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了,纔知道閨蜜和老公..._第83回











我得了這個消息趕去看他,正好看見特護正念念叨叨的給他擦著身子說,『你倒是好,躺在床上什麽都不用想,什麽都不用做,想拉就拉,想吃就吃,您要是想要上廁所的時候通知我們一聲,我隨時都在外頭,別一聲不吭的就拉在了床上,我一天都要給您換四次,真是煩死了。』


老頭子坐在床上任由特護給他擦著身子,雙眼無神的盯著站在門口的我,也不出聲,只是盯著我看,眼裏滿眼的陌生,他瘦了很多。


這段時間我和宋濂一人照顧一個,她照顧我爸,我照顧我媽,我也許久都怎麽來這邊看他了。





看到他現在這個模樣,我眼淚一下沒忍住,擡起手擦了擦眼淚,眼睛紅紅的看向他,他忽然對著我笑了笑,不過笑容裏面沒有幾分清醒,大概是覺得好玩。


我擦了擦眼淚,走了進去站在那特護背後,她直起腰轉過身後,看到是我嚇了一跳,似乎是想到自己之前說的那些話,也不知道我聽沒聽見,臉色有些慌張的看了我一眼。


端著水盆就要走出去,她出去的時候我叫住了她說,『我知道這樣的老人照顧起來確實很麻煩,我會加你工資,但是希望你管住好自己的嘴巴,別有事沒事在老人家耳邊念叨,他聽到了會難過,誰都不希望自己變成這樣,你要記住你是拿錢辦事,辛苦了。』


那特護端著水盆一聲不吭走了出去。


我站在那裏喊了一句爸,他仰著頭像是一個孩子一樣對著我笑,卻始終喊不出我的名字,嘴角總是不受控制的抽上幾下。


我蹲在他身下,伸出手抱住他,臉像小時候撒嬌一樣依偎在他懷中,我說,『爸,你還記得阿珍嗎?』





我感覺他身體動了一下,之後又沒有了動靜。


我回去的時候反複思考很久,覺得一味的害怕我媽接受不了我爸現在這樣的狀況,還不如讓他們在有限的時間裏好好相處。


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有這麽多殘酷的事情了,沒什麽比不能在一起更爲殘酷。


我什麽都沒和宋濂商量,因爲我相信現在她也安全沒有那個腦容量去想這些事情,她自己都糾結成一團了。


第二天我就去醫院給我媽辦了出院手續,給我爸也連著辦了。





當我告訴我媽我爸的狀況後,她沈默了許久,只是半響問了我一句,『你爸現在在哪裏,扶我去看看。』


我點點頭,心裏特別害怕我媽在這個時候發病,但還是伸出手將她從病床上扶了起來去看我爸。


我想象過我媽千百次見到我爸的場景,可從來沒有想過她那麽的平靜,像是很早已經就知道我爸變成了這樣一般。


也沒有哭也沒有鬧,緩慢的走了過去坐在我爸身旁,握住他手臉上帶著久違的笑意說,『老頭子,沒想到你聰明了一輩子,到今天卻變得這樣蠢。』


她豎起一根指頭說,『這是幾?』





我爸僵硬的臉抽動了兩下,嘴角流下一些口水,笑著說,『一。』


我媽拿著自己衣袖就給他擦了擦嘴角的銀絲,『還算你聰明。』


那溫暖一笑,忽然覺得時光溫暖,沒有什麽會比現在更好了。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陪你一起慢慢變老。


將二老送回去後,我讓我媽照顧一下我爸,雖然說不再管宋濂的事情,可現在想想如果不管的話,可能按照他那樣的硬脾氣容易和陳金婷發生衝突,她的想法不用猜都知道,她在用這個孩子來博江南城。





我出門的時候,我媽站在門口滿是笑容的說,『文靜,你和你姐記得早點回來,咱們一家人好不容易在家裏聚集了,一個都不能缺席。』


我對我媽笑了笑,說了一聲,『好。』


她手中圍著圍裙說,『媽煮些你爸還有你跟你姐最愛吃的。』


我點點頭,在玄關換了鞋子,正要來開門,我媽叫住了我,她臉色看上去挺好,比在醫院精神了,只是有些吞吐的說,『文靜,上次媽和你說的事情....你考慮的怎麽樣。』









我沒想到她還惦記這樣的事情,雖然知道她不過是被逼無奈,她是我的母親,就算在如何對不起我,我也是欠她的,於是笑了笑說,『你放心,這事情我心裏有譜,你就在家好好看著那老頑童吧。』


我這樣說我媽捂著嘴偷偷告訴我說,『你還別說,你爸這一病啊,性子比以前可愛多了,我拿著以前他最愛抽的煙問他這是什麽,他現在都不認識啦!』


我媽說,『你以後不要買煙給他啦,他這輩子總算是把這個煙給戒了,也不知道吸了多少焦油進去了,以前總說他,他老不愛聽了。』


老太太一邊說著,一邊圍著圍裙進了廚房,我看著她背影一眼,眼睛酸了酸,她是怕我難過,所以表現的這樣輕松,我明白。


我將門一關,立馬從扣抵啊裏掏出手機在電話裏翻了許久,當看到許深霖三個字之時停頓了一下,想了想跳了過去,大概又翻了一圈纔找到上次記在電話薄裏江南城的電話號碼。


猶豫了一下,最終將電話按了過去。


我撥過去的時候,大概響了一分鍾之久,快要掛的時候裏面纔懶懶的來一句餵,我長驅直入的說,『我是宋文靜。』


江南城聽了這樣一句話,立馬在電話裏口吻滿是危險的說,『宋文靜,你居然還敢打電話給我。』


我長驅直入說,『江南城,你知道宋濂懷孕了嗎?』





江南城一愣,許久纔說,『知道。』


我說,『你想不想要這個孩子。』


江南城問,『直說。』


我說,『前兩天你妻子找來醫院,你應該知道你妻子的手段吧。』


江南城立馬問了一句,『他們現在在哪裏。』


我說,『醫院,你趕緊來,如果出了什麽事情,你別後悔。』





我說完,將電話一掛,然後站在樓下攔車,還好我家這邊離馬路近,也特別方便,下樓就有車攔。


等坐車到達醫院樓下的時候,身後隨之停了一輛黑色私家車,江南城江門快速推開鑽了出來,站在我面前的時候,皺眉道,『你怎麽不早告訴我,陳金婷就是個瘋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默默看了他一眼說,『她是你妻子,你卻罵她瘋子。』


我笑了笑,忽然覺得男人都是這樣不可理喻,他沒有理會我話裏的意思,快速超醫院大廳走去,然後按了電梯,我跟著進去後。


見江南城臉上沒有虛假的笑意,反而此刻難得嚴肅,反複打量他幾眼,還知道急還算他有點良心。


電梯門叮當開了後,江南城最先走了出去,等我們到達那間病房的時候,江南城本來挺急躁的腳步那一瞬間竟然停頓了一下,我在後面問了他一句怎麽了。


他本來放手的手在不經意間握成拳,我將擋在我身前的他推開,立馬走了進去,就見真背對著我們坐著一個頭發有點發白的老人,他從椅子上轉過身來看向我們,對著江南城說了一句,『南城,你也來了。』


我不知道這個人是誰,第一時間就在房間裏搜索著宋濂的身影,她正坐在病床上將自己縮成一團,身體正瑟瑟發抖。


而江南城始終站在門外,許久纔幹巴巴的喊出一句,『爸.....』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