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了,纔知道閨蜜和老公..._第87回











江南城身體一頓,我纏住他頸脖的手拍了拍他臉皮,砸了咂舌道,『嘖嘖,江總以爲自己演的戲入木三分,看來也不過如此,如果前天你真打算讓宋濂跳樓,只要甩下一句話離開即可,他是死是活你自然不用擔心,可想不到的是,你竟然還站在那裏看宋濂鬧了這麽久,一副薄情寡義的模樣,可哪知道,最是無情最有情吶....』


他身體僵住在那一霎那,我帶著笑意欣賞著他這漏一拍的動作,他一把抓住我纏在他頸脖處的手腕,嘴角的笑意隱去,『宋文靜,你知道你現在說什麽嗎?』





我毫不示弱的看向他,『不過是陳述一個事實而已,江南城,你怕什麽。』


他哼了兩聲說,『我怕?我江南城還從沒怕過什麽時。』


我說,『那你現在有本事將我放了。』


江南城說,『不急,放你的時候還沒到。』


我試探他得出結果後,第一時間就想從他腿上起來,江南城卻將我死死按在哪裏動彈不得,『宋小姐真可謂蕙質蘭心啊,就算被你看出來那又怎樣,今天這場好戲好沒臨頭。』





他忽然擡起頭看了一眼牆上的時鍾,嘴角詭異的笑越來越濃烈,一邊按著我,一邊還不斷數著,『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


我聽見門外腳步聲越來越近,又被江南城按在腿上動彈不得,情急之下幹脆伸出手慌亂中從不遠處的桌上端起那杯有些燙的咖啡,在那扇門被人插入鑰匙孔旋轉之際,拿著手中的咖啡杯對著江南城的臉潑了過去,他慘叫了一聲,我立馬從他腿上掙脫了出來。


拿著沙發上幾個抱枕接二連三對著他砸了過去。


就在此時,門在此刻被人推開,裏面特別昏暗,外面的光線從門縫隙照了進來後,朦朧的光線裏站著三個人,我瞇著眼睛看了過去。


正迎著光線看到多日未見的許深霖扶著我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站在那裏,身後站著他的助理徐達。


我錯愕了一瞬間,下一刻立馬端著桌上還有半杯的咖啡對著江南城又潑了過去,說,『你把我姐的肚子搞大了!還不肯負責!江南城!我告訴你今天這事情我們沒完!我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也別想給我苟活。』


我罵完,將手中的咖啡杯往沙發上一砸,整個人猶如一個崩潰的火球,看也沒有看站在門口的他們,就像從他們身邊衝出去。


許久未見的許深霖眼疾手快的一把將扯住,我瞬間撞到他懷中,他皺著眉問我,『怎麽回事。』


我氣的眼睛都是紅的,將他鉗住我雙手的手打開,瞪著看向他,說,『我知道,像我們這樣的人家確實配不上你們姓許的,可做人怎麽能夠這樣!你要是不喜歡的話可以直說啊,讓宋濂懷上孕了居然還打算讓宋濂生下交給他的妻子養,就算我們家沒錢,可這樣的事情我們絕對不會妥協的,大不了我明天就帶著宋濂去把孩子拿掉!』


江南城被我潑了一身咖啡,加上咖啡溫度還有些燙,他捂著眼睛就要衝上來說,『宋文靜!你在胡說八道什麽!』


我回嘴說,『難道不是嗎?既然這樣看不起我們今天我也懶得和你在這裏糾纏了,要是我姐今天沒有回來,江南城,你就等著。』


我扯開許深霖的手就要衝出去,站在許深霖身邊的老者瞪著江南城許久,聲音雖然有些沙啞,但非常的嚴肅說,『今天阿深和我說這次他在外面出差回來,許久都未見你聯系他,他心裏惦記著你,所以找我一同過來看看你,可真沒想到,文昌,你真是讓我時時刻刻都不省心。』


