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震--唯一可以帶槍見毛澤東的人

王震將軍,瘦長挺拔,直鼻梁,厚嘴脣,大嘴巴。將軍耿介為人,純真為懷,怒則嘴咧齒突如金剛,樂亦嘴咧齒突似孩童。尤喜著深灰色中山裝,任國家副主席時仍如是。





王震將軍凡受領任務,必蓄須,不達之不淨面。毛澤東、朱德、彭德懷、賀龍等戲呼其為『王胡子』。


1956年,王震將軍被任命為農墾部部長。8月,將軍至新疆農墾部隊視察。某師為迎接將軍,建牌樓,紮鮮花。將軍見之,問:『這牌樓能打敵人嗎?能長莊稼嗎?能產糧食嗎?』後,將軍小解,又見一由新圓木圍成的臨時廁所,門旁掛一小牌子:『首長廁所』。將軍怒曰:『搞這個名堂乾啥?首長的尿也是臊的嗎!』師長、政委惶惶,急拆除之。





據雲,新中國成立後中央有規定,凡見毛澤東均不准帶槍,惟獨王震將軍例外。某日,毛澤東召見將軍,警衛見其戎裝佩槍,擋之門外警衛室。毛澤東聞之,曰:『王胡子不會害我,除原子彈外,他帶什麼都不准阻攔。』1964年6月16日,毛澤東至十三陵觀看軍事表演,見王震將軍問道:『胡子,你怎麼瘦了?』將軍對曰:『我腸子不好。』毛澤東笑道:『你腸子不好,心好!』『文革』中,造反派批判王震『有野心』,王震對曰:『毛主席說我王胡子心好!』





王震將軍雖為武夫,卻喜好文化人,推崇文化人。新中國成立初期,與將軍常來往的文化人有華羅庚、杜鵬程、丁玲、胡繩、艾青、周立波、李四光、陳白塵、吳祖光、張權,等等。





1953年,王震將軍與華羅庚初識,情投意合,契如金蘭;來來往往,遂成密友。毛澤東聞之,喜曰:『知識分子不怕王胡子,好啊!』『文革』中,造反派批斗華羅庚,毛澤東表態曰:『王胡子的朋友華羅庚要保一下。』





1944年冬,王震將軍率南下支隊過汾河、黃河。延安自然科學院副院長陳康白隨行,途中騾馬行至冰上,不慎打滑落水,書和儀器均丟失。陳康白痛惜落淚,王震將軍好語相慰。後將軍作詩一首送陳康白,詩曰:





呂梁山上剃胡子,





汾河岸邊丟騾子。





死也不丟竹杆子,





誓與馬列共生死。





艾青,著名詩人,1957年被錯劃為右派,下放建設兵團某師。某日,王震將軍見艾青,曰:『艾青同志,你好!』艾青訥訥,曰:『我是右派,您不能稱我同志。』將軍對曰:『你是世界聞名的大詩人,是我們國家的光榮。』是時,將軍立於卡車之上,對全師官兵曰:『有個大詩人,艾青,你們知道不知道?他是我的朋友,來歌頌你們,歡迎不歡迎啊?』全場掌聲雷動,艾青熱淚盈眶。





某日,諸將軍做客於王震家中。忽聞警衛報告,著名劇作家陳白塵到訪,王震將軍急『轟』走諸將軍,親至大門,執陳白塵手進客廳,相談甚洽,並背誦陳白塵劇作《大風歌》中的臺詞:『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文革』中,造反派斗王震將軍,書『賀龍黑乾將』牌子掛脖上,將軍怒甚,破口大罵,取牌摔於地,以腳踩之,曰:『老子不掛這個,老子只掛軍功章。』有人將此事告訴了毛澤東,毛澤東大笑,曰:『王胡子赤膊上陣了,誰讓你們惹他?他急了,要跟你們拼命的嘛!』





1975年,鄧小平被停職。王震將軍召葉飛、李強、王諍等將軍,怒目奮臂曰:『我要上山打游擊,你們敢不敢跟我去?』又曰:『你們能帶多少隊伍?能帶多少枝槍?』又曰:『我要到天安門廣場先發表講話,然後自殺!』





『文革』中某日晚,江青、張春橋、王洪文、姚文元等於中南海懷仁堂看內部電影。將映,忽見王震將軍手持拐杖,憤憤而至,於前排來回走動。警衛局長急上前,悄聲問:『王老,你找誰?』將軍毫無顧忌,以拐杖敲地,大聲喊:『××那王八蛋呢?』江、張、王、姚皆啞然。





1952年10月,王震將軍之弟王餘美致函將軍,索資為其母建一棟『王家大院』。將軍閱後回函曰:『弟弟:媽媽回家去住,我負責砌兩間房子,也不能靠我佔便宜,更不能靠我耍威風。我是新疆人民的勤務員,要拿錢回家砌王家大院,新疆人民要斗爭我,家鄉父老要罵我。你定要我拿錢,我寫信給農會,發動大家斗爭你!把分的田地種好,按照政府的規定繳納農業稅。此復並諒。』





新中國成立後某日,王震將軍回鄉,聞其弟王餘美家鴨子常吃隊裡谷子,無人敢管。將軍即召生產隊領導,專門開會解決王餘美家的鴨子問題。會上,王震將軍對在場的縣人武部乾部胡世中命令道:『中國人民解放軍王震上將命令中尉同志,跑步到王餘美家捉鴨子,全部交給供銷社。』





王震將軍一侄女,以將軍老戰友之關系,遷戶口於北京。王震將軍聞之,大怒,嚴令有關部門『遣送』其回鄉。臨行,將軍對侄女曰:『我年事已高,記性不好。只認得同輩人,不認得下一輩人。』





1982年,王震將軍病重,需做氣管切開手術。初,將軍拒絕手術,無人能勸。鄧小平聞之,急委托夫人卓琳至醫院。卓琳見王震將軍曰:『小平同志問候你,讓你一定要服從醫生。』是時,將軍口不能言,含淚點頭,取紙筆寫道:『尊重鄧主席的命令!』





1993年3月12日,王震將軍病逝於廣州。次日,佛山機場舉行隆重儀式,送將軍遺體返京,餘與同事鄭國聯隨行采訪。回首八年前,餘隨郭林祥、向守志、張希欽諸將軍於南京機場迎候王震將軍情景,仍歷歷在目:將軍皜首長身,風骨棱棱,策杖而下,且以杖指諸將軍,一一直呼其名。是時,將軍抱拳與諸將軍戲言曰:『我先去見馬克思,向毛主席、朱總司令、周總理報到。』真恍如隔世也。王震將軍秘書李慎明告餘,將軍去世前留遺墨曰:『向黨致敬!向人民致敬!向解放軍致敬!』





壯哉,『王胡子』!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