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了,纔知道閨蜜和老公..._第108回









付諾高傲離開後,我赤腳站在那裏許久,覺得有點煩,自己穿好衣服快速離開,半夜的時候街上行人幾乎已經散盡。





我並沒有在許深霖那裏過夜,而是一路走了回,那時候已經是夜晚一點了,回到家的時候,所有人已經熟睡,我回到自己的房間,睜著眼睛一夜無眠。





之後那幾天許深霖也再也沒有來找過我,他似乎很忙,許志文的死訊傳遍後,許氏開始人心惶惶,各自都是摩拳擦掌,准備押寶。





當所有人以爲許深霖要和江南城一決高下的時候,奇怪的事情發生了,許深霖將自己原有的股份全部拋售,一點都沒留。





而許志文的法定律師也帶了一份遺囑,遺囑的分配讓人奇怪,許志文將許氏自己手中的股權全部留給了江南城,而許深霖卻只得了一小部分財産。





江南城有了這份遺囑後,繼承了許志文的所有股權,成爲許氏集團的大股東,而許深霖也沒有半點掙紮,放手放的瀟灑。





只有那些擁戴許深霖的老臣們在質疑許志文遺囑的真實性,而保管許老爺子的遺囑的律師召開記者會用法律做擔保,此遺囑沒有半點虛假。





江南城在處理好所有事宜後,開始著手准備許志文的葬禮。





這一場交接平靜而沒有半點波瀾,而受到所有人輿論的許深霖由他的助理出面澄清,因養病爲由自始至終都沒有出席過許氏任何活動,似乎是開始罷手許氏。





當時我正坐在沙發沙發上陪著宋濂看電視,她手上正端了一碗我媽燉的銀耳蓮子湯,忽然毫無預兆往地下一扔,電視劇屏幕上的畫面正是江南城意氣風發的臉。





而與此同時竟然還報道了一條驚人的消息,許深霖打算和前妻複婚,複婚後移民國外。





我還沒來得反應,宋濂手中的碗在地板上四分五裂,那汁水幾乎要濺到人臉上了,宋濂恍惚的說,宋文靜,我怎麽總感覺這裏面有什麽不對。





我正滿臉恍惚還在回味最後的那則消息,宋濂忽然緊緊抓住我的手,是不是姓許的打算害江南城?





宋濂那樣一說,我楞了楞,隨後笑了出來說,怎麽可能,你別搞笑了!





宋濂說,許深霖不是這樣名利淡泊的人,爲他們以前鬥爭的死去活來,怎麽在許志文一死放手的這樣輕松,宋文靜,你和我說實話,許深霖是不是有存了什麽壞心眼了。





我也有點火大的說,我怎麽知道!我和許深霖沒有任何關系了,你問我我又不懂他們那些屁事,而且江南城那麽聰明,連你都發覺許深霖有問題了,難道他自己還察覺不出來嗎?





宋濂說,許深霖爲什麽會失憶,他是不是真的不記得你了?





她問到這裏,我一愣,隨機若無其事坐了下來說,我不知道,你別問我。





宋濂在一旁冷笑說,我知道,這樣的事情我本不該來問你,只是許深霖要和她前妻複婚了宋文靜你打算怎麽辦?





她手中拿著一本雜志正亂無章法的翻著,宋濂見我似乎不打算回答,她說,我看這件事情沒想象中的那麽容易。











宋濂說完,便拿著自己手機回了自己房間。





我坐在那裏恍恍惚惚的,直到杜小蘭過來問我,昨天夜晚我們喝醉後倒地發生了什麽事情,我隨口說了一句能夠有什麽事情。





杜小蘭說我的面試本來是通過了,可就在昨天有人打電話告訴她公司不能用我。





我楞了一下,轉念一想肯定是那天那個小李總搗的鬼,杜小蘭說不是,他說連小李總都被公司莫名其妙的開除了。





我說,怎麽可能,小李總不是部門經理嗎?怎麽也會被開除。





杜小蘭說,我怎麽知道,我也是前天別人告訴我的,他們說小李總得罪了什麽人。





杜小蘭有些不解的在那裏碎碎念,小李總能夠得罪什麽人,他在這個公司可是待了差不多九年了,已經算得上是元老了,正准備買公司股票做長期投資呢,沒道理以前不得罪,在現在得罪啊。





杜小蘭在那裏和念了很久,將電話掛斷後,我在原地坐了差不多一個下午,手腳冰涼,想到前幾天他說的那些話,笑了笑。





下去的時候,宋濂穿戴整齊似乎是要去見誰,我立馬一把扯住宋濂問她這麽晚還去哪裏,宋濂說,這裏面肯定有炸,宋文靜,我知道許深霖失憶是假,他肯定說用什麽手段迷惑了江南城,我一定要去告訴他。





我說,宋濂,你別發瘋了,爲什麽你就不能想點好的,許深霖和江南城是親人,他能夠害他什麽。





宋濂說,宋文靜?你以爲他們之間的親情像我們嘛?我告訴你,如果這個世界可以允許殺人不犯法,江南城都把恨不得把許深霖千百次,你以爲許深霖又是什麽善茬?





宋濂說完,將我狠狠一推,然後也不顧外面的天氣狂奔了出去,我在後面喊了她幾句她都不理我。





我自然知道現在形勢的緊急,上次在許深霖公寓似乎他正在計劃著什麽,而付諾也清楚,許深霖有沒有失憶我敢肯定是真的,可是他那次從山坡上滑下去有點讓人懷疑,他平時開車特別謹慎,爲什麽唯獨那天會出事,出事之後人失蹤了幾天纔被人找到。





我想到這些點,越發覺得很多疑點,宋濂擔心江南城這也說情有可原。





立馬就起身想要那電話撥給許深霖,可他電話卻是付諾接的,我嚴肅的要求讓她將電話給許深霖,付諾知道我是誰,只是語氣依舊帶著欠揍的高傲,她說了一句,深霖現在沒空,我想宋小姐應該也看到新聞了吧?





我說,付諾,如果現在你是在向我炫耀,我可以明確告訴你,對於你們結不結婚我一點也不感興趣,我有重要的事情找他,而且我相信我和許深霖之間的事情應該不需要和你報告。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