說完,忽然伸出手中的拐杖竟然要去抽江南城,許深霖和徐達第一時間就要去攔,許志文顫著身體揮舞著手中的拐杖說,『我就說!姓陳的那老家夥怎麽前幾天敢在我面前冷嘲熱諷說你不是!原來你這混賬東西竟然是把別人的肚子給搞大了!我從小怎麽教育你的!我交代給你的事情你就沒有辦成過一件!阿深比你強多了!他一直把你當成是他的親弟弟!你卻屢次把他當仇人來對待!許文昌!我這輩子的臉都被你丟盡了!』





許志文一邊揮舞著拐杖抽打著江南城,許深霖和徐達在那裏攔都攔不住,江南城先前本來還躲的,竟然幹脆站在那裏任由許志文抽打他。


他也不吭一聲,只是倔強的站在那裏,看向舉著拐杖沒有任何心疼的許志文說,『從我媽變成了殘廢,現在半死不活躺在床上那一天,我和他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一直沒說話的許深霖聽了這樣的話,站在一旁幹脆也不上去攔老太爺了,只是笑意冷淡的說,『南城,我竟然不知道你這樣恨我,南部那邊的釘子戶之前是答應拆遷的,當時連價錢都已談攏,據說你手下的人去了一趟之後,那邊准備搬家的居民一下就改變了注意,之後發生了毆打事件現在已經死了一條人命,公司如今的案子糾紛可不小,我從小就希望我們之間的誤會能夠冰釋前嫌,可沒想到只是我一個人這樣想而已,可南部那件事情我不怪你,律師已經在疏通那件案子,我相信很快就有解決的辦法。』





許志文聽到了這樣一番話,氣的上氣不喘下氣,手中的拐杖使的越來越用力了,我站在一旁看的膽戰心驚。


許深霖和徐達就在那裏冷眼看著,老太爺大概是身體不行,在加上情緒激動,對著江南城抽了好幾棍後,江南城反倒沒事,許志文暈了過去。


徐達立馬扶住倒地的許志文,臉上不見一絲焦急,許深霖站在紋絲不動,只是冷笑看向跪在地上的江南城,面無表情對著徐達吩咐說,『送去醫院救治。』


徐達說了一聲是,然後打了一個電話,外面走進來幾個人將老頭子給扛了出去,送去了醫院。


從始至終江南城和許深霖都沒有去看過暈倒在地的許志文任何一眼,而只是冷冰冰的吩咐就醫,仿佛暈倒在地的不過是一個陌生到不用再陌生的陌生人。





我站在那裏,看到這樣一幕後,覺得手腳冰冷。


而江南城跪在地上許久都沒動,只是笑了幾聲說,『許深霖,你真陰,他是你父親。』


許深霖站的筆挺在那裏,身上的西裝沒有一絲皺褶,他居高臨下看向跪倒在地的江南城,『他不一樣也是你父親嗎?』


兩個人莫名其妙對了一段話,許深霖看了一眼站在旁邊早已經說不出話來的我,走過來摸了一下我有些恍惚的臉,說,『我回來不高興嗎?』


許志文被送入醫院後,我也被許深霖從江南城的公寓帶了出來,他問我今天爲什麽會在江南城那裏。


我楞了一下,原原本本告訴她宋濂目前懷孕了,江南城的妻子想要宋濂把孩子生下來教給她撫養,而宋濂生下孩子後和江南城再無瓜葛,今天早上宋濂無緣無故消失,我以爲會她來了江南城這裏,今天來江南城這裏不過是來找宋濂的。


他聽了沒說話,只是沈默不語在一旁靜靜的聽著,我偷偷看了他臉色一眼,也不知道他進來的時候有沒有看到什麽,誤會什麽。


畢竟在剛纔那樣慌張的情況下,他們什麽時候進來我也不是很清楚。


許深霖臉色依舊如平常,也並沒有什麽懷疑的神色,只是開車的時候微微皺了一下眉頭。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