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了,纔知道閨蜜和老公..._第86回









爲了再次避免惹許深霖不高興,我撒了一個善意的謊言。


許深霖問,『莫沙比利這種藥每天吃幾顆。』


我在腦海裏思索發到底有沒有這種藥,下意識蒙了一個,『三顆。』


基本上西藥和膠囊差不多都是這個數,正當我爲了自己迎刃而解超發揮的智商小小的得意不已之時,許深霖冷酷的說了一句,『答錯了,是兩顆。』


他說完,停頓了一下,『現在立馬給我去睡覺。』





我有些不死心,本來還想和他多說會話,他現在就催我睡覺,而且他還沒有告訴我他想不想我!我握著電話在那裏和他糾纏了半天,反複問著他這幾天到底有沒有想過我,哪怕是一點點。


許深霖就是不回答我,最後被我纏的煩了說,半響纔說了一句,『夜晚睡覺記得開燈,還有現在入秋,別踢被子。』


說完,便將電話給掛了。


我當即握著表示通話已結束的手機,傻不愣登在那裏許久都沒回過神來,如果不是他那邊沒有什麽可疑的聲音,我幾乎以爲他這麽迫不及待是藏了個女人。


躺在床上想了一夜,沒睡好,第二天早上醒來去洗手間洗漱,照鏡子的時候,看見自己臉上是兩個濃重的黑眼圈,像是熊貓一樣。


昨天夜晚,滿腦子在想許深霖到底什麽時候回來,拿牙刷刷牙的時候放在嘴裏一股濃郁的奶香在口腔散發而來,低頭一看,擠的是洗面奶.....





吃早餐的時候我媽真餵我爸喝粥,見我精神有點不濟,側過頭來問了我一句,『你怎麽了?這麽沒精神。』


我坐在餐桌上許久,纔有些力氣回答說,『我姐呢。』


我媽自己嘗了一下粥的溫度,覺得正好纔餵給我爸,說,『她一早上就出去了,也不知道最近怎麽了,神神秘秘的,和她說話也是神情恍惚。』


我勺子舀粥的手一頓,看向我媽說,『她什麽時候出去的。』


我看了一眼牆壁上的時鍾,『大概兩個小時之前吧。』





我喝了幾口粥,想到宋濂這幾天的態度越來越可疑,也不像平時那種說什麽就想說什麽的性格,反而變的有點陰郁,我喝完粥,有點忐忑的等了一上午,她還是沒有回來,我越發覺得情況不對,讓我媽打個電話給宋濂,我媽也說她電話沒人接聽。


想到昨天在醫院我和她說的那些話,我瞬間覺得自己手腳發涼,爲了不讓我媽看出異樣來,,說是有些事情要出去一趟。


出了房間便狂奔到樓下,沿著小區找了她一圈,都沒看到人,她平時愛去的地方還有咖啡館全都找到了,仍舊不見她人在哪裏。


我急的有些六神無主,見事情有些不好,便掏出手機第一時間打電話問江南城宋濂有沒有去他那裏。


他接聽電話後,語氣非常不好的說,『在我這裏。』





我立馬掛完電話說,『你等著,我現在就過去。』


我將電話掛完後,便十萬火急攔了一輛車趕往江南城那裏,剛纔聽他說話的語氣似乎情況有些不妙,我很怕她再出什麽差池,便也沒有多想。


等車子開到小區的門外時,依舊是例行登記,保安似乎是對我印象很深刻,見到我後,沒上次那樣刁難了,反而很輕松讓我登記了後,便放我走了進去。


我循著上次的路線一路一路找了過去,在小區裏面轉了一圈終於找到了江南城所在的位置,我按了按門鈴,門很快被人從裏面拉開,江南城全身濕透的從裏面走了出來,神情有點狼狽。


