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我念着酒店管理课系,在古晋某一间的酒店实习,以下是我在该酒店的电梯里的真实遇鬼经历分享~ 恐怖的真相在后面....

事情是发生于大概两年前的九,十月期间,当时的我在该酒店实习当服务生,该酒店被分为两栋,较新的一栋是十多年前才建成的。该酒店的员工都禁止使用新楼的电梯(*只保留给顾客使用),我们平常使用的旧楼电梯已有三四十年的历史,已经非常陈旧,平时常常会发生故障或电梯门会自动开关,但故障常常发生,所以我都习以为常了,直到发生了那间事之后....

记得那天晚上,三楼的大礼堂(旧栋)有一场婚宴,并且隔天早晨7点又有一场讲座会,所以我和几个一起负责那一场婚宴的同事就必须等到婚宴结束,并且留下来收拾和整理那个礼堂,以准备隔天的讲座会。那天晚上的婚宴在大概晚上十二点结束,之后我和其他四位同事都在大礼堂忙着准备隔天早上的桌椅,大约凌晨两点半才布置得七七八八,几个同事体谅我当天工作了差不多十个钟头,便让我先行回家。

当时我自己一个人在三楼的走廊等着升降机,大约等了十分钟左右,该升降机始终停在二楼(旧栋的二楼是荒废的,整楼都堆满杂物,阴沉沉的,那里只有一架大冰箱供给中餐厨房储存食材,平时即使是白天,中餐厨房的员工都要两三人结伴才敢进去)。当时我在想,奇怪了都凌晨三点了,怎么还有人会上去二楼?大概几分钟后升降机才缓缓地上升。门一开,我直接踏入电梯,等电梯门关上之后便按下地下二楼,当时的我迫不及待地想回家休息,一对眼睛一直盯着上面每一楼的灯,等待着地下二楼的灯亮起。

三楼,二楼.... 二楼... 咦!怎么电梯会停在二楼?叮!... 电梯门打开了,但却没人进来,我走前往升降机门外左望右望,一个人影都没有,我便按下关门键,正当电梯门快要关上之际,突然一股冰冷刺骨的强风吹进(确实算是强风,连我平时用强力发胶梳的庞科发型都歪了),电梯门随即打开,即将关上之时却又打开,再关上,反反复复... 

由于该升降机已经相当陈旧,对于这种事情已司空见惯,不怎么觉得可怕,当升降机的门再度合上时,再也没打开了。当时我注意到了,我原本按下地下二楼键的灯灭了,我随即再按一次,奇怪了,我按了数次都没亮灯,就连其他楼的按键也一样。就当我按得满头大汗的同时,背后轻轻传来阵阵的叹气声,我停了停,仔细一听确实是从我背后传来,不仅如此,电梯里还会有“当!” “当!”的响声,似乎穿着高跟鞋,脚跟大力地敲地板似的,加上她那凄凉的叹气声让我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当时电梯里确实只有我一人),不对劲了,想到这里我直接腿软,我告诉自己:“千万别回头!千万别回头看!”

用着已经开始微斗的手指拼命的按开门键,但是按键灯还是没有亮起... 就在我快尿裤子的时候,突然电梯上升了,并且又带我返回三楼(奇怪在电梯按键明明都全都没亮,怎么又会回到三楼,平时若没按任何键会直接下最低或最高一楼)。电梯门一打开,我直接冲了出去,刚好遇到几个刚布置完毕的同事从大礼堂走出来,心里顿时安心得多,我仔细一看手表,时间显示凌晨三点半,刚才在电梯里居然呆了半个钟头多,他们见我脸色苍白,二话不说,心里直接明白,便不追问。我比了比手势,一伙人干脆直接用楼梯走下更衣室。到了更衣室,我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大家,说完气氛顿时变得凝重,几个人都说不出话来。随后,我驾着车回,一对眼睛还会不时地望倒后镜,看看是否有不该载的乘客跟着载回家。

隔天一早,我撞邪的事情直接传开,我一到工作岗位,其他的同事不停的追问昨夜事情的真假,我又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同事们听了都哑口无言,半天说不出话来,其中几个比较胆小的,听了一半直接掩耳走人。就当我们准备散会的时候,其中一位年纪比较大的员工叹了一口气,他接着说:“这件事突然让我想起了某人... 好几年前,我们的部门来了位新员工,经常值晚班,十八九岁,他自小就有阴阳眼,某天和他一直值班的深夜里,我们的电梯就莫名地停在二楼,电梯门也是一直开关,又不见人进出,我们都习以为常了,但他却吓得脸色发白,事后不到一个礼拜他就辞职不干了,他临走前坦白地告诉我说,其实那天夜里那电梯门在二楼不停地开关,有一个穿黑衣的女鬼头部向下,用头部顶着地板,一跳一跳的跳到电梯门口,门夹住了她的头又弹开... 夹住了又弹开,她还满目狰狞地盯着他看,然后又跳进电梯里..... 几乎每个夜里他都看见那电梯门夹住她的头,然后又弹开。为了此事,他每个夜里都睡不着,结果家人劝他辞职了..."

我听了之后头皮直接发麻,原来每次那电梯门会一直开合的原因居然是.... 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在晚上用那架电梯了.....


       

入 : 妖艳、妩媚与恐怖同在的世界-艳鬼园!(每天都有鬼故事)      

  

 请点击图片加入:(天天美女图、视频)                

       

       



以上文章版权为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Miko , 人称“鬼古妹”,嗜好是“吓人、整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