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了,纔知道閨蜜和老公..._第117回









宋濂去而複返讓我驚訝,我有些驚慌看了她一眼說,你怎麽回來了。





宋濂瞟了一眼付諾說,我要是不回來,任由你白白欺負嗎?





我有些害怕我付諾說出那天在江南城看見我和他躺一床上的事情,我如果被宋濂知道了,她一定會剮了我,而且這樣的事情我根本沒辦法向他解釋,這幾天我一直小心翼翼的掩蓋的很好。





宋濂見我臉上閃過一絲心虛,疑問的問,怎麽了?





我咬著脣沒說話,付諾看到我表情不自然後微微瞇了瞇眼睛,看向宋濂忽然像是明白什麽,我很怕將那件事情當著宋濂捅破,立馬對著站在那裏一直沒動的徐達發脾氣的說,徐達!我的話你是聽不明白嗎?





付諾臉上先前被我激起的憤怒早已經一閃而光,她反而笑意吟吟看著宋濂許久,笑著走上去伸出手對宋濂道,你好,宋小姐是文靜的姐姐?





宋濂平時對不喜歡的人向來沒有什麽好臉色看,不管她什麽身份,說出的話同樣刀子一樣,她看都沒看付諾,將臉別向我說,我說怎麽一進來就一股子騷味,宋文靜我纔出去多久啊,這人是誰啊,我和她熟嗎?





付諾本來打著笑意的臉僵硬了一下,將自己的手收了回來,打量一下宋濂的有些凹凸的肚子說,我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宋小姐肚子裏的孩子說南城哥的。





付諾說完這話,宋濂忽然快速轉過臉,目光尖銳的看向付諾,陳金婷是不是和你說了我什麽!





付諾說,果然如此。





她忽然捂著脣嬌笑了出來,她的笑聲在這間氣氛僵硬的病房顯得非常不合時宜,宋濂被她那樣的笑搞的很惱怒,瞪著笑的莫名其妙的付諾說,你笑什麽?





付諾笑了很久也不見停下來,直到宋濂發話問她,她纔隱隱約約收了笑意,搖著頭看向我說,宋文靜,果然是我高看你了。





我冷聲說,徐達,我數到三,如果她不走,你也給我滾。





徐達站在一旁這纔動了動身軀,對著付諾說,付小姐,請別讓我爲難。





付諾眼內的笑還沒收完全,看向徐達說,我們兩個人也相識這麽多年,我自然不會爲難你,走吧。





我看著付諾轉身後,剛纔時刻提起的心纔暫時放了下來,宋濂還在爲付諾那深有其意和只說一半的話弄的莫名其妙。





正要進一步問我什麽意思。





本來轉身離開的付諾高挑的身材一頓,許久纔聽見他喊了一句深霖,我聽了立即側躺下臉面對著牆壁這邊。





只聽見付諾聲音滿是柔和說,深霖你怎麽來了,我剛來看宋小姐,你今天不要去公司嗎?





許深霖許久纔回答,公司的事情已經處理好了,你怎麽還在這裏。





付諾有些委屈的說,宋小姐大概是因爲我的身份吧,發了好大一通脾氣,我在這裏賠罪很久,她還是不肯理我。











許深霖冷笑了一聲說,你別理她。





那句別理她像是一瞬間判定了我的錯與對,簡短又不給人留有餘地,像是我無理取鬧,我躺在床上雙手握的泛白,宋濂聽了這話立馬在一旁說,付諾,什麽叫我妹妹對你發脾氣,明明是你說話太賤!少給我反咬一口。





付諾說,我可沒有反咬,你是後來來的,有很多事情不明白不清楚,需要我出去解釋給宋小姐聽我也沒有意見。





付諾話裏滿是意味深長,我明白她是說給誰聽得,第一時間趁著宋濂還想開口,我立馬從床上翻了一個身看向宋濂說,好了,別和她吵了。





許久纔咬著脣纔說了一句,是我不對。





付諾站在許深霖身邊說,那你覺得需要和我道歉嗎?





我雙手緊握住拳頭,付諾漂亮的臉上滿是得意,她本來就是那種第一眼看上去隱隱透著傲氣的女人,漂亮,閃耀,無形中就有股壓人一截的氣勢。





我看著她許久,病房裏氣氛再次凝固,我看向站在那裏沒說話的許深霖,他也正在看著我,似乎等著我將這句道歉說出口。





忽然覺得這個世界上總會有那麽多充滿可笑的事情,我看著他許久纔問出一句,你也覺得我該道歉是嗎?





許深霖沒有前進一分,也沒有後退一份,依舊站在付諾身旁說,對錯是非不需要我教你。





我哼笑了一聲,付諾站在一旁說,哎呀,不過是開個小小的玩笑,文靜何必當真呢,等下不知道的還以爲是我欺負你了,你現在還在生病期間就好好休息,道歉就不勉強了,好好休息吧。





付諾說完這句,宋濂立馬就跳了出來指著許深霖鼻子罵著說,你憑什麽要我妹妹道歉!我告訴你,許深霖是你對不起宋文靜!當初既然沒想過要在一起,就不要去搭理她,現在好了,前妻回來了,宋文靜是不是也該退場了?!





許深霖被宋濂指著鼻子罵沒說話,反而是第一時間站了出來攔住宋濂說,宋小姐,說話請注意方式。





宋濂笑了兩聲問,說話方式?你覺得我應該用怎樣的方式和你們說話?還想讓我對著你們用香火祭拜完再說嘛?





眼看著戰火昇級,我忽然捂著胸口倒在病床上疼的發抖,滿臉冷汗翻滾著,宋濂本來還想和他們理論一番,見我在床上疼的滿臉冷汗到處翻滾,第一時間看到了衝上來焦急問我怎麽回事。





我感覺自己呼吸越來越困難了,連和宋濂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只是臉色慘白躺在床上疼的到處翻滾,四肢用力牽動傷口,剛換好的紗布一下就染了血,宋濂見我這個模樣,急的哭了出來說,宋文靜,是不是傷口又疼了,你別不和我說話。





宋濂伸出手將我身體按住將我手從傷口上拿開,看到被血染紅的紗布後,忽然手一抖,她大哭有些慌張的說,宋文靜,傷口裂開了!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