杜小蘭的朋友都是玩的特別開的那種,大家熟了後,灌酒越發沒有下限,大概是這段時間太過悲傷了,我總想著,愛一個人怎麽就那麽難,而且愛上一個比自己優秀千百倍的人更加是難上上加難。





這樣一想,不知不覺他們灌我,我自然來者不拒,喝酒了,狗膽也就大了,見他們只管給我灌酒不爽,自己提起酒杯還去和別人灌酒。





灌到最後,整個人走路都不穩了,我去很清楚自己腦袋裏每一根弦,身邊有個人扶住了我,我擡頭看了他一眼,是一張平淡無奇的臉,不是他。





伸出手就想要推開他,我身體止不住往後一仰,那小李總立馬扶住我,帶著酒氣的說,你醉了。





我端著酒杯強調自己說,沒醉。





周圍早已經醉倒了一片,杜小蘭更加是橫躺在沙發上動都沒動,我剛想走過去和她一起橫躺著,那煩人的像只蒼蠅的小李總總是過來扶我,和我說這裏沒休息的地方,他送我回去。





我腦袋裏意識還是清楚的,可全身無力根本就反抗不了,他扶著我就推開門往外走,我軟軟的推了他幾下,他手本來是放在我腰際的,卻一下緩慢移到我臀部。





我大駭,腦袋像是想起什麽將他狠狠一推,他毫無預兆被我推到牆壁上靠著,面部表情有些意外的看著我。





我搖搖晃晃的看著他,然後指著自己說,微微瞇了一下眼說,你想泡我?





小李總臉上有些尷尬的說,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只是想送你回去。





我說,送我去哪兒?你床上?然後咱們脫了衣服往床上一躺,早上醒來然後就是啥都不清楚,各自穿了衣服灰溜溜走嗎?





他臉色憋的通紅,我在那裏發酒瘋笑了幾句說,你們男人都不是什麽好東西,只想把女人騙上床,卻從來沒想過把女人騙下床,林安航這混蛋是這樣,許深霖這禽獸更是這樣。





我搖晃了兩步,伸出手指著他說,你?你也想這樣嗎?





那小李總耐心的和我周旋著說,不是你想的那樣。





他一步一步接近我,然後重新將我攬到懷中,曖昧的挨在我耳邊說,我和他們不同。





我搖著頭說,有什麽不一樣,我和你睡你娶我嗎?





他楞了一下,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只是轉移話題道,我送你回去。





他攬著醉醺醺的我,我莫名其妙流了一臉的眼淚,腦袋暈乎乎的更加什麽都沒想,只是覺得身邊的人好暖,好暖,就像那天我挨在他身邊,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暖意讓人覺得這個世界在大的風雨都不如這裏安靜溫暖。





他扶著搖搖晃晃的我,我正垂著腦袋,小李總腳步我一頓,我有些不耐煩擡起頭說,到底送不送我回去!不送我自己回去了!





我正十分火大的說著這句話,忽然一擡頭發現什麽不對勁,我將扶著我的小李總狠狠一推,二話不說轉身就走。







明明剛纔那麽模糊的腦袋,在這一刻竟然如此的清晰,我腳步淩亂,還沒來得急走兩步,直接被身後的人給拽了回去。





我像是發瘋了一樣在他懷中掙紮著,並且毫不客氣想要去抓他臉,他把我兩只亂無章法的手緊緊鉗住,手也不含糊一把控制住我的腰,把我腦袋按在他胸口處。





那一刻我覺得自己就像是困鬥中的野獸,他的每個舉動都在刺激著我的腦袋,他越是這樣,我越是反抗,越是反抗他越是比我強勢。





沒有半點退讓,連站在那裏一臉恍惚的小李總站在那裏傻愣愣的看著我,我被他鉗住氣急敗壞對著那小李總說,你還楞著幹什麽!我告訴你!只要你今天幫我把這混蛋給擺脫了!別說讓我陪你上床了!就算給你生孩子我也願意!





小李總似乎還有些沒明白情況,觀察了一下形勢,有些猶豫的問了一句,你們認識?





他將我控制的牢牢的,淡漠的吐出了三個字,不認識。





我心裏的爐火更加燒的通紅,那小李總聽見說不認識,立馬就漲了氣勢要過來拽我,他眼神冰冷的盯著要前進一步的小李總說,在進一步,我廢了你。





我說,你說廢了他就廢了他,你算個什麽東西,我告訴你今天晚上我就和他走定了,有本事你也把我廢了啊!





我只要喝酒膽子就跟喝了一斤紅牛一樣,整個人說話也不知道天高地厚,我想著,許深霖你這混蛋,你讓我等你那麽久,讓我害怕那麽久,現在一聲不吭走過來是什麽意思,我告訴你,事情還沒完呢。





正當我特別高昂的時候,許深霖把往後一拽,然後強制性的攬住我就要走,那小李總立馬就不服氣了,說了一句你誰啊。





也不知道徐達從什麽地方冒了出來,一把將小李總給攔住,許深霖毫不客氣將我拖著就走。





我抓住他有些爆起青筋的手腕張開嘴就對著上面狠狠一咬,他也不松手,把我提狗一樣一直提到外面,單只手拉開車門就將我給扔了進去。





我第一時間就要去開門,他直接按了一個電子鎖,門被鎖的緊緊的。





我瞪著他說,你什麽意思!我們都不認識!你憑什麽把帶到這裏!我告訴你我要報警!





我掏出手機就想要電話,解開鎖看見林安航似乎給我發了一條信息,我不自然躲了躲剛想順手跳過,他一把將我手中的手機奪過,把鎖住的車門再次打開,放在手中查了一下,他皮笑肉不笑的冷笑了兩下,然後把我手機往外面一砸,重新關上車窗,動作沒有半點遲疑。





那可是我纔買的手機,花了我好幾千就被他輕輕松松給砸了,我氣憤又心疼的說,那花了我幾千呢!你這人怎麽回事!說扔就扔!我告訴你,你給我賠錢!賠錢!我讓你賠錢!





許深霖冷著臉說,多少。





我豎起三根指頭說,三千!三千!





他直接從皮包夾子內抽出幾張卡塞到我手中,閉嘴,你要是再給我吼一句,我把你扔下去。





說完,將手中錢包隨意往後座一扔,便按了一下車子的引擎開關,將車一掛檔,車子快速的轉了一個彎,我嚇了一跳,身體受不住那股衝勁往前傾,他忽然一踩剎車,看著還驚魂未定的我說,安全帶。





我將臉別向一旁,故意跟他對著幹說,不系!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