我什麽都沒顧,將他推開說,『宋濂呢???』


江南城站在我身後,見我在屋內滿房間亂走,也不說話,只是將門一關住,我忽然意識到什麽,江南城將門按了一下縮,我往後退了幾步。





有些警惕的問,『我姐呢?』


江南城站在門口目光深沈的看向我,『我已經派人找到她了,但沒在我這裏。』








我憤怒的說,『你騙我!』


江南城說,『我何必騙你,是你自己找上門來的!』


我說,『你想怎麽樣!』


他一步一步畢竟我,我往後連續倒退了很多步,默默的研究了一下這裏房間的形式發現根本沒有地方可以讓我逃。





當我後背靠在一個壁爐上的時候,江南城停在我一筆之外,他嘴角帶著笑意說,『宋文靜,我們來談個條件如何?』


我謹慎的看向他,語氣盡量讓自己顯得自然點說,『什麽條件。』


他站在那裏見我這樣一幅表情,大笑了出來,笑了許久,忽然臉上笑意隱去,『做我的女人如何?』


我大罵了他一句神經病,說完便有些慌裏慌張四處亂竄,他也不攔我,只是轉身坐在沙發上端著手中的咖啡杯見我狗急跳牆的模樣,嘴角帶著一絲玩味的笑意。


『出不去的,這裏除了我,已經沒有人能夠像上次那樣幸運的救你了。』





我走到大門口拉著門把手就使勁搖晃,想要拉開,卻發現門被鎖的緊緊的,又看向窗戶處緊閉著,窗簾更加是將窗戶遮擋的嚴嚴實實。


我忽然一下就淡定了下來,想著自己如果真要出什麽事的話,在掙紮也沒用,還不如保持理智的心態來面對這一切。


我站在那裏,一反常態,對他笑道,『看來今天江總似乎有很多話想和我聊。』


我走到沙發那邊坐下,江南城坐在另一端,他笑著看了我一眼,然後端起桌上正冒著熱氣的咖啡機摘下來給我倒了一杯。


沸騰的咖啡,熱氣撲面,江南城的臉在那一堆冉冉昇起的霧氣中有些高深莫測。


精致白色的咖啡杯內,黑色液體頻臨杯口,他將手中玻璃質的剩咖啡的東西放了下來,說,『宋小姐這段時間可讓南城朝思暮想,總想著什麽時候我們可以再次見一面,沒想到機會來的那樣快,前天纔一吻芳澤,今天又再次見面......』





他故意把音調拖長,砸了咂舌說,『宋小姐你說呢?』


我受不了江南城這陰不陰陽不陽的語調,將他遞給我的咖啡杯往桌上一放,瞪著他說,『你直說吧,我們都是直爽的人。』


江南城也不繞圈子了,懶懶的靠在沙發上說,『我喜歡你,覺得想讓你做我女人,就這麽簡單。』


我笑了笑,『江南城,你如果真這麽喜歡我的話,何必多此一舉呢,像你這樣的男人都不需要你自己用這樣的損招,我自己都知道投懷送抱。』


我端起桌上的咖啡杯淺淺喝了一口,輕輕放下,一點一點挪向坐在左端的江南城,他垂下眸看了我一眼。





我對著他笑容甜甜的,伸出手纏上他領帶,若無其事在他胸口撩扒著,『江南城,你說?是不是?』


他面色變化無常,可嘴角還是帶著一絲玩笑的意味,對於我主動的投懷送抱倒也不失興趣,長臂一伸便將我往懷中一摟,笑著說,『許深霖喜歡的女人也不過如此,你說他要是看到了你現在這樣一幅模樣,不知道他會怎麽想呢?』


江南城似乎是想象了一下許深霖的表情,臉上笑意愈發濃了,我坐在他腿上手腕纏住他脖子,一點一點靠近他脣瓣,在他脣角停住了,挨在他脣角邊曖昧的吹了一口氣,『江南城,你喜歡的是我嗎?你爲什麽不敢承認自己喜歡宋濂,何必利用我來逼退她呢?』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