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揭秘軍閥吳佩孚的悲慘人生













吳佩孚的花車抵北京後,於9月18日晚在中南海四照堂召集了『討逆軍總司令軍事會議』。到會的為直系將領60多人。吳是個剛愎自用之人,成為大帥後更是如此。其制訂作戰計劃從來不讓旁人參加。吳隨便宣布了討伐電文。爾後宣布:『由我自任討逆軍總司令,王承斌為副司令,彭壽萃為第一軍總司令,王懷慶為第二軍總司令,馮玉祥為第三軍總司令……』





吳佩孚剛說完馮玉祥的任命,突然電燈滅了。一直過了幾分鍾纔亮了起來。王懷慶極其迷信,其即在彭壽萃耳邊嘀咕,謂此為出師不吉之兆。燈亮之後,吳佩孚的目光立即停在了馮玉祥身上。吳也是極迷信之人,他對馮玉祥早已有了看法,認為馮思想激進。一次,馮進言提出河南旱情嚴重,亟待解決。吳道:『莫忙,等我起個卦看。』說完,連擲六七卦,爾後道:『明天下午兩點多鍾一定下雨。』馮遂退出。次日午後,天空仍萬裡無雲,馮即去見吳,問因何無雨。吳道:『已經下了。』馮不解其意。吳道:『莫斯科現正在下雨。』馮聞言臉色大變,訥訥無語。因吳曾屢次斥馮赤化,現說莫斯科下雨,實是嘲諷馮。後馮吳裂痕也越來越大。而今當吳點將到馮之名時,突然燈滅,吳即想到馮是否會出事。





說來也巧,此次直奉之戰,由於馮玉祥突然倒戈,回師北京,把曹錕趕下了臺,直系軍閥從此一敗涂地。吳由天津塘沽乘船逃走。吳於甲板之上,回想不到一月,自己就從頂峰上跌落下來,弄了個眾叛親離,不禁嘆道:





戎馬生涯付東流,卻將恩義反為仇。





與君釣雪黃州岸,不管人間可自由。





還有一個版本說吳佩孚在四照堂點將時,從下午2點直到晚上12時,最後寫到總司令吳佩孚幾個大字時,總統府全部電燈突然熄滅,這本是例行的每晚12時正換電,可是不巧在吳點將點到他自己名字時,眼前一片漆黑,令人聯想到這是不祥之兆。





兩個版本雖有異,但吳氏點將時電燈突滅是事實,吳的二次直奉戰爭兵敗是事實。





吳佩孚在兵敗後從塘沽乘艦逃跑後,馮玉祥發出了懸賞通告,謂活捉吳佩孚者賞10萬元。拿人頭來見者,賞5萬元。段祺瑞亦發出通令,嚴令各省港口,不准吳登陸。吳輾轉纔到了洛陽,然其腳跟未站穩,陝軍劉鎮華見吳大勢已去,一反視吳為長輩之態,落井下石,指使其師長憨玉琨從潼關拍一電報於吳,限其23小時內滾蛋。吳見狀,一聲長嘆,只好離開洛陽,打算投在湖北掌軍權的且為自己一手提拔起來的舊部蕭耀南。然蕭電吳,不讓吳抵湖北,吳只得在雞公山停下,時四川劉湘、楊森希望吳入川,吳也想入川,但蕭不准借道,並派兵驅吳,吳只得於9月28日下山。當其乘車抵廣水時,蕭又下令拆路,使吳不得行。最後,在蕭的部下寇英傑暗中幫助之下,吳纔於1925年1月8日,登上了『決川』艦沿長江西行。至此,吳對人情冷暖,世態炎涼更加感慨萬端,遂提筆寫道:


人生切莫逞英雄,萬事無知一理通。





虎豹還需防獬豸,蛟龍最怕遭蜈蚣。





小人行險終須險,君子固窮未必窮。





百尺樓船沈海底,只因使盡一船風。





吳抵四川投楊森後,一日讀到《晉書·天文志》中『房四星,亦曰天駟;為天馬,主車駕。房星明,則王者明』時,不禁合書吟道:





此馬非凡馬,房星本是星。





向前敲瘦骨,猶自帶銅聲。





吟罷《詠馬詩》,吳不禁雙淚齊落。自此閉門讀讀書,常默念大悲咒,超度陣亡將士。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