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8日,對楊光明而言,是個黑色的日子。那天下午,楊光明遲了十分鐘去幼兒園接三歲的兒子楊思奇,就出事了。為什麼他會遲十來分鐘,因為他畫一幅兒童小說的插畫忘記了時間。他是個自由職業者,以前是出版公司的美術編輯。

以前也出現過這種情況,一般晚去十幾二十分鐘也不算什麼。他抱著僥倖的心理來到了幼兒園。幼兒園門口的保安告訴他,楊思奇已被人接走了。他找到了幼兒園老師胡敏。她正準備下班回家。胡敏見他著急的樣子,說:「思奇爸爸,你怎麼了?」楊光明說:「思奇被誰接走了?」
 
胡敏笑著說:「是個瘦高個男子,刀條臉,眼眶很深,臉黑黑的,留著小鬍子,是他接走了思奇。他說是你的好朋友,還說你忙,是你讓他來接你的。我問他,思奇爸爸叫什麼名字,他也說得出來,還說你是個畫家,他還有你的手機號碼,所以我就信了,讓他把孩子接走了。」
 
楊光明聽完胡敏的話,站在那裡,懵了。楊光明衝出了幼兒園,站在街上,茫然四顧,他該到哪裡去找兒子?胡敏哭了,流著淚跟在她後面。他回過頭,看著流淚的胡敏說:「你哭什麼哭,我兒子要找不回來,唯你是問!」楊光明沒有任何辦法,只好到附近的樟樹街派出所報了警。在派出所做筆錄時,警察問楊光明:「你真的不認識騙走你孩子的那此之前從來沒見過他?」
楊光明有苦難言,像吞了死蒼蠅那麼難受。他搖了搖頭。真實的狀況是,他的確見過那個小鬍子男人。
 
大約十天前,楊光明提前了十多分鐘到幼兒園門口等兒子放學。幼兒園門口聚集著很多等待接孩子的家長。必須要等到時間了,保安才會把大門打開,讓家長進去接孩子。楊光明不喜歡和那些家長湊在一起,就獨自站在馬路對面的一棵樹下抽煙。這時,一個瘦高個男子走過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間夾著根香煙。他走到楊光明面前,笑著說:「先生,借個火。」楊光明拿出火機,給他點燃了香煙。
瘦高個說:「你也是來接孩子的?」
楊光明說:「是的,是的,你呢?」
瘦高個說:「我也是。」
楊光明是個開朗的人,喜歡聊天,他說:「你孩子多大了,上什麼班?」
瘦高個說:「我女兒六歲了,上大班。」
楊光明說:「那下半年就該上小學了。」
瘦高個說:「是呀,正犯愁呢,現在要找個好的學校真難。」
楊光明說:「其實,孩子上什麼學校倒無所謂,重要的是他能否好好習。我就沒考慮那麼多,他該上什麼學校就上什麼學校。」
瘦高個說:「你孩子多大了?男孩?」
楊光明笑了笑說:「男孩,才三歲,小班。」
瘦高個笑了:「我說嘛,你兒子離上小學還早呢,你當然不擔心。等孩子大一點,你就該緊張了,總不能讓孩子到很差的學校去吧。」
楊光明笑著說:「我還真不會緊張,車到山前必有路嘛。」
瘦高個說:「你的心態真好,不知道先生是幹什麼工作的?」
楊光明說:「自由職業,在家畫畫圖什麼的。」
瘦高個說:「那你是個畫家了,畫家好呀,賺錢多,又有社會地位,最佩服你這樣的人。」
聽著這話,楊光明特別受用,笑著說:「其實也沒有你說的那麼神了,幹什麼不都是為了養家餬口麼:對了,你幹什麼工作?」
瘦高個說:「說了那麼長時間,我們都還不知道對方的名字,我叫高亮,是做裝修的。」
說著,高亮遞上了一張名片。楊光明接過名片,看了看,得知他是某裝修公司的經理。他說:「我叫楊光明,沒有名片,留個手機號碼給你吧。」
高亮說:「好,好,以後要是有裝修的客戶需要買畫,就找你了。」
楊光明說:「沒有問題。」
這時,幼兒園的門開了。楊光明說:「那我先去接孩子了,你還得等會兒。」
高亮說:「去吧,去吧,抽時間我請你喝酒。」
 
幼兒園的孩子放學是分時段的,小班的要比中班的孩子提前十分鐘放學。楊光明接到兒子出來時,高亮還站在那裡。高亮見到楊思奇說:「好帥的小男孩。」楊光明聽到他誇自己兒子,心裡樂開了花,對兒子說:「思奇,快叫高叔叔。」楊思奇愣是不叫。高亮說:「楊思奇,名字也取得好,不愧是文化人。」楊光明說:「這孩子沒有禮貌,高兄別見怪。」高亮說:「哪裡話,孩子和我不熟,這是正常的。我女兒也是,見到生人就躲。」
回家路上,楊光明對兒子說:「以後不能這樣沒禮貌,明白嗎?」
楊思奇說:「爸爸,我看他像壞人。」
楊光明說:「別亂說,叔叔怎麼會是壞人。」孩子的話他沒有往心裡去。
一連幾天,他都會碰到高亮,他們就站在那棵樹下,抽煙,聊天,儼然像一對好朋友了。高亮還給楊思奇買棒棒糖什麼的。吃著高亮的棒棒糖,思奇挺開心的。父親問兒子:「高叔叔是壞人嗎?」楊思奇笑著說:「不像了。」
 
楊光明怎麼也沒有想到,就是這個好人高亮,拐走了他的兒子。看來,他是有預謀的,盯上楊光明了,楊光明晚去了十幾分鐘,他就把楊思奇走了。據胡敏說,他去接楊思奇時,手中拿著一根棒棒糖。
楊光明後悔已經來不及了。他自己的疏忽,導致人販子趁虛而人,拐走了他的兒子。
 
據不完全統計,中國每年失蹤兒童有20萬左右,找回來的大概只佔到0.1%。這意味著,有20萬個家庭,幸福被無情擄走,親情被活活撕裂,家庭從此陷入無邊的黑暗,父母因此痛不欲生。
很多家庭為此踏上了遙遙無期的尋親路,甚至畢其一生、窮盡所有的精力與財力,尋找失散的兒女,但閤家團圓的概率只有微乎其微的0.1%!也就是說,在大海撈針般的找尋中,只有200個孩子被找到,99.9%的孩子永遠的失去了親生的父母。這99.9%尋子(女)無果的家庭,父母將生活在自責與思念、希望與失望的痛苦中,母親在期盼中哭幹了眼淚,父親在尋找中黑髮變白。失去的孩子,不但重創了天倫之樂、融融親情,而且成為父母一輩子無法承受的感情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